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扬名(五)

看书,离尘带了二百弟子前来自然有其用意。霎时间就从其中分出一百八十九人,分三个方向将冥水楼团团围住。每方六十三人,又再次三分,形成三个小三角,各自站定。

这一番布阵十分迅速快捷,显然平日训练有素。以至于远处观望的其他修士们都纷纷赞叹。

“师父,他们这是在布阵吗?布的什么阵?”

一名少年爷头询问身边老者,那老者摸摸他的头,耐心讲解:

“他们布下的是琼英派有名的大三才阵。”

“什么是大三才阵?”

少年好奇心重,非得追跟究底。好在老者也十分博学多识,总能答上一二。

“琼英创派祖师当年留下了一套三才阵法器,三名元婴期以上修士可以凭它布下三才阵以制敌,很厉害的,在望尘星非常有名。而这大三才阵则是历代琼英弟子根据三才阵法器研究出的由多名修士组合成阵,不需法器也能发动阵法,并且人数越多,威力越强。比之由元婴修士布下的三才阵并不弱分毫,而且更加灵活多变。只可惜,要布此阵法,成阵的修士需要满足特别的条件,还要经过长久练习,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因此,今日之阵还是欠了些火候啊。”

“欠了什么?”

不单少年好奇,连不远处的.其他修士们也竖起耳朵听着。老者环视一眼,微笑起来,

“三才阵,以三三之数为最佳。如果.琼英派今日能凑齐二百四十三人成阵,场面必然蔚为壮观,其威力可撼天动地。可是你看,如今只有一百八十九名弟子,虽然也不可小觑,但相比之下那就大大不如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门道啊!”

少年听得摇头晃脑,敢情是把.这些辛秘当故事听呢。老者失笑摇头,他这个徒弟啊,真是改不了的性子。

“快看,冥水楼主出来了!”

人群中有人眼尖,当先叫出了声,引得众人目光随.之聚集。果然,冥水楼二层的厅门打开了,走出两名男子。

距离太远,看不清五官,却也能分辨出是极年轻的.修士。于是又是一阵哗然。

“这就是传说中的冥水楼主啊,两个都是吗?好年.轻,他们怎么修练的?”

“不是两个,黑发.个子较小的那一个是冥水楼主,墨红长发个子高大的那个是他的朋友。他们都是元婴期。的确,如此年轻的元婴期很少见。”

老者的话音刚落,一旁有人哼了一声:

“我看,他们怕是修习了什么驻容养颜的功法吧,反正这样的功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两个男人,如此在意外表,大道之途怕是走不了多远。”

老者的少年徒弟抽抽鼻子,呀呀叫道:

“好酸好酸,谁喝了醋来的吗?怎么这么大的醋味儿啊!”

小小的少年挤眉弄眼,虽然不是扯着嗓门儿吼,可在场的哪个不是耳聪目明?都听得清清楚楚。看他一脸精灵古怪的捣蛋样子,几个心性相近的还附和了几声,生生把刚才出言那名修士弄成了大红脸,恶狠狠一眼瞪过来。

少年的师父有些头疼地拍拍这个小徒弟的头,这孩子,从小就十足地调皮,尽给他添乱。不过,却是难得的真性情,倒也让他喜欢得很。而且,他徐阳老人的徒弟,是别人可以随便瞪的吗?老者回望一眼,神色中带着淡淡的警告之色。不见怎么凌厉,可那修士就是觉得背心一冷,再不敢放肆。

少年知机得很,看到师父帮他警告了对方,趁机吐着舌头做个鬼脸,引来周围好几人的笑声。

“小双!”

“是,师父。”

徐阳面对笑嘻嘻攀着他的小少年,无奈一笑:

“好了,你不是心心念念想要见冥水楼主吗?还不快看,他们要动手了。”

再没有比这话更能吸引少年小双的,立刻扭头望过去,只见冥水楼旁已是剑拔弩张。

夕言和乌雅镡手拉手推门而出,外头的大场面让他眼前一亮。

“呵,他们这算是倾巢而出了吗?”

乌雅镡放出神识扫视一周,摇头:

“只来了两百多,肯定不是。不过来的都该是精英吧,我看大部分是结丹后期,至少也是结丹中期。听说琼英在望尘也不过一个中等门派,这些该是他们所有的高阶门人了。”

“你倒是清楚。”

夕言一笑,乌雅镡点头:

“那当然,我手下那几个还是有点用处的,不然我要他们来干嘛?”

“就是上次你召来的那个?他们的确本事不小,至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我们就不能不让人佩服。那几个在进微星带之前就跟着我们了吧。”

夕言斜过去一眼,就看乌雅镡一阵傻笑,那表情实在惨不忍睹。摇摇头,拍拍他的脸:

“还不快收起来,我又没说怪你。要让你那些属下看到,不定以为我怎么欺负他们家英俊神武的主子呢。”

乌雅镡一挑眉:

“他们敢!”

两手一环把夕言拦腰手抱住,就差没扑到身上蹭几下。

看看那两个大敌当前还你侬我侬的人,流焰不知是该感叹他们艺高人胆大还是说他们没神经?不过又吸收掉了一丝天火?这才几天哪!流焰心里极不平衡,对着乌雅镡的后背瞪了又瞪,双修……人类修士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好处,真不公平!

不但流焰心里不爽,离尘也这么觉得——没有谁会在被人晾了半天后还心情愉快的,对方这分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离尘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们一声。当下飞到冥水楼正门前,停在禁制之外。

夕言见他近前来,双拳一握:

“离尘掌门?”

“冥水楼主。”

“离尘掌门修行日久,比在下年长许多,叫我夕言便好。只是不知掌门今日兴师动众来我这小小冥水楼有何要事?”

“夕言小友年纪轻轻便已有这番成就,着实让人感叹。今日此来,小友莫非心中无数?”

夕言眼神一溜,离境没在远处的几名元婴修士队列之中,看来是伤得不清啊。离尘来这里的目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不过就是来找场子和找宝贝而己嘛。就是不知他的心究竟有多大?

“前几日贵派离境道友见到我手中一物想要强夺被我二人击伤,掌门今日来想必是为令师弟报仇的?”

离尘脸上一阵抽搐,硬声道:

“前些日子离境师弟误以为小弟手中有我派遗失的一件重宝,这才出手。此事是他没有查明贸然出手,的确有所不当。今日在此向小弟道歉。不过当日师弟也在此处遗落了我派三才阵法器,不知小弟是否愿意归还?”

乌雅镡哧笑,

“好嘛,一句搞错了就想息事宁人?还理所当然来要你们的法器?就我说,这法器是我们的战利品,能者得之。即然当日是我们抢来的,今日你有本事,抢回去也无妨。”

“这么说是非动手不可了?”

“不说别的,今天只要你能把我这冥水楼的禁制打破,我就把三才阵法器还你们。否则,别说我们不给面子。”

离尘一甩袖抽身就走,得到示意的琼英弟子们开始发动阵法。!~!WA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