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夕言在金阳潭中要学的东西可实在不少,清月死后留给他一条储物腰带,里面放了不少玉简,再加上他得自地下洞府的玉简,整理出来发现有一部清月自己的修行功法《凝石功》,土属性功法,对夕言没什么用处。还有还有一些玉简分别讲述了修行界常见的阵法、灵药、法宝、炼器等方面知识,虽然都是一些基础的理论,也经不住数量巨大,要消化它们可得费些工夫才成。另外还有一只记有三个术法手诀的玉简,分别是“化云诀”、“寒霜千针诀”和“水镜阵”,都是低阶术法不需要结成印结便可发动,水属性功法的结丹期修士也可以修习。

夕言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不过司空靳也说过各种东西都了解一点,对自己有益无害,因此夕言准备在这次“大闭关”中把这些玉简全部学一遍,以增加自己的立身之本。先后两次遭遇到修仙者的争斗,无论是自己出手击杀的蓝衣女还是破人攻破的九阳派都给他一个警示,修仙界并不是一片太平,修士之间的争斗反而更加危险,动则送命。漫漫修仙之途会遇上多少危险困境?如果不时刻小心万分努力,怕是哪天糊里糊涂死了都不明白为什么。至于这些东西哪一方面日长还能再有进境,那只有等机缘到了才知道。

修行之人,对于时间的感受极为模糊,修行到了高层境界常常一次入定就过去数月甚致数年都不奇怪。以夕言上佳的资质,也直到十年之后,才算真正参透了手中玉简,境界也因此地灵力滋养提升到结丹后期。

准备就绪,夕言站到当年进入的门户之前。面对唯一的出路,夕言缓缓提起双手,两手互搭,各捏一个指印,随着口中轻声念动的真言而变幻。手速越来越快,灵活翻动着,当最后一个真言吐出,指印也刚好完成,身前四道圆形符文一闪而逝,正是成功结出的四个印结。面前石柱轻动,不多时裂开一道通路,紧闭的门户终于打开了。

夕言轻吐一口气,招出青溟向外飞驰,靠着来时的记忆离开了此地。

再出现已是九阳山上。夕言辨认了一下方位,发现此地离星峰自己修行的小谷居然不远。有了此处为参照,他要找到方位就容易多了。驾驭青溟在九阳派原来的几座山头上转了一圈,入目全是断壁残垣,再无一丝修仙大派的风景。

微微一叹,夕言在次阳峰山脚降落下来。他找到一块不是很显眼的石块,打出一道手诀,石块炸开从中飞出一点金光,被夕言收入手中。

那是一块金属牌,上面铭刻了一个上古符箓中的“金”字,两旁雕有玄奥的纹路。以夕言如今见识,可以认出这是一种阵法的一部分。

“师姑说的果然没错,当年次阳峰小防御阵没来得及展开,一直弃在这里无人发现,也没有被来人取走。‘金影千剑阵’虽然和我的功法属性差得太远,不过做为中阶小型防御法阵威力据说还是不错的,要是能找到金属性灵石就可以利用起来。”

夕言对此收获很是满意,在次阳峰山脚转了一圈,又起出同样的四块牌子和先前的那一块合成一套,放入手镯中。

现在夕言可有些财大气粗了,光是储物法宝就有两件。手镯的空间大一些,所有最要紧的东西,如回元丹、寒潭灵液、灵草异果、《明玉功》、《凝石功》两部修行功法和那只记有三个术法的玉简以及其它几个记载了炼丹、阵法、炼器和修仙奇闻的重要玉简,还有刚刚收回的“金影千剑阵”的布阵法器都在里面。其他的一些不太重要的零碎则全部放到戒指里。现在的夕言左手带青玉储物镯、右手带金色防御环,经过祭炼之后收紧贴于手腕,用衣袖遮住以免引人注意。唯一露在外面的只有左手中指带着一只白玉储物戒。一头墨蓝长发挑起一撮松松地绾在脑后,用单翼形银钗法宝定住,身穿雪白的素纹阔袖长衫,再配上他美得有些妖异的面孔,实在是个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目光。

对于自己地外表夕言没什么自觉。倒是挺喜欢新衣服地素雅和轻柔面料。这东西也是来自于清月地馈赠。天知道她地储物戒指中为什么会有男人地衣服。好在都是淡蓝、银灰这样地素雅颜色。样式也简单大方。深得夕言喜爱。刚好换掉他自己被潭水和泥土浸过脏得洗不出本色地那一身。

如此打扮地夕言走进邠洲街头后让多少人掉了眼珠子。就跟天仙下凡一样地效应。让他大感不适应。连忙买了纱帽带上才免于把全城地人都石化。

再次来到林家门前。府主早已换人。多方打听。才知道林青回来收敛了父母之后就远游他乡再没有归来。有人说他入了京城华将军府。在军中混了个官职。夕言觉得这种说法倒是深有可能。当下往京城飞去。没两日到了京城。寻找华府没费什么力。选了个深夜直接潜到主楼。

年过三旬地华天胜见到他很是吃了一惊。眼前地男子有倾国之貌。冰蓝双眼犹带有魔力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记忆中地夕言漂亮是漂亮。却也没有如此惊人。奈何夕言说出当年几件小事。不容华天胜不认。将信将疑带人找到已是将军府谋士地林青。林青看了从夕言地五官中依稀认出当年地影子。

“小言。真地是你!”

林青激动之下两行清泪滑下来。夕言笑道:

“可不是我,好不容易才从险地脱身,结果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害你们都不认识了。后来又有事耽误,现在才来寻你们。阿青,这些年过得还好吧?我看华将军倒是把你照顾得不错。”

林青抹掉眼泪叹道:

“当初你掉下去,我们都以为你死了,你没看到司空大侠当时的表情,真像要把人吃下去。他解了毒以后帮我们找到秘宝,回去时又遇上一线楼的人,司空大侠盛怒之下他们几乎一个都没跑掉,一线楼的那个少楼主被他一剑砍成了两段,还不解恨。如果不是我们死拉着,他真的会把那人剁成泥。”

事隔多年,林青提起那一幕还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真是难为他了,司空怕是被我气疯了才会如此。那你呢?”

“我?呵,这些年就在将军府,多亏天胜照顾,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倒是小言,你越来越让我看不透了啊,十年不见,仍是少年面貌,美得越来越妖孽了,要是这么把你放出去,怕是天下美人都要黯然失色了。”

夕言无语,修仙者结丹之后容貌的变化会非常缓慢,凝婴之后更是从此面容再不会老去,不过这种事对他们却是多说无益的。

“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你,再打听一下司空的情况。当初真的要多谢他,我想找他好好聚一下。”

“你要找司空大侠?”

林青和华天胜互看一眼,迟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