走出房间之后,沈凝华心中有些疑惑,杨映雪当时在她的身旁,虽然当时情况危急,但是她也有注意到,当时杨映雪的身上并没有茶水痕迹,而且就算是泼了茶水,寒冬这样冷的天气,从承乾殿到萱花殿,这水迹应该早冻成冰碴子了,哪里还能向下滴水?

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向前走,刚刚拐过一旁的花圃,便听到萱花殿内一阵惊叫:“啊,有人!”

沈凝华脚步一顿,转身就要向回走,还没走两步便感觉身后有人靠近,她猛地向旁边一躲,将衣袖中的金针拔出来,捏在掌心:“什么人?”话音未落,便闻到一股迷药味道,身上的力气一点点消失,一会儿便毫无知觉的晕死过去。

那人弯腰抱住沈凝华,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萱花殿中,众人纷纷安慰着杨映雪:“杨侧妃不要忧心,我等都会为你作证,那贼人闯进来的时候你衣衫整齐,并没有什么损失。”

“是啊,侧妃放心,我们都会为你证明,定不会让你被二皇子殿下误会。”

杨映雪擦了擦眼泪期期艾艾的说道:“多谢诸位夫人、小姐,幸好昭华公主换衣服比较快,刚刚出去帮我找更换的衣衫了,不然若是和我同在房间中,换衣衫的时候那贼人闯进来,那……”

大殿之中微微静了静,昭华公主……那可是五皇子的心尖尖、眼珠子,看他在意昭华公主的模样,那是用手捂着都怕捂疼了,若是她有什么事情,那五皇子还不将整个朝廷给掀翻了?她们虽然是女眷,但一些朝堂之中的事情还是清楚的,五皇子实力莫测,身边也有很多人归附,夏家的人手、贤贵妃的人手……诸多势力加起来谁也不敢轻易招惹,看看皇上都不敢轻易动他就知道了。

杨映雪微微抬眸:“昭华公主出去找人帮我去宫门口拿衣服,这会子应该也回来了吧,怎么还不见人影?”

“那还是赶紧让人去找一下,若是那贼人还有同党,情况岂不是要遭?”

众人一边让宫女去承乾殿通禀情况,一边让人沿着道路去寻找昭华公主。可是找了大约半个时辰,还是没有人影,这一下,众人可就慌了。

承乾殿内吵吵嚷嚷的终于有了些眉目,大多人赞成让皇上在明日主持祭天祈福,这样可向万民做表率,接下来的一年,大安国定然平平安安。百里擎苍听闻之后很是高兴,随即让人写了圣旨,准备明日一早就颁布出去。

百里君熠站在一旁,听着众多大臣的讨论结果,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主持祭天祈福?若是祈福能够保证一个国家一年的长治久安,那去年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纷乱发生?都是些只会说好话不做实事的人,不过,百里瑾川摸透了父皇的心思,哄得他更加高兴了倒是真的!

看时间过去的不短了,凝华还没有回来,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正想着,一名侍卫快步跑进来:“回禀皇上,大事不好,宫中进了贼人,惊扰了萱花殿的女眷们。”

“什么人如此胆大妄为?可有人受伤?”

“回禀皇上,并没有人受伤,不过……昭华公主不见了!”

“你说什么?”百里君熠先出了声,“怎么回事,什么叫昭华公主不见了,贼人掳了昭华公主?”

“不,并没有,听说是二皇子殿下的杨侧妃衣裙湿的太厉害,昭华公主找人去宫门口帮侧妃取衣服,没先到一出去就没有回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

百里君熠周身冰寒,视线凌厉如刀:“住口,这个时候还不快让人去寻找昭华公主?”

文武百官的神色已经有些不对了,这昭华公主可是女人,一个女子被贼人掳去,这会发生什么可就说不准了,尤其这昭华公主还美艳绝伦,那可是大安国第一美人,这贼人掳了人之后还能忍得住不做点什么?

百里君熠凛冽的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冰冷的视线让众人不由的偏转过头不和他对视,凝神屏气的不敢作声。

百里擎苍眉心一皱,熠郡王在官员心中的震慑力似乎越来越强了:“君熠,你带着人去找一找,兴许是走迷路了。”

“是,谢父皇。”说完,百里君熠大步向外走去。

看到人走了,群臣依旧鸦雀无声的忌惮模样,百里擎苍心中一阵烦闷:“你们也别愣着了,赶紧都出去帮忙找一找,瑾川,你是皇子,后宫之中多嫔妃,其他人去不合适,便由你带着人去各个宫中问一问,看看凝华有没有去。”

“是,儿臣遵旨。”

此时女眷也赶了过来,整个皇宫因为沈凝华的忽然失踪乱成一团,百里君熠将整个皇宫都找遍了,却是没有看到沈凝华的身影。

杨映雪一个劲儿的掉眼泪:“都怪我,若是我不开口让凝华妹妹帮我找人拿衣服,她也不会被贼人掳去……”

百里君熠蓦地转头看向她,冰冷的目光刺得人脸皮发痛:“杨侧妃,凝华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或者迷了路,怎么到你的口中就是被人掳去了?”这个时候谁也不能开口损伤凝华的清誉。

杨映雪满眼含泪:“是,是,凝华定然没事的,都是我一时间心慌意乱说错了话,那些贼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敢在除夕年宴上闯宫皇宫?”

有人忍不住开口:“说不准是前朝余孽,前几天不是还听说他们刺杀皇上呢?”

“极有可能啊,听说原本这前朝余孽没有这般张狂,可是最近十一公主被找回,他们才重新活动起来。”

“嘘,噤声。”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旁的同僚给一把拉住,谁不知道前朝十一公主原来便是昭华公主身边的侍女,前段时间皇上要迁怒,昭华公主还出来保人呢,说这话被熠郡王嫉恨上怎么办?

百里君熠现在根本心思去管他们议论什么,只想赶紧将沈凝华找到。一刻看不到她,心中就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一般,烧的他五脏六腑都痛,痛得撕心裂肺。

凝华怕引起父皇忌惮并没有将药粉带在身上,若是被人掳走……一抹血光在眼底闪过,不管那些贼人是谁,千万别让他找到,不然他定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眼神四处看了看,忽然心中一动,百里瑾川呢?

百里瑾川对凝华的感情他是知晓的,这个时候他不应该也在着急的找她吗?

“可看到二皇子了?”

“二皇子带着人去后宫询问了,皇上说后宫都是女眷,其他人去不方便。”

“女眷……都是女眷……”百里君熠没有听那人说完,径直向着后宫而去。他们将皇宫前半部分翻遍了都没有见到人,那么人极有可能在后宫之中,到底在什么地方?

沈凝华醒过来便发现自己在一处宫殿之中,想到晕倒前的情景,连忙从床上坐起身,从手臂穴位上将金针拔出来,脸色微微的发白,幸好在中迷药之前她将金针扎在了穴位中,不然也不可能清醒的这样早。

房间中到处又是灰尘,床上却很干净,似乎有人专门换了干净的被褥,空气中一股催情香的味道,她连忙屏住呼吸,用金针封住自己的穴道,不管如何,先赶紧离开这里。

兴许是看她中了迷药,一时半刻醒不过来,门口并没有人守着。她走出房间才发现这里是破旧的冷宫,冷宫啊,她记得附近应该有一处密道才是……

仔细的寻找了片刻,终于找到了隐秘的机关入口,她走进去之后靠在墙壁上微微喘息,虽然醒过来,但还是感觉全身没有多少力气,再加上多少吸入了些催情香,更是难受至极。

这处密道是她前世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后来才知道此处是当初前朝皇族逃生用的,可以一直通到宫外,现在应该还能通出去。她失踪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了,再加上之前萱花殿有人喊贼人的声音,怕是现在很多人都以为她被贼人掳走了,贸然出去没有证据说明自己这么长时间在什么地方,就什么声誉都没有了。

既然没有证据,那就只能自己创造证据了。看着漆黑的密道,她微微咬了咬牙,向着尽头走过去。

百里瑾川大步来到冷宫门口,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他利用贼人的名义设计了沈凝华,几乎不用想都能猜到,她知道真相后表露出的厌恶是多么深重,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咬牙,狠狠地攥着拳头,可是如果不这样做,他有什么办法得到她?

他的武功已经被废,略微运用一下内力便疼得撕心裂肺,自己没有了实力,身后的势力也因为之前的事情散了大半元气大伤,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目前他不是百里君熠的对手,如果不用特殊的手段,如何能将靠近沈凝华?

心中的矛盾和挣扎越来越厉害,甚至他都有些不敢去推开冷宫的门,有些事情一旦做错就真的就回不了头,当初他将沈凝华掳走意图先占了她的身子,然后逼迫她嫁给他,最后被她和百里君熠废了武功,不就是如此吗?

恨意和爱意不断的碰撞,最后他猛地一拳垂在墙面上,抬手将房间门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