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破凶案,李岩耍诡计(一)

李岩听了夕言的话后找上金家时,金府少爷已经不在家里。出来见他的是久已不见外客的金老夫人,倒让李岩有些受宠若惊。

“老夫人安康。”

李岩一抱拳,朗声道:

“今日得老夫人一见,李某面上大有光彩啊。”

金老夫人慈眉善目地笑了笑,手一抬:

“李大人说笑了,我一个糟老婆子,有什么好见的。大人请坐。”

待李岩在右边首位坐下,马上就有一美貌丫鬟送上极好清茶。李岩的目光在年轻的漂亮脸蛋上转了几转,向老夫人提出此行主要目的:

“不知金公子可在家?”

“宝儿前些时候遇上一位学问高深的先生,昨日出门拜会去了,近日不会归家。不知李大人找宝儿何事?”

“原来公子出门了啊。”

李岩了然一笑,

“今日来也不为别地。只是想问问公子可认识城东林家地夕言?”

老夫人微微颦眉。对立在一旁地管家说:

“去把二春叫来。”

不一时。一个小厮低头进了厅。远远地还在门口便跪了下去:

“给老夫人请安。”

“李大人。此人是宝儿地长随之一。还有另一个跟着宝儿出门伺候去了。如果要问宝儿平素与何人来往。找他最是合适。李大人自请问话。”

李岩的目光在老夫人面上一扫,老妇人面色沉稳不露丝毫情绪。李岩暗道,这位老夫人独掌金家大权数十年,果然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啊,好在今天来并不是为了和她斗力,否则可不太好办。

李岩看向二春时,心中的念头已转了几转。接下来的话,对于他来说其实已不太要紧,他几乎能猜得到自己会问出些什么,不过必要的形式还是要有的。

“二春,你家少爷认识城东林家的夕言吗?”

二春偏头想了想,说:

“啊,少爷和他见过一面,就在街上,他还打了我们少爷几下呢。那时候他和林家的少爷在一起,林少爷就唤他‘小言’,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的名字。”

“只是见过一面?后来再没有见过了吗?”

“没有了。”

二春把头摇得飞快。

“可是那夕言说你们后来见过,还是金少爷引他进入桐溪谷的。”

“这不可能!”

二春瞪大了眼,叫道:

“这几天我家少爷都呆在府里哪里都没去过啊。而且桐溪谷那地方,谁都知道凶险得很。我家少爷多么金贵,才不会出那险地呢。就算少爷想去,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得拦着不是?”

“如此说来,你们的确是没有再见过夕言,也没有引他进入桐溪谷?”

“决对没有。”

李岩点点头,起身对金老夫人道:

“老夫人,我问完了。如此,李某就先告辞了。”

“李大人不多坐一会儿?中午让老身作东,请大人吃一顿薄酒如何?”

“不敢劳烦夫人。衙门里近日忙得很,李某还有公务在身啊。等日后闲下来,必再来叨扰夫人。”

“大人此言老身可记在心上了,下次大人再不能推辞啊。”

金老夫人笑得畅快,亲自把李岩送出金家大门。

回程路上,万捷问李岩:

“大人,找不到金家少爷,我们如何能知道那姓夕的少年说的真假?”

“此事并无什么要紧。我今日来也不过例行公事罢了。等回去之后,看看其他人查得如何再做定论。”

“是。”

万捷低头不语。李岩对他心里的想法一清二楚,道:

“烦恼什么?”

“属下只是在想,府守大人限我们数日破案,可现在看来此案几乎没什么头绪,怎么能破得了?”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你啊,还是太嫩了。放心吧,限期一到,本捕头必能交出凶手给府守大人。”

“大人知道谁是凶手?”

万捷眼前一亮,李岩笑而不答。

其后两日,邠州的捕快们到处查找林家其余人等,一无所获。杀人凶手也如沉在水底的沙,没有半点露头的迹象。

万捷等人看着自家顶头上司无一丝急色,对于头领大有信心的他们全都认为定是李岩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孰不知李岩心里打的却是另一番主意。

夕言一连在小院里住了几日没有出门,正觉得气闷,好不容易看到李岩来了,急忙迎上去,问道:

“李大人,案子查得如何?可有抓到凶手了?”

李岩一脸为难,叹道:

“案子倒是有了些进展,可是这凶手嘛……唉!”

“凶手抓不到吗?”

“其实这凶手倒也不是特别厉害的高手,我手下这么多捕快,只要他露头定能手到擒来。可恨的是这凶手太狡猾,硬是躲起来让我们找他不到,又从何抓起?”

“居然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要杀林家夫妇呢?”

夕言追问,李岩不紧不慢召夕言一起在院中坐下,说:

“这事情说起来也不很复杂。你知道林家早年是干什么的吗?”

夕言自然只有摇头,李岩接着说:

“他们早年起家的时候,干过些不太光彩的买卖。不然,你以为光靠那个铺子,林家会如此殷实?那个时候他们得罪的人不少,这个凶手便是其中之一。这次蓄势报复,也是计划了许久的。林家少爷我们也得到消息,当日他有急事出门去了,才碰巧躲过一劫。近几天倒是不会回来。不过我还是担心啊!”

“大人担心什么?”

“凶手非常狠毒,他的目的应该是杀光林家所有人。如果让他知道林家少爷的去向和归家时日,他必会再对他下手的。不过也没关系,到时候他一动手,就会露出行藏,我们便可趁机抓他。只是这抓人嘛,多少会有些意外,林家少爷到时候怕是有危险啊。说不得,还真要难为他了。”

“不行!”

夕言急道:

“不能让阿青再有危险。林家只有他一人了,怎么可以再出事?”

“可是不如此,那凶手也不会出来啊,除非……”

夕言站起身,抱拳躬身道:

“请大人指点,务必保阿青平安。”

“难得你如此为友人着想。其实办法倒还真有一个,但是要看你会不会配合。因为必需要有人引凶手出来,不是林青,那就只能是你了。”

“大人请说。”

夕言神情坚决,李岩眼中精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