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鹿城

铭给出的会合地点是离桃谷向西较远的一座城市鹿城T3驭飞剑也要两天一夜才能飞得到。想一想也是当然,那里必竟是与天林门对持的门派的大本营,自然不可能选在天林门的眼皮底下。

冥水楼的初次飞行夕言心中还是挺紧张的,一丝不芶地按照脑子里记忆的步骤操作着。其实如果他能解封整座迁云宫的话,会有宫中别的造物来帮他完成这些繁琐的工作,可惜夕言的修为不够,目前便只能亲力亲为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灵石还是充足的,无论是迁云宫正宫还是它周围的五行护楼都备有一间专门储存灵石的密室,以供它们独立飞行时取用方便。否则,夕言这个全身上下都找不出两块灵石的穷人,如此庞然大物的消耗根本就是供不起来。

冥水楼的灵石室他去看过,放着好几箱低阶灵石,粗略计有五、六百块,在短期内是不用担心灵石不足的问题了。不过这也给夕言提了个醒,为迁云宫日后庞大的消耗,他势必得把获取灵石列为今后的重要目标之一。当然,不是现在的目标,现在他们最重要的就是在天林门发现他们这群眼皮下的敌人之前,赶到鹿城去。

冥水楼拔地而起的时候,席琴大惊小怪了好一阵,安通文则是长吁短叹着,念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归此地。那么夕言和乌雅这两个真正拿主意的在干什么呢?此刻两人正在三楼廊檐下凭栏而立,眺望远去的山景。

夕言不知在看什么看得出神,乌雅忽然问:

“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什么打算?”

夕言疑惑着,

“不是这就准备去鹿城了吗,还要什么打算?”

“我是问离开这里以后。”

夕言挥手笑道:

“眼前地事情都还没办好呢。哪能想得到那么多。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山门可回。孤身一人哪里去不得?随缘好了。我是准备好好体验一番世间百态。然后找个地方闭关修元婴地。大家不都这么做吗。”

“随缘啊……”

乌雅眼神一动。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夕言没注意他地神色。专心欣赏起脚下地山川河流来。不用驾驭飞剑便可完全放松了心神去看美景。这倒是头一次地新体验。

乌雅静默片刻。又道:

“这次去鹿城。你想好了吗?”

“你是指哪一方面?”

夕言终于回身看他,依在雕花玉栏上漫声反问。乌雅用同一姿势与他靠在一起,轻声笑道:

“别跟我说你没有一点想法。无论怎么看,你都不是那种为了和自己没多少关系的人拼命的性格。除了某些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心软与比较过剩的同情心之外,你实在应该算做一个聪明人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大道理跟本不会往你的心里去。你又不是明皇星的人,要说会为了他们拼死出力我是根本不信的,‘明皇星的人自己内哄与我们何干?’别说你没有这种想法。所以你不认为我们应该先沟通一下吗?再怎么说现在我们也是同伴了,更别说你还要保下下面的两个,应该少不了要我帮忙的时候。”

“既然是同伴,那他们可就不止是我的责任。还有,我也没有漠视他们打生打死无所谓的想法。”

虽然眼前的男人和当年的司空如出一辙,可夕言到现在依然不太习惯他们的某些看法——哪怕他明白那是才正确的生存之道,而他自己也常常做出同样的决定——却依然是从心底里不太喜欢的。

乌雅仍是挑着嘴角等待他的答案,夕言摇摇头,无奈道:

“你都看得这么透了,难道还猜不出我的想法?此去鹿城无非两件事罢了:如果容铭他们势大,就帮着他们打压一下天林门,最好能把黑矿的事情做个彻底了结以免后患。再有就是打听这个星球的大挪移阵位置,尽早离开这个是非圈。”

其实夕言很想再加一句:这些都是在你大少爷不会对天林门心怀怨愤执意报仇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正如乌雅把他看了个透底一样,夕言对乌雅也算有了不少了解,这个人的自尊心之高,报复心之强,恐怕不会原意放过对天林门落井下石的机会,除非天林门在这场争斗中占据明显的优势,就那样怕是他都会想方设法咬下人家两块肉来。

当然了,这种话肯定是不能当着乌雅的面说得太明白的,哪怕那是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且有些自得的性格。

乌雅从夕言瞄过来的眼神中充分理解了他没说出口的那些话,混不在意地俯视下方大地,指着远方一个小点说:

“我们快到了。”

明皇星多山,平地很少,所以大多数城市都依山而建。而这鹿城却不太一样,找到了两山之间一块极为难得的平坦洼地筑城,东西连接两道山脉,南北又牵起两条大道,于是成为明皇星一座重要的贸易城市和交通要道,极为繁华。

夕言一行到达此地时正是夕阳西下,在高高的云层之上被阳光明晃晃地照着还丝毫不觉得,直到下了地才发现城中灯火初上。

为了避免太过引人注目,一行人从冥水楼上驾了飞剑下来,落到鹿城门口。

夕言对再一次搭了他便车的席琴道:

“我看还是想办法给你弄一把飞剑吧,日后也方便些。必竟从现在开始我们大概会长时间呆在天上。”

席琴可说身无长物,除了他的那把本命琴就再没别的法宝。闻听夕言此话,点点头:

“行,要是遇上了就买一把。”

“何必去买,不是要和天林门的人开打了吗,到时候捡一把不就好了。反正你也只是要用它飞一下,又不是炼本命飞剑,没那么多讲究。”

乌雅的话让席琴当场黑了半边脸,夕言立刻接下去:

“那席琴的飞剑就交给你了,最好是能捡把木属性的,反正‘顺便’嘛。”

说完,夕言拉上安通文,

“安老,能不能说说这鹿城的情况?你应该有点了解吧。”

安通文好笑地看一眼乌雅,跟夕言边走边说起来。乌雅“啧”了一声,随后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