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十章 扬名(八)

夕言双手各扣住一只玉盘,两团颜色迥异的气流在玉盘之间来回旋转,时而散出发丝般的一缕消失在空气中。

夕言额头微微见汗,嘴角倒是越翘越高了。忽然他轻喝一声:

“去!”

就看漫天绿影如织,草人们腾身而起,扑向头顶高空的巨峰。

对于那个庞然大物来说,这些草人实在太过渺小。但是,再渺小的东西也架不住数量多啊!只看到密密麻麻的绿草人奋勇往前,扑到峰刃上就死扒着不放。很快,尖利的峰刃上布满一层青绿。

“他……在干什么?”

这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用草人对抗巨峰,如果不是头脑不清明,那就是内有玄机。冥水楼主几日就闯下诺大的声名,当然不会是那头脑不清明的人,不过这玄机又在哪里呢?无人能看得懂,只有徐阳老人略微动了眉头,凝神细想一二,而后神秘一笑,却是闭口不言。小徒弟小双觉到些什么,抬头瞧他家师父一眼,那神色,也明白了这回是从老人嘴里挖不出什么的,知趣地不多问,只瞪大了两眼自己看去,誓要瞧个清楚。

他这样的目不转睛,终于发.现些端倪——草人们的确很是脆弱,撞上山石的时候也就是它们粉身碎骨的时候。可是,这并不表示就止完结了,因为它们全是由草构成的,不是真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散了还可以拼啊!这不,有的还散在半空上呢,就和旁边的草叶子纠结在一块儿,又成了个新的,转身继续扑回去。不光如此,夕言的玉符阵里还在不断地长出新草、生出新的草人。于是,只看到巨峰下部的青绿色越来越厚重,包覆的地方也越来越多,逐步往上蔓延。

蔓延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之间.就超过了三分之一。

离华忍不住了,他看不明白对.言的目的,心中没一刻安稳。而眼下离巨峰的完全聚合也不过差了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离华心一横,挥手间发出进攻的指令。

琼华弟子们早就等着这一刻,巨大的山峰一点点.下压,引来狂风大作轰鸣不断。

夕言紧盯着上头的动静,哪能不知道对方动手了?.长笑一声:

“哈,现在知道有问题了?不觉晚了点!”

两手一合:

“长!”

惊变,就在一瞬间完成。

先是巨峰下压,众人还在等着看一场龙争虎斗,.顺便见识一下冥水楼主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结果那东西刚有点动静,还没降到一半呢,从下面的峰刃那里掉下一块块石头。

从落下沙石,到.整块整块的石头往下掉,其过程快得让人完全反应不过来。

如果说巨大山峰的压力是无法抵挡的,那么被分割成小块的石头之后威力就大大不如了,甚至还没落到玉符阵的彩芒上,就被半空中的草人一拥而上化成了细沙飞散出去。真正砸上来的没几块,完全无法撼动玉符阵的防御。

直到此时,如果还有人看不明白夕言出的是什么招,那就不用修什么仙了,真接回家等着入轮回吧。小双目瞪口呆半晌,抓着他师父的袖子一个劲追问:

“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做到的?”

徐阳老从呵呵乐了,摸着自己胡子笑道:

“果然是天纵奇才,无怪闯下这么大名号还有胆气独占群修。此一战,怕是要被人传上许久。”

“师父!”

小双鼓起双颊,眼瞪得溜圆。徐阳老人指点他:

“看看那些草人,它们为什么要扑到石头上去,它们做了什么把那么巨大的山体分解了?要从细处着眼。”

小双运起天灵眼(一种瞳术)细看,发现每一只草人似乎都在往山体石缝之间放入东西。那东西实在太小,真的是看不清了。就这样,还让他好一阵头晕目眩。

“师父,我就看到它们放东西了。”

徐阳老人盯一眼这个小徒弟,那现有时候他怎么就那么呆呢?

“就光看往里放,就没看到从里头出来的?”

“还有从里头出来的?”

小双大清,再看一次,果然发现有些草人并不是从下往上扑上去的,而是从石缝里长出的新草当场纠合起来的!这些草长得神速无比,眨个眼都能冒出一大片新的来,无怪乎他刚才看漏了去。

小双张大了嘴惊叹,

“我知道了,它们放进去的是草籽!”

“嗯,还不算笨得太厉害。”

徐阳老人点点头,

“用草籽发芽时的自然之力在石上凿出裂痕,再用草根分离它们,这本是世间常见的景致,却少有人能想到将它运用至此。却不知,这正是天生天成的相克之理啊。冥水楼主的人之境虽不是真的能造人成像,可他却巧妙地将人、地两才合而为一,利用自然之力巧破琼英的阵法,厉害!过了今日,想与之结交的……”

徐阳老人发一眼附近围观众人,

“大概,离尘小子这一回也要头痛了吧,呵,与这样的人物交恶,实非明智之举。也不知是他手下哪个呆子做下的傻事。”

“我知道是谁!”

小双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一块糖糕tiantian,随口接了一句。嗯,他可没说假话哦,想他小双如此聪明伶俐人缘儿也好,知道的小道消息可不少。

“是他们那个叫离境的长老哦。他看上人家的宝贝动了心思,约了阴森森和大块头去抢,结果反被人家两人联手给教训了。”

“小双,又乱给前辈起外号?”

徐阳老人瞪小少年一眼,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外号起得还真是形象十分。

“听说,他们还是带着琼华的镇派之宝去的哦。”

“三才阵器?”

徐阳理理胡子,

“那就难怪离尘要如此大动干戈了。我还道为何冥水楼主对三才也如此精通,莫不是从那阵器上得了什么启发?那……可不是当真给了离尘一巴掌?”

徐阳最后两句喃喃只入了自己耳中,越想越觉得准是这样没错,不由摇头:

“这疙瘩,难解啰……小双,走吧。”

“嗯?去……哪儿?”

小双正大口咬了糖糕,听他师父一句,结果哽在了喉头,努力捶捶胸口咽下去,紧赶着追上师父的脚步,一边又在心里的盘算:师父和琼英掌门离尘好像有过几面之交,这回莫不是要去帮上一把?不过离尘那里好像还请了不少人,就算三才大阵败了,也算不上独木难支,师父什么时候喜欢凑这种热闹了?而且听他口气,不是对冥水楼主挺有好感的么?师父这是打算……!~!WA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