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故交(四)

看书,

想想山城里的护卫也不会是吃素的,保险起见他们一气儿奔出数千里,途中还多次折转,利用地形来摆拖有心人的搜查。

终于,司空靳脚下一顿,身体在半空中硬生生停下。

“到了。前面是一条巨大的谷沟,里面岔路极多,是个天然的迷宫,隐隐带着阵势的味道。我们只要从这里穿过去,几乎就没人能查到我们的去向。不过你的朋友动作要快点才行,我们要赶在有人追上来之前进入。”

听司空靳的话,对此似乎特别熟悉。夕言也看到那一条沟壑纵横的山谷,果然地形复杂难明。不由微微一笑,

“放心吧,有徐前辈在,他们很快就能跟上来。等一下我们进去之后我可以动点小手脚,包管没人能在这里面追上我们。”

他的自信让司空靳微微侧目,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司空靳对夕言的话选择了无条件相信——哪怕分别多年,司空靳对两人之间的感情依然信心十足,他所看重的人,不会因为这些年而改变了心性,他对自己的眼光非常自信。

两人之间无声的交流透lo.出一种默契,看得跟在夕言身后的乌雅镡挑起眉稍,嘴角抿紧,落到司空靳身上的目光着实不善。

司空靳是什么人?那可是大半辈.子在腥风血雨中闯过来的杀神!对于敌视的气息份外敏感。眼角不经意地扫过一眼,便发现了那个对自己充满莫名敌意的人。乌雅镡也半点都不介意让司空靳发现,或者说他本就存了一分故意,此时回给司空靳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眼神。司空靳冷冷一笑,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为什么会对自己不满,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他面对过的敌人还少了吗?多这一个也不多。而且看这男人的样子实力不弱,真打起来应该也挺过瘾的。而且他敌视自己的原因……司空靳瞧瞧对身后暗潮汹涌犹自毫无所觉的夕言,其实也不是真的无迹可寻。至少肯定是跟这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有关系。

等待徐阳几人的时间司空靳.将花妖殷染放到了地上。走得匆忙,殷染身上的细链并没有解开,他是被司空靳一路抗到这里来的。眼下有点空闲,夕言尝试着把这细链解了。

细链的确是一件法宝,设计很是精巧,被缚住的人.灵力会被强制禁锢,使出不半点力气,自然就无法打开锁扣,倒是跟夕言的百幻其中一种功用很有些相似。而且材质也十分出色,大部分飞剑对其都没什么用,除非不顾被捆之人的性命,否则根本不可能使强硬手段砍开,算是颇有些棘手。

夕言研究半天,眉头深锁。司空靳对这些可一点儿.都不懂,如果是拿剑杀人他是专家,眼下么,只能干看着,帮不上忙,于是很心安理得地坐到一边儿歇息去了。乌雅镡凑到夕言近前安慰:

“要实在不行就先放着吧,反正抗了他走也没什.么关系,等真正安顿下来再想办法。”

他倒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夕言在阵法制器方面早已超过他这个半调子,没说要帮忙。只是心疼夕言为个不太相干的大皱眉头,顺便也想在假想敌面前表现出自己的优势。哪知道夕言还真跟这东西杠上了,抬头冲他笑了笑,又埋头解锁去了。乌雅镡无奈,也只好在一边儿陪坐着。

场面一时静寂。除了夕言沉浸在解锁的乐趣之中,其他人都各自思考着心事,连那被捆着的花妖殷染也魂游天外,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司空靳和乌雅镡几乎同时动了动眼皮,吐出一句:

“来了。”

语罢,两人对视一眼,空气中似乎有火花一闪而过。

夕言恰时抬起头来望向天边,轻笑道:

“果然来了。”

来人正是徐阳一行,领着小双、席琴和安通文。见几名同伴都安然,夕言放下心来。站起身,夕言迎了上去。

“徐前辈,你们一路可曾遇到麻烦?”

徐阳摆摆手,笑道:

“没有没有,路上顺利得很。对方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不过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快些上路较好。”

“是,晚辈也这么想。乌雅,司空,我们这就走吧?”

这能有什么问题?司空靳当场抗起殷染就走。徐阳有些意外,

“怎么,这东西解不了?”

“嗯,是有些麻烦。不过言应该已经找到办法了。”

乌雅镡把夕言推了出来,夕言也不谦虚,点头说:

“大概摸清楚了。只是解开它需要花点时间,此处不好久留,我们先安顿下来再说吧。”

进入谷地,更能发现此处的庞大。数条小道在林立的巨石中穿梭,而后又再次分散,布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网”,把整个谷地都囊括进去。如果不是有人带领,夕言相信自己在这里走不上一个时辰就要迷路!不愧为天然大迷宫,正好方便了一行人销声匿迹。再加上夕言在谷口所有岔道上都布下的青灰色石块一般的玉石,有了这个精巧微型迷阵的掩护,就更不用怕有人从后面追来。

谷地中不便飞行,几人都只能凭借两条脚赶路。更因为带路的某人总是在大堆石头间绕来绕去,耽搁了很久。等他们终于穿出来时,已是华灯初上之时。

复又行了很长一离距离,眼中出现一座破旧的小草屋。夕言直觉这屋子有些古怪,并不似表面上看来那样简单。走得近了,夕言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因为就他肉眼所见,这屋子周围至少布置了三层禁制,保护屋中人不受伤害。

没错,这里是个人都能察觉屋中有人。就不知他们一群人都杀到门口了,屋中的主人为何还不开门迎客。

司空靳对这里十分熟悉,一马当先闯进去,另外几人就跟在他屁股后头有样学样,还真给他们闯了进去。

草屋一共三间,司空靳开了门无人空房,把背了一路的大“包袱”丢进去……动作粗鲁,丝毫不在乎殷染是否能承爱得住这一摔。

“实话说了吧,你想见的人就在旁边的屋里。不过我们不能让你这个样子去见他,还是等夕言把你的锁链解下再说吧。而且你答应我的报酬也要先对显才好。”

殷染眼前一亮,明知道看不到还是激动地转过头去,盯着两房之间的墙一眨不眨。!~!A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