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王爷百里瑾钰认真的思量了半晌,有些迟疑的点点头:“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和那人认识,不过,交情并不深厚,你也知道,自从前朝做出焚书的事情后,许多世家就转到了暗处,生怕再遭受迫害,我认识的这个人,他的家族可是前朝的名门望族,背景格外的深厚,要请动他们可不容易。”

“皇兄,成败在此一举,不管能不能成功,都请皇兄帮弟弟努力一试。”

“好吧,我试试,不过不一定能够成功。”

“不碍事,请皇兄尽力就好。”

因为大越国皇帝遇刺,大越国军心开始动荡不堪。百里君熠在和诸位将领仔细的思索半晌之后,最终决定率先出击,先收复距离遂城最近的运城。

这边战争进行的如火如荼,朝中三王爷和四王爷努力折腾。遂城边境的军队他们插不上手,只能在心中期盼战场刀剑无眼,最好让百里君熠在战场上回不来。

沈凝华将边境大捷的消息传遍了大安,众多百姓欢呼雀跃。他们不喜欢战争,但是听到胜仗还是格外的高兴的,尤其是有皇后坐镇京都,将所有的政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就连雪灾那么大的天灾,也没有让他们经受多少损失。

一些接受了三王爷和四王爷招揽的老派官员心中忐忑,皇上在没登基之前就敢拿他们开刀,丝毫不在意和他们对着干,如今若是从边境凯旋而归,朝堂上就更加没有他们的地方了,看来,真是要早些想办法啊。

他们中不少人想到从粮草上动手脚,可惜沈凝华一早就有准备,根本不让他们沾到粮草的边,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底下的官员捣捣乱,结果还没等动手,就被沈凝华安插的眼线给揪了出来。沈凝华也不顾忌,直接向百姓宣布这名官员的过错,然后拖到菜市口斩首,折腾了几次发现没有什么成效之后,官员们老实了。

皇宫之中水泼不进,政务上也容不得他们胡来,一时间倒是平静无事。接下来的两个月中,好消息不断的传来。

先是各地的雪灾赈灾结束,土地已经化冻,百姓们陆续开始耕种,沈凝华让朝廷提供粮种,帮助百姓恢复田地,一时间收获无数人的敬畏、感激。而后边境大捷的消息不断的传来,百里君熠以遂城为起点,一连收复了五座城池,将大越国的军队向外驱赶三百里,杀敌无数。

朝堂上新派官员占据了完全的优势,他们格外的拥护沈凝华,让她在政务上越发的顺心顺手。就在一切好转的时候,一道八百里加急打破了这种宁静。

当时,沈凝华正在陪三个孩子玩耍,红菱前来禀报:“皇后娘娘,边关急信,八百里加急。”

沈凝华连忙让嬷嬷们将孩子带下去,而后快步去前殿见传信官。传信官一身风尘,脸色更是发白的厉害:“属下见过皇后娘娘。”

沈凝华眉心微微一皱:“你是叶易派来的?”

“是,属下听命于叶掌司。”

“将信拿过来。”

传令官将信件举过头顶,而后沉声道:“请娘娘撑住,大安国还需要您主持大局。”

沈凝华心中一颤,一股不安猛地从心头窜起来,拆开信的动作都有些发抖:“这……这是真的?”

红菱连忙看向沈凝华,只见她脸色刷的一声变得惨白,身体还微微的颤抖着,仿佛陷入了极大的无助和恐慌之中:“娘娘,您没事吧?”

传令官回禀:“是,叶掌司正在派人挨着搜寻,希望能够尽快找到皇上。”

沈凝华向后踉跄两步,猛地坐在椅子上:“皇上是怎么失踪的,可有线索?”

“回禀娘娘,当时梁军在启野交战,皇上利用地形将两万大越国军队堵到了山谷之中,想要将其一举歼灭,谁知道中了埋伏,当时情况太过混乱,皇上受了伤,原本以为不要紧,可是箭上有毒,叶掌司和韩琦将军保护着皇上突围,遭到箭雨袭击,皇上不慎跌落山崖……”

沈凝华心中揪痛,强忍着没有倒下:“找,即便是将边境的山脉掘地三尺,也要找到皇上!”

“是,属下领命。”

等到传令官退下去,红菱有些担忧的站到沈凝华身侧:“娘娘,您没事吧?”

沈凝华神色恍惚,有些愣愣的站起身,而后身体一晃,直接晕死过去。

红菱下意识的将她扶住,连声惊呼:“太医,传太医。”

宫中的动静瞒不住人,百里瑾靖拍案大笑:“皇兄,真是要谢谢你,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

三王爷百里瑾钰也是满脸笑意:“我也没想到,隐世的屠苏家竟然愿意出手,这下好了,百里君熠死了,我们可以有一番大动作了。”

“不错,这件事情皇兄当记一大功!我这就召集人手,到皇宫中去一趟,看看沈凝华会怎么说!”

“四弟,你可不要鲁莽,消息估计刚入宫,你这个时候过去,岂不是明摆着告诉沈凝华,你和百里君熠之死有牵扯?”

“皇兄,到了这个时候,隐藏也没有必要了,难道我们兄弟联手,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纵然沈凝华有千般本事,没有了百里君熠,她就什么都不是!”

陈韫帮沈凝华扎了针,眉心紧紧地皱着:“皇后娘娘这段时日本来就劳累异常,再加上突然受到的刺激,这一下,几个月的调养白费了。”

红菱满脸担忧:“陈大人,可要紧?”

“要紧也没办法……”

话还没有说完,青雀沉着脸走进来:“三王爷和四王爷带着一众大臣聚集在承乾殿外,要求面见皇后娘娘。”

“他们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难道是知道了皇上失踪的消息?”

“怕是如此。”

“不行,这个时候,不能让他们冲撞了皇后娘娘,让禁卫军的人挡住他们,娘娘现在晕迷着,谁也不见!”

红菱的话刚说完,沈凝华慢慢的睁开眼睛,挣扎着起身:“青雀……不用挡着,让他们去承乾殿……本宫去见他们,红菱,帮我梳妆。”

“娘娘!”两人惊呼出声,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您现在身体不好,这个时候去见他们……”

陈韫叹了一口气,帮沈凝华重新诊了诊脉:“娘娘,半个时辰后需要服药,您要及时赶回来。”

沈凝华抬头感激的看了一眼陈韫:“多谢陈大人。”

“娘娘……”红菱格外的担忧,这个时候三王爷和四王爷等人前来明显是居心不良,说不定还会在殿上发生冲突,娘娘刚刚受打击晕倒,若是再受了刺激……

沈凝华起身,将一身皇后朝服拿过来,仔细的一件件穿上,然后用了胭脂脂粉,让苍白的脸色显得红润一些,挺直脊背步伐稳稳的走了出去。

她不相信百里君熠会出事,他答应了自己会回来的,他还答应了孩子们,所以,他不会食言,也不能食言,所以这个时候,她要稳定朝局,任何想要动摇朝堂,继而影响边境的事,她都不许发生。

三王爷和四王爷老神在在的站在承乾殿中,想着待会儿沈凝华慌乱的模样,不由得勾唇轻笑,这么长时间,被她软禁欺压,真当他们心中没有火气啊,哼,今天就让她见识、见识他们的手段。

“皇后娘娘驾到。”

殿中的众人同时转头看过去,沈凝华一身华美的皇后凤袍,和往日一般无二,甚至因为她用了脂粉,显得更加绝艳逼人。

下面的不少大臣心中犹疑,皇上和皇后的感情他们是知道的,不像是作假啊,怎么皇后听闻皇上死亡的消息,一点表现都没有?还是说他们上当受骗了,皇上根本没事?想想百里君熠那个奸诈的性子,心中顿时凉了一下,丫的,皇上还真干得出来。

沈凝华坐到龙椅上,眼神冷冷的从众人身上扫过:“往日上朝也没有见到诸位大人这般积极,今日是怎么了,约好了到承乾殿来?”

四王爷冷笑一声:“皇后娘娘,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隐瞒我等?”

“隐瞒,四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边境传来消息,皇上遇难身亡,别说娘娘没有收到边关的八百里加急。”

沈凝华眼中杀意一闪,而后轻笑一声:“本宫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四王爷的消息比八百里加急都及时了?若是你有特别的传讯技巧,不如说出来分享一下,以后本宫和皇上交流,就不用费那么长时间了。”

“皇后,你不要转移话题,皇上亡故,大安国不可一日无君,根本不能让你一个女人把持!”

“放肆!”沈凝华冷喝一声,“四王爷,你这是在诅咒皇上,谁给你的胆子!”

“皇后娘娘,你死不承认,难道是想借此机会把持朝政,扰乱大安国?”四王爷认定沈凝华是色厉内荏,说起话来根本不客气,双眼死死地盯着皇位宝座,一眨不眨,贪婪之色一览无余:用不了多久,这个位置就是他的!

沈凝华看向下面的官员:“你们前来也是听闻皇上出事,来逼迫本宫交出朝政大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