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凝华快步跟随着走入偏殿内,百里君熠正站在门口,看到她过来,连忙站到她身旁方便保护的位置。

大殿之内,三皇子百里瑾钰慌乱的拢着衣襟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一名女子捏着被子捂着脸,赤**肩膀缩成一团,没有看清面目,想来是宫女之类。

扫了一眼殿内的状况,沈凝华便大致明白了始末,垂下眼眸不再去看,手轻轻地覆在肚子上。

百里擎苍气的脸色发紫,快步走到床边抡起手臂狠狠地打在三皇子的脸上:“孽障!你这个孽障!”幸好身边没有剑,不然他生劈了三皇子的心都有了。

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三皇子在地上滚了一圈才起身跪好:“父皇,不是您看到的这样,是有人陷害儿臣,定然是有人陷害儿臣啊,儿臣只记得自己在殿内为母亲守孝,谁知道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醒来的时候便躺在了床上,身边还睡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请父皇明察,儿臣冤枉啊。”

“冤枉,这种事情还有人绑着你不成?到现在你还在狡辩,孽障,朕今天就打死你这个孽障!”说着,一脚踹上三皇子的胸口,将他猛地踹倒在地上,而后接连踹了几脚才气喘吁吁的停住。

床上的女子终于回过神来,杂乱的将自己的衣服拢好,跪在地上连声哀求百里擎苍:“皇上,是奴婢勾引三皇子的,和三皇子没有关系,您不要打他了,您要打就打死奴婢吧。”

百里擎苍厌恶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宫女,连踹他都觉得脏了自己的脚:“你是当初伺候林氏的宫女,对吧?”

“回禀皇上,奴婢之前一再在俪贵妃身边伺候。”

“俪贵妃?哪里来的俪贵妃?这宫中除了齐贵妃,再也没有第二个贵妃!那是林氏,罪人林氏!”百里擎苍怒斥一声,“哼,你说是你勾引三皇子的,你什么时候和老三有的苟且?”

“皇上,奴婢和三皇子是真心相爱的,只是碍于彼此的身份才没有将这份感情说出口,不能称之为苟且,我们的感情是纯粹的!”那宫女哭着反驳,看着百里瑾钰的神色一片深情。

三皇子差点被她看的吐出来,膝行爬到百里擎苍的面前:“父皇,儿臣和这个宫女没有什么来往,您不要听她胡说,儿臣堂堂皇子,怎么会看上一个宫女?”

“没看上?没看上她,你能和她……和她在偏殿行不堪之事?”百里擎苍对三皇子是厌恶到了极点,“老三,朕以前一直以为你只是冲动不懂事,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不忠不孝、无情无义的东西!今日是你生母的葬礼!你竟然……竟然在她的葬礼上和一个低贱的宫女偷情,你简直畜生不如!”

“父皇,您相信儿臣,儿臣真的没有,这是有人在陷害儿臣!”三皇子只觉得百口莫辩,眼前一黑,差点再次栽倒在地上:畜生不如……得到了这个评价,他以后和皇位是彻底的无缘了。

“殿下,您怎么能不承认我们之间的感情,奴婢不在乎名分,只愿意跟在您身边伺候您就好,您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时候能够看奴婢一眼,奴婢就心满意足了,您可以对奴婢随意打骂,但不能如此无视奴婢对您的真心啊。”

“什么真心,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滚,滚开!”三皇子伸手要将宫女推开,却被那宫女死死地抱住手臂,怎么甩都甩不开。

看着地上撕扯成一团的两人,百里擎苍只觉得阵阵反胃,看都不愿意再看他们一眼:“来人,将这个宫女拖下去杖毙,三皇子因生母过世,悲伤过度晕死了过去,朕特许送他回府休养,休养好之前不用上朝听政了,其他的政务会有人去接替你的。”

三皇子愣住,父皇这是将他圈禁了,还免除了所有的职务,他该怎么办?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这么完了?

侍卫立刻上前将那个宫女拖下去,那宫女死死地拉着三皇子的手臂,还不忘记深情不悔的喊道:“殿下,即便是死,奴婢也心甘情愿,奴婢愿意为了你去赴死。”

三皇子想要抽回衣袖,那宫女抓的太紧,再加上侍卫撕扯,只听到刺啦一声,三皇子半边袖子被撤掉,露出手臂和肩膀,看上去越发的狼狈。

百里擎苍冷声一声,懒得再去看他的样子:“齐贵妃,林氏丧礼一切从简,明日就将棺椁抬出去埋了,另外,这长秋宫自明日起就封了,朕不想再看到这里的一切。”

按照妃的规制,棺椁至少停灵七日,明日就抬出去埋了,可见皇上对林氏是真的厌恶至极了。

“是,臣妾知道了。”

百里擎苍眯着眼睛,扫了一眼一旁站立的众人:“今日的事情朕不希望有任何不好的流言传出去,你们都明白吗?”

“是。”

百里擎苍再次扫了众人一眼,这才甩了甩衣袖大步走出长秋宫。等到他走了,众人起身看向三皇子百里瑾钰,眼中不由的带上了几分同情,三皇子这次怕是栽了,而且是一头栽进了泥潭,恐怕这辈子是爬不出来了。

齐贵妃看了看众人,冷声说道:“诸位都回去吧,皇上说林氏丧礼一切从简,也不用继续祭拜了。”

听到可以走了,百里君熠握着沈凝华的手便向外走,凝华现在可是怀着身孕呢,若是因为看了这些脏污事,影响到了孩子可就不好了。

沈凝华随着他的脚步走出去,回头看向站在台阶不远处的步永涵,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而后若无其事的转身,向着宫门口而去。

步永涵唇角噙着一丝笑容,笑容很淡,却从唇边一直攀升到眼底,显示着她极好的心情:三皇子完了,又少了一个障碍,真是不错。嗯,她应该去找一找二皇子百里瑾川了,做了好事,自然要让他知道,这样他才能记住自己的好,记住自己的功劳。

等到众人都走光了,齐贵妃带着身后的嬷嬷们回到正殿。正殿内,唯有四皇子还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不时地将纸钱扔到面前的铜盆里,听到脚步声,他不由的抬头:“齐贵妃娘娘,我三皇兄他……”

“三皇子伤心过度晕倒了,皇上体恤他,让他回府静养,如今已经被侍卫送走了,今晚怕是只有你一个人守夜了。”

“是,儿子为母亲守孝,这是应该的。”四皇子低下头,跪地的姿势格外的恭敬。

齐贵妃点点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排位,眼中泛起一丝波澜:林氏,你这会儿怕是死不瞑目吧,凭借你的头脑再怎么聪明,恐怕也想不到。你刚走,你最喜欢的三皇子就被废了,作孽太多就是容易遭报应,看看,报应不就来了?在地下锥心刺骨的好好享受吧!

沈凝华和百里君熠出了皇宫,坐上马车回到府内。

“凝华,你之前不是随着齐贵妃一起出去了,怎么又会和步永涵一起回来?”

“齐贵妃听闻了三皇子的事情,说怕惊扰到我,就让我不用过去了,没多会儿便遇到了路过的步永涵。”

“呵,这倒是巧的很。”百里君熠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根据调查到的消息,步永涵显然比之前的步婷荷聪明的多,而聪明人往往会自以为是,若是她对凝华起了什么坏心思,那就要提前废了她。至于那点浅薄的血缘关系,呵呵,母妃死了,他和大越国也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今日三皇子的事情,你怎么看?”

“应该和三皇子说的一样,他就是被人陷害了。”

沈凝华点点头,回忆道:“今日我前去上香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三皇子的神色似乎不对劲儿,应该是几日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看上去极为恍惚,应该是早就中招了。”

“即便是被人陷害,他到底是和那个宫女躺在了一张床上,还正好被父皇看到,就算是调查清楚了,这名声也毁了,三皇子怕是难以翻身了。”

“你觉得这次是谁出的手?”

“宫中有能力做这件事情的人,身边都有我们的眼线,可是却没有消息传过来,想来这个背后策划人应该是出乎我们预料之人。”

沈凝华不由得想到了步永涵:“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和步永涵脱不了干系。”

百里君熠一顿:“步永涵?她虽然极为聪明,但是想要办成这件事情怕是不容易,她刚刚来到大安国,没有什么势力根基,若是有一环设计不好,恐怕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沈凝华不由的挑了挑眉尖:“越是这样,才越出乎意料,越不容易让人怀疑不是?富贵险中求,冒一个险除掉一名皇子,这笔买卖虽然风险大,但是回报极为丰厚,而且,步永涵手中是没有什么人,但是你别忘记了,之前步惊澜和步婷荷包括安亲王,可都在大安国待了不少的时间,步婷荷虽然刚出嫁就死了,但谁敢保证她没有提前安插人手,谁敢保证其中没有步永涵的眼线?”

百里君熠点点头:“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安亲王属于步惊澜一脉,早已经选定三皇子作为支持者,可步永涵却是皇后一脉,而起看她和步惊澜的关系怕是并不融洽,除掉了三皇子,对步惊澜和安亲王也是一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