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凝华不由得笑了笑:“他们也不是傻的,如今父皇大权在握,威望更胜从前,他们可不敢触怒父皇。”

百里君熠握着她的手将她揽入怀中,微微的叹息道:“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再过一段时间大越国六皇子步惊澜就要来了,不知道他这次前来又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想到那个性格多变的步惊澜,沈凝华不由得勾了勾唇角:“说起来上次步惊澜离开的时候,据说是犯了旧疾,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林霏袇嫁过去可真是祸福难料。”

“林家想要用她彻底稳固大越国对三皇子的支持,他们愿意将女儿往火坑里推也没有办法,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了。”

沈凝华点点头:“嗯。”

天气逐渐暖和起来,沈凝华给老大和小宝换下了棉衣,两个孩子身轻如燕之后走的越发的利索,满府内探险,连百里君熠的书房都没有放过。

尤其是老大,他最喜欢搜集各式各样的稀奇物件,前段时间将百里君熠养在书房的名贵兰花素荷冠鼎给拔了,要送给妹妹当收藏,可惜小宝除了亮晶晶的玉石之类的,不怎么喜欢植物。那珍贵的素荷冠鼎就被当做野草一般的扔了,百里君熠看到被小脚印踩的发蔫的兰花之后,差点将老大吊起来打。

沈凝华刚刚起身,就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他们醒了有小半个时辰了,此时已经被喂过早饭正是精力充沛而时候,听到沈凝华醒了,一前一后的冲进来,争着抢着向沈凝华怀中靠过去:“娘亲,娘亲,上街玩。”

沈凝华连忙伸手揽住两人的后背,生怕他们摔下去:“好,好,知道了,你们先等等,等娘亲起身收拾好再说。”早在三天前,百里君熠便许下承诺,说是今天会带他们上街玩,没想到他们到现在还记得。

两人兴奋的握着拳头,听话的起来不打扰沈凝华,老大甚至还想帮着沈凝华端水洗脸,被一旁的红菱制止住。

“贝子爷,奴婢来就可以了。”

老大看看铜盆再看看自己的小手,明智的将手背到后面,像模像样的说道:“辛苦红菱姑姑了。”

红菱强行忍住笑容,憋得脸色发红:“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小主子这小大人的模样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

沈凝华从柔琴手中接过毛巾,不由的笑了笑。白渃的身份恢复之后,皇上便下令赐给她一处府邸,白渃只能搬到那边,幸好距离熠亲王府并不算远,来往倒也方便。之后,百里君熠考察了一番夏柔琴,确保她没有问题之后,便依着她的意愿让她到沈凝华身边伺候。她是个心细的,照顾沈凝华照顾的格外周到。

梳洗完毕,两个孩子连忙扑过来,趴在沈凝华的膝盖上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娘亲:“娘亲,上街了……上街玩。”

两人像是拧麻糖一般,胖乎乎的格外的惹人喜爱。

沈凝华不由的笑起来:“想要上街不是不可以,可是你们的爹爹还没有回来,是他答应带你们上街的,他不回来,我们娘三个可没有办法出门。”

两个孩子不禁失望,而后手拉着手,坐到门口的台阶上,眼巴巴的看着院子的门口,只期望百里君熠下一秒就出现。

看到他们这个模样,红菱连忙让奶嬷嬷拿了软垫子给他们垫在地上,这个时候虽然暖和一些了,但地上还是凉的很,若是着凉了可就麻烦了。

沈凝华笑了笑,索性不去管他们,任由他们两个等待,让柔琴去准备早膳。过了大约两刻钟,门口忽然传来两个孩子兴奋的欢呼声:“爹爹,爹爹,你终于回来了。”

百里君熠刚刚走进院门,便对上两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紧接着便是兴奋的欢呼声,惊得他脚步顿了顿才继续向前走。

第一次这般受欢迎,想着忍不住翘起唇角,弯腰将跑到跟前的小宝抱起来,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然后才看向背着手勉强克制住心中激动的老大:“今天这是吹得什么风,咱们的小贝子竟然在门口恭迎为父?”

老大小脸红彤彤的犹如苹果一般,眼睛亮晶晶的满是雀跃,面上却是一副“高冷”的模样:“儿子恭迎爹爹是孝道。”

百里君熠笑出声,这个平日里敢和自己吹胡子瞪眼的小子一本正经的讲孝道,让他越发的想要逗弄他:“孝道?不错,詠宸小小年纪就懂得孝道,爹爹心中极为欣慰。爹爹现在肩膀疼痛,不知道詠宸小贝子可否为我捏一捏,不然可上不了街了?”

老大也就是百里詠宸不由得小脸微微发红,一股责任感油然而生,信誓旦旦的向百里君熠下保证:“爹爹老了不怕,老大养!”

沈凝华扑哧一声笑出来,红菱和柔琴在一旁也忍笑忍的格外的辛苦。百里君熠的脸成功黑了,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老大挥着小手催促百里君熠:“爹爹,坐,老大给捏,捏捏好上街。”

百里君熠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好了,爹爹又不疼了,不用你捏着,老实待着吧,等爹爹和娘亲吃一点东西就带你们上街玩。”

老大不由得翻着眼睛给了百里君熠一个嘲讽的眼神,一会儿疼,一会不疼,爹爹真是善辩。

看到这个眼神的百里君熠差点将他拎过来捶一顿,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自他从外面给两个孩子带回来一些玩具之后,这两个孩子就惦记上了外面。央求着他带他们出去玩,被拒绝之后,就手牵着手在府中溜达,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中间休息了好几次才走到府门口,可惜到了府门口就被侍卫拦了下来,两人怎么撒泼撒娇都不管用,到现在老大还讨厌着门口的侍卫,好几次鼓动着百里君熠不给守门的侍卫饭吃。

在两个孩子可怜巴巴的视线中,沈凝华和百里君熠这顿早膳用的格外的快,一刻钟之后便放下了筷子,换了一身不显眼的衣服,一人一个抱起两个孩子向着府外走。

换过衣服的红菱、青雀和叶易等人在后面跟着,暗中还有影卫相护,几人浩浩荡荡的上了街。

出了府门,老大和小宝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看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人,来回的动着小脑袋,黑溜溜大眼睛的都舍不得眨。

他们看得新奇,街上的百姓们看到他们也觉得新奇的很,这两个孩子一身红色的小夹袄,脚上瞪着镶嵌着红宝石的小金靴,脖子上带着款式相同的璎珞金锁,长得粉雕玉砌仿若观音座下的金童玉女一般,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好看的孩子。

其中也有不少人猜出他们的身份,毕竟沈凝华和百里君熠的容貌都太过惊人了,京城之中再也难以找出比他们出色的男女,因此,不少人跟着多看两眼希望沾沾龙凤祥瑞的喜气。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人,侍卫小心的帮百里君熠和沈凝华隔出小片空地,不让人挤到大小主子们。

街边摆摊的手艺人看到两个精致的小娃娃,大声吆喝着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糖葫芦儿……面人儿……炸糕……”

老大眼睛从卖糖葫芦的那边扫过,再也移不开了,指着糖葫芦一个劲儿的叫妹妹:“妹妹,妹妹,亮晶晶的宝石。”

沈凝华忍不住笑出声,那糖葫芦上裹着糖霜,可不就是亮晶晶的像是宝石一般,他这是又开始献宝了。

老大的声音不小,周围也有不少人听到,均是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容。卖糖葫芦的老汉摘下两串糖葫芦朝着老大递过去:“小少爷,这是红果做的,可不是宝石哟。”

老大挣扎着要下来,百里君熠索性将他放下,周围有侍卫和影卫护着,出不了什么事情。老大整理了一下衣服,红着小脸走到老汉面前:“伯伯。”

老汉被一声伯伯叫的笑逐颜开:“这两串糖葫芦给你一串,给你的妹妹一串,小少爷可不要嫌弃才好。”

老大小脸红扑扑的从老汉手中接过糖葫芦,捏着下面的竹签差点没有拿稳,惊得他抿着小嘴小心翼翼的将糖葫芦送到小宝面前,仿佛在护送什么珍贵宝物一般。小宝拿过一串仔细的看了看,感觉香的很,很高兴的就要向自己的衣服兜里放,沈凝华连忙拦住她:“这个是吃的,可不能用来收藏。”

小宝和老大顿时瞪大了眼睛,娘亲不是说宝石不能吃吗,怎么这个红宝石能吃?沈凝华不由得笑出声,指了指他们挂在身前的小布兜:“记得娘亲说过的话吗,买东西是要给钱的。”

老大连忙跑到老汉面前,小胖手伸进钱袋子里掏啊掏:“伯伯,给钱买。”

老汉连连摆手,他格外的喜欢这两个孩子:“小少爷不用给钱,那两串糖葫芦是送给你们的。”

老大固执的摇摇头:“粒粒皆辛苦,老大要给妹妹买下来。”说着从布兜里掏出一把铜板捧到老汉面前,让他自己取钱,“伯伯,拿。”

周围忍不住传来一阵惊叹声,这才多大的孩子竟然知道粒粒皆辛苦,父母教导的可真好啊。

沈凝华不由得勾了勾唇角,这两个孩子记忆力很强,很多话说一遍他们就能记住,这粒粒皆辛苦是她之前劝导他们吃饭时说的,如今倒是被他活学活用了。

卖糖葫芦的老伯小心的从老大手中拿过两个铜板:“两文钱就足够了。”

老大点了点头,将铜板小心翼翼的装到自己的小口袋里,然后才和妹妹研究能够吃的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