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中计谋,桐溪救友(二)

夕言听到金家少爷那番话,又见到林青的衣物,心急火燎地进了桐溪谷,直到天色全黑也没见人出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一心以为落入险地等人救助的林青现在却悠悠闲闲地晃到了自家门口。

“青少爷回来了。”

二贵看到林青进了门,抬头招呼着,眼尖地看到林青早上出门时那身青竹纹的罩衫换成了月白色的素绸,奇道:

“少爷你的衣服怎么换了?”

“哦,出门的时候在街上被人撞倒了,衣服沾了脏水,连头巾都给扯坏了。还好那人讲理,给赔了身全新的。怎么样,人家都说我穿这件看起来很有读书人的气质呢。”

“是不错,少爷挺合穿这颜色。快进屋吧,刚才夫人还问起你呢。”

“好。对了,小言呢?怎么没看见他?”

“不知道,中午有人给他递了封信,就急匆匆出门了,一直没见回来。”

“是吗,不会是有哪个小姑娘约他一游吧?”

林青嘿嘿笑着,进了后堂。

“爹,娘,我回来了!”

林青兴冲冲进了门。看到林家夫妇齐齐坐在屋里。林夫人脸色有点白。见他进来强自一笑:

“青儿回来了。饿了吧。我去准备饭菜。”

林青眼尖地发现母亲神色有些不对。忙问:

“娘。出什么事了?”

林夫人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林素招手让儿子坐到身边。沉思片刻。问:

“青儿。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生。你想要做些什么?”

林青满头雾水,今天怎么爹娘都怪怪的?林素没等他回答,接着说:

“爹想过了,你是个男子,此生应当有所作为,年少便应立下志向。现在你也长大了,该是离家见些世面的时候。明天你就走吧,到万海去,爹在那里有个故交,你先去那里看看。”

“爹,你在说什么啊?”

林青越听越不明白,但是聪明的他已隐隐感到家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重——出事了!

“爹,究竟出了什么事,您直说吧。不然,儿子是不会走的。”

林素闭上眼,靠上椅背重重叹息着,林青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会让父亲露出这种神色,那该是怎样不得了的大事?终于,林青看到父亲张开眼,神色坚决地看向他:

“明天你必须走。至于为什么,现在不能跟你说。等你到了万海,自然会有人告诉你原因。我今晚修书一封,你带去万海找一个叫铁山的人。他是为父多年至交,你安心呆在他那里就好。”

“那你们……”

“不用多说。我让二贵陪你一起去。现在回你房,收拾好你的东西。别的我会给你准备好。”

林素说完再不让林青开口,瞪着眼让他立刻回房。林青从未见过父亲如此严厉神情,不敢多说,低着头回房。走到院子里还是不死心,拐到厨房找他娘,谁知这回林夫人也是咬定了不松口,给他拿上一份饭菜催他回房。

第二天早上,林素天还没亮就被父母押上了租来的马车,和二贵两人踏上前往万海城的道路。而这个时候,夕言还在桐溪谷里转悠呢。两人渐行渐远,哪里想得到再见时,早已物是人非。

夕言在谷中过了一夜。

桐溪谷夜晚不见星月,漆黑一团,根本无法找人。夕言找到一处凹陷的山壁,稍稍休息一下。天上刚刚露下一道天光时,他就醒了过来。

刚一睁眼,夕言习惯性地先做了一回吐纳,体内依然空空如也。他能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一丝丝向他靠过来,可是却在体外盘旋,没有半点灵气能被导入筋脉之中。自从丹田里的金丹爆开之后,夕言就无法吸取灵气了。明明完好的筋脉和丹田像是一夜间成了无用的摆设。

夕言苦笑一下,放弃了这种无用的尝试,现在还是先找到林青最为要紧。

桐溪谷里哪怕是多了一线天光,也不过能让人稍微认得清路罢了。还好夕言眼神比常人清明许多,借着一点点亮也能在谷中找到路。

走过一个又一个分岔口,夕言的心情越发沉重。时间过到中午的时候,夕言确认自己进入了桐溪谷迷宫中。

谷中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夕言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可是谷中没有可食用之物,又这么昏暗,他担心林青要是急起来失了理智,会让自己陷入危境。

夕言又急又气,在桐溪谷里又转悠了一整天,一无所获。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色,夕言陷入沉思。

第三天,天一亮夕言便出发了。不过并不是再深入谷中,而是掉回头顺着原路返回。曾经修行过让灵力洗涤之后的夕言不但眼神更好,记忆力也是远超常人的。对于一般人来说一但进入就会晕头转向的所谓迷宫在夕言看来只是稍复杂一些的谷道罢了。长了一些,但顺原路走回去还是没问题的。这一次因为不用再仔细寻找可能会出现的藏人地点,夕言的速度快了很多,天快黑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桐溪谷口。

夕言贴近崖壁悄悄潜出去,找到一条小道上了崖顶。这是当天金家宝出现的地方,夕言觉得也许这里可以找到一点线索。

一脚踏上崖顶,夕言马上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他闪到一块石后躲藏起来,听到有个年轻男人在说:

“喂,都三天了,我们还要一直守下去?”

“少爷不是说守到那小子出来吗?”

“那要是他一直不出来我们就一直呆在这里?你愿意我可不愿意。现在那小子还没出来,应该是出不来了吧。这三天吃干粮我吃得嘴里都快淡出鸟儿来了。我看我们明天就回去吧,少爷也不会说什么的。”

“也是,那就听你的,明天一早就走。”

“说定了。哈,我现在特别想我那张床,可比这硬石地舒服多了啊。”

那个男人正在做着美梦,突然听到有人接他的话:

“我也觉得家里的床很舒服。干脆我们一起回去好了。不过在这之前,还要请你们先把事情说清楚。”

两个家丁模样的男人吓了一跳,猛地抬头一看,那名被他们骗入桐溪谷中的清俊少年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望过来。

————————

扭扭,小歌想要推荐票票说,哪位亲有的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