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一问,百里君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凝华,你是怕接下来的争斗会波及到你和孩子?”

沈凝华点点头:“皇子夺权,历来是最为惨烈的时候,我再次有孕的消息传出去,怕是会有不少人盯上我们,尤其是知道你对孩子历来看重……”

百里君熠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脑后,让她紧绷的心一点点放松下来:“我之所以会参与夺嫡,就是为了能顾有能力保护你和孩子们,虽然还没有得到那个位置,但是现在我们不需要惧怕任何人,凝华,你放心,不管是谁,若是想要伤害你和孩子们,我都会百倍千倍的奉还回去。”

沈凝华靠在他的怀中,一股安心的气息铺面而来,让她不由的放松心神。

百里君熠说了一会儿,感觉到沈凝华的呼吸声越来越越平缓,不由的一愣,低下头去看,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看着她安然恬静的睡容,百里君熠不由的勾起唇角,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眼中闪过一丝决断:凝华,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若是连最心爱的东西都无法保护,那么还争夺个什么劲?

沈凝华有孕,自然要向宫中报喜,没用多久,这个消息便传遍了皇城。俪贵妃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和林霏袇说话。毕竟这个侄女眼看就要出嫁了,一些内宅手段还是要让她知道的,以免以后笼络不住步惊澜。

等到宫女将这个消息报过来,俪贵妃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消失了,挥手让宫女退下,眼中不由的带上了丝丝恼怒之气:“沈凝华倒是好命。”之前她在长秋宫算计过她一次,之后林霏袇又谋划出了齐颖的事情,这般折腾,还没有将她折腾的流产。

林霏袇不由的开口:“说起来,沈凝华果真是好命,头一胎生了最为吉祥的龙凤胎,这才多久,竟然又有了身孕。”

俪贵妃抿了口茶水,只觉得哪哪都不顺口:“说起来,不仅仅是沈凝华好命,百里君熠也是个不错的。你看看,太子当初为了拉拢太子妃的娘家,执意娶了个病秧子回去,这么多年也没有为太子生下过一男半女,倒是有一个庶子,听闻被宠的不像话,二皇子正妃没死的时候,还有几个侍妾怀孕,虽然到后来都流产了,但也有人怀过,可是自从正妃过世之后,府中一点消息都没有了。老三只有步婷荷生下一个病秧子儿子,能不能养得活都是问题,老四生了五个孩子,结果都是丫头,老六年纪轻轻的暴毙了,其他皇子还小……”

林霏袇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成年皇子中,只有五皇子嫡子嫡女都有了,现在沈凝华又怀上了……”

俪贵妃哼了一声:“可不是吗?谁能有她好命啊。”

林霏袇眼睛一转,随即说道:“是啊,而且五皇子除了她这个正妃,连个暖床的丫头都没有,听说,他身边伺候的下人都是男的,其他侍女都是侍奉沈凝华的,仅仅是这份独特的宠爱,就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女子。”

“嗯?”俪贵妃心中一动,“你这话说的不错,以前,沈凝华生下了龙凤胎,所以我们也没有怎么注意,可是现在她又有了身孕,还如此霸道的霸占着五皇子,这可就说不过去了,善妒也不能专横到这种程度吧?”

林霏袇连忙点头:“娘娘说的是,之前二皇子的侧妃杨氏不就是受不了她的刺激才发疯陷害她的,若是以后正妃、侧妃都跟着她学,那皇子们的府上可还有安宁的时候?”

俪贵妃一笑:“你这话说的不假,这件事情可要引起重视呢!”

林霏袇低头一笑,笑容满是恶意:沈凝华,你之前羞辱我的账,我一定要想尽办法讨回来!

沈凝华有孕的消息传出来没有多久,一道流言悄然在京都传播开来。

红菱拿着下属送过来的汇报消息,气的满脸通红,愤愤不平道:“小姐,外面的传言太过不像话了!”

沈凝华坐在一旁看着小宝和老大玩耍,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不过是传扬我善妒而已,他们愿意传就让他们传去吧,这么长时间以来,有关我的流言到处都是,今日传我好,明日传我坏,到底不过是风言风语,不必理会。”

红菱连忙说道:“小姐,可是这次不一样,外面都在说杨氏可怜,说她是受了你的刺激才做出陷害齐颖的事情,还说您现在有身孕还霸占着王爷,实在是京都第一妒妇!”

“嗯?杨映雪的事情皇上可是下了封口令的,这都传出来了,想来消息的源头应该在宫中了。”

“是,奴婢让人查了,最早是宫中出来采办的内侍传出来的,后来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越传越厉害。”

沈凝华一笑:“那看来和俪贵妃脱不了干系了。”

百里君熠大步走进来,脸上带着浓浓的不悦之色:“凝华,你不要听外面的传言,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处理的。”

红菱行礼退了出去,沈凝华起身帮百里君熠换上常服,脸上的笑意丝毫没变:“我若是在意流言,早就活不下去。以前这种传言也不是没有过,不过因为我们有小宝和老大这对龙凤胎,将那些不好的传言压了下去,如今,有人故意推动,压不住是早晚的事情。”

百里君熠揽着她做到软榻上,幽深的双眸带着深不见底的寒意:“我已经让人查了,宫中的俪贵妃以及宫外的林家都有插手,哼,我的女儿还没有出生呢,就有人给她的娘亲闹不痛快,这笔账一定要算!”

过了没几天,京都之中的消息陡然变了。刚开始只是有人说沈凝华善妒,后来有人为她辩护,说沈凝华虽然独宠,但是人家能生啊,你看看其他皇子府中,别说嫡子了,就是庶子有好的吗?这样一来,顿时不得了了,流言一变再变,到后来变成了皇上德行有失,所以才报复在皇子们身上,造成皇子们子嗣凋零,无人承继。

消息一路传到宫中,百里擎苍听闻之后勃然大怒,下令严查流言之事。

长秋宫内,俪贵妃听着宫人的汇报,伸手揉了揉额角:“好了,我知道了,让他们别再传播消息了,另外将尾巴打扫干净。”

“是,娘娘。”

俪贵妃捏着手中的薄胎青花描金茶盏,眼中的冷意怎么都止不住:林霏袇这个没用的东西,原本只是让她传扬一下沈凝华专宠、善妒,容不得他人,没想到她将杨映雪的事情也扯上了,而且还传扬的那般肆无忌惮,如今想要收拢一下都收不住!这个丫头成不了大事,想要利用她收拢住步惊澜太难了,看来,林家还是再作打算的好。

翌日,俪贵妃正在安眠,却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顿时不悦道:“怎么回事?”

宫女慌慌忙忙的跑进来:“娘娘,不好了,齐贵妃娘娘带着人过来,说是要搜宫呢。”

“搜宫?”俪贵妃眉心一竖,“搜本宫的宫殿,谁发的话,皇上吗?”

齐贵妃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宫女、嬷嬷:“俪妹妹说对了,就是皇上下的口谕。”

“齐姐姐,既然是皇上下的口谕,那妹妹我自然不会违抗,还请姐姐到外面稍等片刻,等到起身梳妆好,便让姐姐搜。”

齐贵妃转头示意身后的宫人:“妹妹不用着急,说是搜宫,但是我最为了解妹妹你了,你素来心善,你的宫中自然没什么大问题,你也不用忙着起身了,我只是让人略微看一眼就好了,你们看一看吧。”

身后的宫女嬷嬷们连忙到处走动了一下,大致看了一眼便恭敬的退回齐贵妃身后:“娘娘,俪贵妃娘娘的宫殿没有什么问题。”

齐贵妃点点头:“嗯,我就说这件事情和俪贵妃妹妹没什么关系,不过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妹妹先歇着吧,姐姐还要带人去其他地方看一看。”

等到齐贵妃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俪贵妃死死地皱着眉心,看向一旁的宫女:“怎么回事,宫中发生了什么事?”

宫女扑通一声跪下来:“回禀娘娘,您让奴婢吩咐下去,让人将尾巴打扫干净,奴婢便让人秘密|处死传消息的小祥子,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夜晚,后宫之中突然有很多宫人暴毙,事情已经传到皇上耳朵中了,而且,那些暴毙的宫人,大多是咱们的眼线。”

俪贵妃浑身一僵,只觉得一股凉意涌上心头:“皇上可说了什么?”

“皇上说事情发生在后宫,就全权交给齐贵妃你处置,还说让人将暴毙的宫人统计起来,挨个查,查一查他们生前都做过什么,为什么会遭人谋害。”

俪贵妃愣了好一会儿,手指死死地抓住床单:“这是圈套,这是专门针对我的圈套。”

死的都是她安插的眼线,皇上还下令挨个查,不知道会有多少事被查出来,尤其是之前小祥子传播流言的事情,一旦爆出来,她该如何自处?

百里君熠……定然是他搞的鬼,他这是要釜底抽薪,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不得不调查,一旦查清了,那么她就等着迎接皇上的怒火吧,毕竟流言传到最后已经威胁到皇权了,帝王的雷霆之怒,可不是她能承受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