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之内,殿试开始。不少官员思忖着等到殿试结束,一定要将写好奏章呈递给皇上,让皇上将宫中的女儿给放出来。

这么长时间,他们也算是看明白了,皇上说是开办选秀,但是却没有在后宫中留下什么人的意思。

如今的秀女中,已经有一半被遣送出宫。大多都是因为之前的官员落马而受到的牵连,如今还在宫中的不多了,而且,都是家室平平的那种,即便是入了宫,也没有受宠的希望。

而且,前段日子,大皇子满了三岁,皇上钦点了大学士为他启蒙,看这架势是从小就要将大皇子当做储君培养了。大皇子百里詠宸是嫡长子,身上有龙凤双胎的祥瑞,皇后又那般受宠,即便是他们的女儿能够被皇上宠幸,留下皇子,也没有什么竞争的机会。

因此,在殿试结束之后,百里君熠便收到了很多臣子的折子,大多都是希望女儿复选能落选自行婚配的。

看到这些官员识趣,百里君熠对待他们也格外的宽容。但凡自动上了折子请求落选自行婚配的,都带着赏赐出宫,而且,如果能够找到如意郎君,他还亲自下旨赐婚。

而那些依旧不死心的,他也没有介意,反正不准备留下哪一个,到时候一起打发了省事。

殿试的卷子,百里君熠亲自看了大部分,钦点了状元、榜眼、探花之后,又点出了破格录用的十人,没用多少时间缓冲,直接将这些人才下放到各个部门开始磨练。

边境那边奏报不断,每日都有新的消息传过来,皇后靳氏果真是重新掌控了军权,不仅如此,她还处死了意图造反的大皇子和二皇子,统一了大越国内政之后,将全部的兵力都调动到了边境。

韩琦和渠易等人率军顽抗,坚决不肯后退一步,双方的死伤不断的加剧。幸好,有华君药行帮忙调动粮草,运送药材,救治伤员,大大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百里君熠看着奏报上的内容,不由得伸手揉了揉眉心。沈凝华将药膳端上来,上前帮他揉脑袋:“头痛?”

百里君熠放松身体,感受着沈凝华微凉的指尖拂过眉心,好受了很多:“边境处,我国和大越国势如水火,情况十分危急,这场仗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这场仗持续的时间不短了,大越国国内也是动荡不断,按道理来说,应该没有什么能力继续了才是。”

百里君熠眉心微微一动:“大越国和我们大安不同,他们并不擅长耕种,而是多以放牧为主,所以骑兵格外的彪悍,可打起仗来持续能力却不行,粮草一类的根本供应不上。”

“嗯,经过这次动荡,大越国应该也是元气大伤才是,之所以还不退兵,应该是有更加深沉的谋算。”

百里君熠微微眯了眯眼睛:“难道说……大越国为的不是取得战争胜利,而是做出一个僵持的态度,好促进两国和谈?”

沈凝华沉思半晌点点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百里君熠微微勾了勾唇角:“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说着,他动笔写了亲笔信,让武平派人加急送往边境。

“也不能太过掉以轻心,万一我们猜错了……”沈凝华想着,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事情关乎两国,那么多士兵在边境搏命,若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出错,导致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那就万死难赎了。

百里君熠握住她的手,将她抱入怀中:“嗯,凝华你放心,我会让人小心试探求证的。”

边境烽烟再起,最着急的便是待在京都之中的大越国使者们。安亲王听着属下争执讨论,最后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暴躁的在大殿内不断的踱步。

“你们讨论、讨论,讨论了这么半天,有什么结果出来了吗?只知道说什么我大越国兵力强悍,兵力强悍怎么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将被大安国侵占的城池夺回来?”

被喷了一脸的使者们不敢做声,他们也无奈啊,如今被关在驿馆之中,连消息都不灵通,说是前来讨论对策,可干讨论能讨论出什么?

安亲王紧皱着眉心,看着他们怯懦不语的模样,也懒得再理会他们,直接挥手让他们下去。

这些官员还心存幻想,等着边境大胜,然后能够在和谈的时候耀武扬威。他却没有那么乐观,尤其是这段时间见识了百里君熠的治国手段之后,他更加觉得心中没底。

一个帝王,登基之初就敢御驾亲征,国内不稳就敢大肆裁撤官员,而且他还成功了。如今一眼看去,大安国朝堂上新面孔不断,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不顺手。

可是他却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发展可能,恩科结束之后,大批寒门学子被启用,这些人没有什么背景牵连,可对皇上是绝对的忠心,缺乏的只是机会,如今出人头地的机会摆在面前,他们会比任何人都努力,只要能通过这段时间的磨砺,那么大安国将在他们的手上腾飞而起。

他已经将大安国的新气象禀报了上去,希望皇后能够及时决断。正发着愁,又不由的想到了宫中的女儿步玲珑,也不知道她如今情况如何了,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让她进宫去住。

此时,玉漱殿中,步玲珑被宫女扶着走动了两步,一阵风吹过来之后,不由得咳嗽了两声。

扶着她的宫女大惊,连忙手忙脚乱的请太医、拿披风。步玲珑恨不得将这些人直接打死,可是她却连走动几步都觉得气喘难受:“你们……你们退下!”

“公主殿下,您如今身体虚弱,正是需要人照顾,奴婢们退下怎么能行呢。”

“让你们退下就退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滚出去!”

宫女们满脸委屈,互相对视两眼之后才慢慢的退了出去。步玲珑跌坐在椅子上,伸手摸上自己的手腕,不由得恨恨的咬了下朱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从上次中了招之后,她的内力就全部消散了,而后身体一日比一日差,如今走动两步都气喘的厉害。可是她用尽了方法,却怎么也找出原因。她练武学医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再过段日子,她是不是就要香消玉殒了?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出宫……一定要出去,才能慢慢的调养。”红菱快步走点坤羽宫,向沈凝华禀报:“娘娘,玉漱殿的玲珑公主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沈凝华挑了挑眉,“她如今情况如何?”

“以前是外柔内刚,如今是真的弱如拂柳了。”

沈凝华不由得笑了笑:“让太医好好的诊治,缺少什么珍贵药材都到我这里来拿,好好的调养。”

“是,娘娘。”红菱欢快的答应,亲自去找太医叮嘱。那个步玲珑分明内力深厚,却伪装成一副弱女子的模样,如今就该让她好好尝一尝身娇体弱是什么滋味!

步玲珑醒过来之后,看着眼前熬好的补药,下意识的开始反胃,这段时间她喝了太多补药,越喝身体越差,一点用都没有。可是一旦拒绝喝药,那些宫女就跪在地上一副要死的模样,她要维护自己纯善的形象,就不能对她们见死不救。

就在她想尽办法都没成功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在宫中称王称霸的大公主百里珞瑶。因为有百里君熠的宠爱,这位公主虽然才三岁,可已经无人敢惹……

三日后,宫女便禀报到沈凝华面前,说珞瑶公主和玲珑公主打起来了。

沈凝华听完之后一愣,小宝和步玲珑打起来了?她一个三岁的孩子能和一个成年女子打起来?

匆匆忙忙的赶到御花园之后,沈凝华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小宝一根小皮鞭耍的虎虎生风,步玲珑摔倒在地上满身狼狈,一旁跪着一圈宫女不断的求情。

“小宝,你在做什么?”

听到自家娘亲的声音,小宝愤愤不平的对着地上的步玲珑哼了一声,转头扑进沈凝华怀中:“娘亲,那个步玲珑欺负我!”

沈凝华扫了一眼小宝,看到她没有受伤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是怎么回事,还不快将玲珑公主扶起来?”

步玲珑在御花园等待了三天,故意说话惹恼了小宝之后便后悔了,小宝的年纪小,力气却不小,那鞭子抽在身上竟然疼得入骨。

她自然不知道,小宝的鞭子是用特殊的药水炮制过的,为的就是帮小宝增加杀伤力,这第一次试用就用在了她身上。

步玲珑捂着脸,眼前阵阵发黑,满腹委屈道:“皇后娘娘,这宫中,玲珑是没有办法待了,请娘娘放玲珑出宫吧。”

沈凝华眼神一动:“玲珑公主身体不好,就这般出去怎么可以,小宝不懂事,本宫会好好的处罚她。”

“娘亲,这件事情不怪小宝,是她到我的面前,说娘亲的坏话,说你是坏女人,不久之后就会失宠,她会成为小宝的后娘,然后就会虐待小宝、哥哥和弟弟,所以我才打她的。”

步玲珑没想到三岁的孩子思路竟然这般清晰,连忙辩解道:“我没有,珞瑶公主你在血口喷人。”

“小宝是好孩子,从来不会对娘亲说谎话!”小宝怒视着她,气的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