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生动摇的官员不少,但是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便是退缩了也不可能安然无事。既然这样还不如赌一把,一旦帮助四王爷夺权,那么他们就可以富贵享受一辈子。

“皇后娘娘,皇上御驾亲征之前,下旨让您监国,如今皇上遇难,您的监国权力也就到此为止,现如今,两国交战,无人领兵,理应该推选出最适合大安国的国君,代替皇上重新统筹大安,击退大越国敌军。”

“微臣赞同四王爷的说法,皇后娘娘,如果这个时候你仍旧执迷不悟,那么你就是大安国的罪人!”

“请皇后退位,由百官重新推选出最适合大安国的国君!”

“臣等附议,请皇后退位!”

看着下面一众义正言辞的官员,沈凝华冷笑一声:“听听,本宫还是第一次听说,大安国的国君要由你们这些臣子来推选!呵呵,谁给你们那么大的脸!以为自己是谁,身为朝廷官员,国家危难之际,不想着以身报国,竟然站到本宫面前,说什么帮大安国重新推选国君,这是本宫听说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这……皇后娘娘……你如此冥顽不灵……”

“冥顽不灵?听从了你们的话,本宫才是冥顽不灵!还有,是不是本宫历来手段温和,你们就忘记了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三王爷心中一惊,下面的大臣也不由得面色微变,禁卫军和龙鳞军已经被皇上收归麾下,现在归皇后娘娘所用,想要杀他们跟玩似得,不过,三王爷和四王爷敢直接站到朝堂上来,想来应该有所准备,至少能够全身而退才是。

沈凝华冷喝一声:“来人!”

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全副武装的龙鳞军从宫门鱼贯而入,手持长枪对准殿中众人,凛冽的杀伐之气惊得官员们连连后退。

四王爷忍不住高喝:“沈凝华,你这是想要杀掉我等?”

沈凝华慢慢的起身,身形纤弱却笔直而立,一身凤袍熠熠生辉:“你们图谋不轨,意图谋权篡位,杀了你们又如何?”

四王爷哈哈大笑:“哈哈,你以为大安国是能够为所欲为的地方?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皇宫,是历代皇室居住的皇宫!现如今皇上遇难身亡,本王前来继承皇位理所应当,你以为凭借一两支军队就能够阻止本王?”

沈凝华冷笑驳斥:“第一,皇上只是受伤失踪,不是你口中的遇难身亡;第二这里是皇宫,本宫也是皇室中人,而且本宫是皇后,比你这个王爷尊贵的多,第三,即便皇位需要人继承,也轮不大你这个丧心病狂之辈,本宫的儿子是皇上的嫡长子,有他在,你算什么东西!”

四王爷厉声反驳:“嫡长子,本王记得,你的儿子才不到三岁,这样一个还没有断奶的孩子,怎么能够堪当国之重任!沈凝华,你该不会想要借由自己儿子的手,来个垂帘听政,借此掌控大安国吧?”

沈凝华慢慢的露出一个笑容,分明极美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就算本宫要垂帘听政又有何不可?现在本宫监国,自认没有对不起百姓的地方,以后垂帘听政,也足以让百姓安居乐业,而你,除了一心夺权之外,你为大安国的百姓做了什么?”

“你……”百里瑾靖面色紫红,他没想到沈凝华一张嘴竟然这般恶毒,将他之前的借口,否认的彻彻底底。

“沈凝华,纵然你有千般借口,也无法否认你的狼子野心……”

沈凝华面容冰冷:“本宫将这话原原本本的送给你!”

“来人,将在场的所有的官员摘去顶戴花翎,打入天牢等候处置!”

三王爷不敢窒息的瞪大眼睛,怒不可遏的盯着沈凝华,抬手指着她的脸破口大骂:“沈凝华你这个贱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残害忠良,你这样难道不怕老天报应,你这个贱人,皇上怎么就娶了你!”

沈凝华冷笑一声,满是杀气的看着下面的官员:“百里瑾钰、百里瑾靖,图谋不轨,蛊惑官员谋逆,其罪当诛,但念在两人同有皇室血脉,便饶其死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现将其二人关入宗人府,命人严加看管,没有本宫的允许,任何人不能探望!”

“沈凝华,你敢!”四王爷百里瑾靖怒喝一声。

“本宫凭什么不敢!你们都敢犯上作乱,都敢口口声声对皇上和本宫不敬,没有立刻将你们斩杀当场就已经是本宫仁慈,将他们押下去,若是有人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是。”龙鳞军上前,将喊声一片的众人通通向下拖,有一名官员仗着三王爷和四王爷撑腰,贸然对龙鳞军下手,直接被一剑砍下脑袋,鲜血喷溅而出,撒在周围的官员身上,将他们的魂都吓掉了。这才终于确定沈凝华不是在说笑,如果他们真敢反抗,那么一定会被当场格杀。

百里瑾钰和百里瑾靖怒视着沈凝华,恨不得在她身上剜下一块肉来:“沈凝华,你敢对我们两人动手,你一定会后悔!”

沈凝华冷眼注视着他们,眼底嘲讽汹涌欲出:“对于自己做的事,本宫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倒是你们,低头看看身上的朝服,抬头想想故去的父皇,你们对得起谁?皇家的败类!”

“你……沈凝华,你不得好死!”

“那也要你有命看到,将他们押下去!告诉宗人府府尹,若是他再将人看丢了,本宫诛杀他的九族!”

“是,娘娘。”

龙鳞军退下,沈凝华身体一晃,支撑不住坐在椅子上,额头上立刻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心脏的仿佛要从口中跳出来,噗通、噗通……每跳动一下,都带来密密麻麻的疼痛,仿佛刀绞一般。

红菱和青雀从殿后冲过来,连忙上前扶住沈凝华:“娘娘,奴婢扶您回去。”

回到后殿,沈凝华刚刚躺在床上,就不由自主的昏了过去。她躺在床上,即便是已经晕倒还紧紧地皱着眉心,颤抖的睫毛犹如折翼的蝴蝶,每一下都格外的脆弱,即便是已经晕倒,眼泪依旧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滑落,没入乌黑的发丝中。

红菱在一旁看着,已经忍不住泣不成声:“娘娘这样好的人,为何老天要这般折磨她。”

这才费尽心思将身体养好了,一个打击又再度让她虚弱晕倒。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为何不惩治三王爷和四王爷这些心思不轨的人,反而要一再折磨皇上和皇后娘娘?

老大和小宝冲进门,门口的侍女想要拦着他们,被他们红着眼睛推开,侍女们不敢伤他们,只能一个劲儿的请求:“大皇子殿下、公主殿下,娘娘睡着了,你们不要去打扰她……”

红菱起身将他们领进门,挥手让侍女们退下去:“两位殿下,你们静静的在旁边陪着娘娘,不要去打扰她好不好?”

老大点点头,小宝却没有理她,直接扑到沈凝华跟前,伸手握住她的手指:“娘亲,娘亲,你怎么了?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小宝?”

“公主殿下,娘娘只是睡着了……”红菱连忙上前。

小宝猛地转头,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你骗我!娘亲在哭,难道你看不到吗?娘亲在哭,她肯定是伤心了,不然不会哭!”

老大上前拉住小宝:“妹妹不要哭,娘亲一会儿肯定能醒的,等娘亲醒过来,告诉我们谁欺负了她,我们就去帮娘亲报仇!”

小宝瘪着嘴,踮着脚尖趴在床边帮沈凝华擦眼泪,发现怎么都擦不干净之后,不由得抽噎两声:“我要去找爹爹,爹爹来了,娘亲肯定就不伤心了。”

红菱上前一把抱住小宝:“公主殿下,皇上现在不在宫中,他去了边境,您找不到他。”

“你放开我,你这个人坏人,你们看我小就欺负我,我要去找爹爹!爹爹!娘亲都哭了,爹爹为什么不在,他为什么不在!”

红菱死命抱住小宝,自己也哭得止不住:“公主殿下,皇上知道娘娘伤心,知道您这般想他,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小宝挣扎了半晌,终于软趴趴不再挣扎,像是猫崽子收拢起爪子一般,垂着四肢挂在红菱的手臂上:“红菱姑姑,爹爹坏,每次娘亲伤心,他都不在……”

“皇上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忙,不是故意不在的。”

“我知道……可是……我好想爹爹……娘亲也想爹爹……大哥和弟弟也想爹爹……”

等到小宝哭得睡着了,红菱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沈凝华身边,看向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老大:“大皇子殿下,您……”

老大自己爬上床,靠着小宝躺下:“红菱姑姑,我会照看好妹妹,你们要照顾好娘亲。”

“是,奴婢遵命。”看到这样懂事的孩子,红菱等人越发的难受,宁愿他像公主一般哭出来,也不愿意看到他这般将伤心都压抑在心中,他才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啊……

宫外,百里瑾川走到书房之中,将密室打开,一套盔甲和战刀寒光凛冽,他上前从盔甲上抚摸而过,眼底闪过一丝迷茫:“老三和老四糊涂了,本王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