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凝华微微皱着眉,也有些找不到头绪:“屠苏家存在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在前朝起家,前朝的话……是不是说屠苏家在前朝就和大越国有关系?甚至往严重了猜测,屠苏家就是大越国安插在我们这边的钉子。”

百里君熠凝神沉思:“你说的极有可能,一个家族,发展的历程太过传奇了一些,而且,如果屠苏家没有其他的目的,何必那么急于控制朝臣,出人头地呢?”

沈凝华点点头:“如果我们猜测的是真的,那么屠苏家的心思就实在是太恐怖了。”

如果不是百里君熠对她情深一片,那么屠苏家让屠苏清黎接近他的计划既有可能已经成功了。那般清冷美貌的一个女子,对他舍身相救、倾心相互,这份感情足以流传为一段佳话,再加上屠苏家捐献了全部的家产刷足了好感,即便是以后屠苏清黎封妃封后,也是会得到许多人支持的。

一个受到敌国暗中支持的家族中飞出一只金凤凰,一旦留下皇子,那么就可以一步步继续图谋,到时候,大安国最后到底是谁的,还真难说。

百里君熠眼神冰冷:“按照这样的猜测,如今有能力支持屠苏家的,怕是只有大越国的皇后靳氏了。”

“嗯……”沈凝华点点头,神色颇为凝重,“如今边境那边也乱起来了,想来大越国怕是重新回到靳氏的掌控之中了。”

两人还没有商讨出什么结果,武平拿着最新的奏报进门回禀:“回禀皇上,皇后娘娘,边境传来消息,大越国重再次发兵,对我军占领的城池进行围攻,如今边境有渠将军和韩将军等人支撑,暂时平稳。”

百里君熠猛地起身,拿过奏报仔细的看了一遍:“看来,我们刚刚猜测的不错,靳氏的确是恢复了对大越国的掌控。”

“那步惊澜和步永涵等人呢?”

“步惊澜失踪,步永涵被囚禁。”

失踪?怕是被靳氏杀了吧……沈凝华心中沉了沉:“如今两国交战,怕是避无可避了。”

百里君熠将奏报扔到一旁,满脸都是坚定之色:“既然避无可避,那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我大安国也不见得会输。”

“嗯。”沈凝华点点头,“之前情况那么恶劣,我们都撑过来了,如今比之前好多了,更加没有什么可怕的。”

“不错,攘外必先安内,像屠苏家这样的毒瘤,应该除掉了。”

三日后,龙鳞军突然出动,将屠苏家在京都之中的人手全部控制起来。京都之中百姓一片哗然,屠苏家之前不是还进献家产吗,怎么皇上这般翻脸无情?

还没等屠苏家安排好的人散布流言,有关屠苏家的罪责被一一列举出来,写成告示全城通报。

如今,京都之中满是学子,经过学子们的宣扬,众人恍然大悟,原本屠苏家竟然是大越国安插在大安国的奸细。

不信?你看呐,皇上都找出证据来了,在屠苏家隐世的地方查出了两方的信件,还有,之前屠苏家捐献的那些银两,根本就是他们倒卖了边境的屯粮得来的钱,那根本就是大安国百姓的血汗钱。

不仅如此,随着屠苏家倒台的,还有许多官宦之家,他们的家眷之中,少则一人多则几人都是屠苏家的安插的奸细,为的就是通过内帷来控制朝臣,没看到朝堂上那么多人帮屠苏家求情吗,那都是受到了美女奸细的迷惑。

至此,大部分都相信了屠苏家图谋不轨,还有一些不信的,偏偏说皇上这是飞鸟尽良弓藏,是恩将仇报的行为。可是没过几日,就被直接打脸。

原来,之前的那些证据,都是屠苏清秋提供的。这一下很多人无话可说了,屠苏清秋是屠苏家的女儿啊,她亲自出来指认,还能有假?

如此,之前在大安国掀起轩然大波的屠苏家灰溜溜的落下了帷幕。朝堂之上再次空缺处一大批官位。

在朝堂上站立的那些官员都快要哭了,他们都是对皇上忠心的,家中势力都不大,凭借着踏踏实实的作风才获得如今的官位。

可是,他们愿意为朝廷效力不错,可不愿意过劳死啊!手头上的工作加了再加,一身兼数职成为了很普遍的状况。许多官员忙的脚不沾地,吏部打完卯之后,还要去户部逛一逛,各种各样的问题恨不得将他们逼疯了。

许多官员在这一时期练就了点头就睡的技能,没办法,白天上朝处理完公务,晚上还要帮忙核对各种公文、账册,有时候一忙起来,白天晚上都不停歇,不抓紧点时间补觉早就撑不下去了。

最让人敬佩的是言官之首朱正朱大人,人家已经过了古稀之年,如今却越忙越精神,上朝的时候能喷的他们无地自容,下了朝还能继续盯着他们打转找错处,以前没见你这般尽职啊。

此时,在聚贤阁忙着出恩科试题的官员暗中庆幸,还好,他们躲在宫中,并没有受到多大的牵连。只是,乐极生悲说的就是这群人,还没等他们高兴多长时间,讲过多番讨论,恩科试题敲定了。

订好了题目,工部在忙成狗之后,终于将考场重新修缮结束,各地经过层层选拔的考生也做好了准备。

鸣锣声响,恩科开考。

这一次恩科,规模格外的浩大,前来参加的学子也是格外的努力。头悬梁、锥刺股基本都不算什么了,有少数人为了读书几乎疯掉了。绝大多数学子都是努力了再努力,生怕自己抓不住这次黄金机会。

要知道,皇上近些时日来手段不断,很多经营多年的老官员被连根拔起,数不清的家族被牵连,据说,刑部天牢都关不下那么多人。这么多官员被处置,那就意味着许多官位空缺出来了。

英明神武的皇上虽然借着这个大好机会,将许多官职的职责重新规划区分,也裁撤了不少冗员,但还是有许多官位空着呢,这都是机会啊!而且,皇上还发了话,只要有真才实学,可以破格录用。

亲,官职那么多,你不想坐上去当当吗?

三天的恩科考试,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这一届恩科和百里君熠的功绩牢牢地联系在一起,被后世人称颂不已。因为这一届考生,涌现出了大批的人才,在大安国的朝堂上大放异彩,光青史留名受万民称颂的就有六人,更别说其他贡献巨大的实干派官员。

刚刚出完题的官员们,还没有在家舒舒服服的享受一下,就再次被龙鳞军请回了宫中,集中起来,批阅考卷。

百里君熠也忙的脚不沾地,为了最大程度上督促官员,他从无数考卷中大面积抽查,别说,还真有不少才华横溢的寒门学子被遗漏。他狠狠地处置了批阅试卷的官员,接连免了几个官员的职。

接下来的阅卷果然严谨了无数倍,只是最后送到他面前的优秀考卷却越来越多。很多官员怕了,生怕因为遗漏了哪个而导致皇上大发雷霆,犹豫不决之间,想到了皇上那个破格录用的事情,将觉得不错的统一送了上去,这样一来,百里君熠在南书房忙了七八天,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蜡烛和浓茶,才将所有送上来的卷子看完。

不过,虽然疲倦异常,可看着那些被圈出来的试卷,百里君熠只觉得心中格外的愉悦,这些人都是大安国繁盛的筑基者,只要将他们磨练出来,那么今后他就是最清闲的皇帝。

为了以后能和凝华过上清闲的生活,如今苦逼一些也值得了。

紧接着,金榜公布,京都之中到处都是响亮的鞭炮声。很多考生痛哭流涕,中了,中了!

各大酒楼的老板都忙疯了,忙着让金榜题名的学子老爷们留名题字,这说不准都是以后的金字招牌啊!

百里君熠发挥了效率第一的准则,十日后,进行殿试!这一次的殿试也颇为独特,因为录取的学子很多,其中还有不少是被破格录用的,所以,皇上亲自出题,不问诗词歌赋,只论经义国策,而且,皇上还传话,若是有人表现出色,可直接封官。

学子们的斗志直接被点燃,熊熊之火扑都扑不灭。读了那么多年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能够一朝金榜题名,入庙堂、得官职、实现自我价值吗?如今,机会来了啊!

沈凝华听红菱汇报着最近京都之中学子们的反应,不由得轻笑出声:“也不知道殿试之后,还会不会有人这般称赞皇上英明。”

百里君熠大步走进来,揽住沈凝华的腰抱着她躺倒在床上:“凝华,我听到你说我坏话了……”

宫女早已经识趣的退下去,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沈凝华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他身上,对他这般不守规矩的举动已经免疫了:

“我又没有说错,虽然考中的学子名额多了,但是只怕殿试之后,能够被真正录用为官的并不多。”

“嗯……”百里君熠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沈凝华有些惊讶的抬头,这才发现,百里君熠已经闭着眼睛睡了过去。往日英俊的面容,如今显得有些疲倦,眼底带着浓浓的青黑之色。

沈凝华从旁边拿过毯子,小心的帮他盖上,而后轻轻地帮他将鞋脱下来,这般动作,他竟然都没醒,可见真的是累坏了。

沈凝华起身,想着去厨房给他炖点药膳,等他清醒的时候再喝。可是还未离开床边,百里君熠便伸手将她的手腕抓住:“凝华……”

沈凝华一顿,转头才发现他依旧睡着,并没有醒过来,不由得失笑,看手腕挣脱不开,索性脱了鞋子和外衣陪他一起在床上躺着,不多时也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