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妖

下面倒是挺宽敞,足可以让夕言直起身子。

树洞里还有不少分岔路,夕言寻着先前的味道一路前行,很快到了出口。

钻出来一看,倒是个挺不错的地方:四周大树环绕,围成了一个近乎密闭的空间,顶上由无数枝叶遮掩,半丝光线都透不进来。四周镶嵌着十几块散发出蒙蒙莹光的石头,照亮了方圆数十丈的空间。正中是一片开阔地,分隔出十几块不同的平台,有的上面铺着草毯,有的搭起树棚,还有的磊着不少石块。

夕言一眼望去,只见最中间最大的平台上有一张用细绒草编起来的“床”,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老人躺在上面,周围聚了好几个长着兽类耳朵或尾巴的妖怪,那只小兔子也在其中。

小兔子看到夕言惊地跳了起来: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来干什么?”

夕言耸耸肩,没有理会他,而是望向中间的那个老人(妖)?

“你们不用这么剑拔弩张,我没有恶意。只是我家的兔子走丢了,我来找他。”

小兔子不干了,跳着脚咋呼:

“谁是你家的!我都不认识你!”

“可是你刚才不是叫我主人吗?而且我为了你还和他们打了一架,谁知道等我辛苦打跑了那三个人,转头你就不见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夕言悠悠闲闲地找块石头坐下来。小兔子龇牙咧嘴地样子让他觉得挺有趣。总算明白了当初司空靳那斯总是以逗他为乐地心情。

小兔子气得小脸通红。躺着地老妖轻咳一声。撑着坐起来。旁边地小妖们七手八脚扶住他。老妖怪看来病得不轻。好不容易坐稳了。对夕言拱手道:

“这位修士大人。长耳他还小。太不懂事。有得罪之处请见谅。我看这位修士大人也不是喜欢杀妖之人。我这里地几只小妖对您大概不会有什么用处。只有长耳刚带回来地碧珠草还算拿得出手。送给大人以表我们诚意。”

此话一出。旁边地小妖们不干了。小兔子长耳叫得最大声:

“长老。怎么可以这样!那是给您救命地灵草。我好不容易才抢回来。要是。要是给了他。您怎么办?大不了我和他拼了!”

长耳地话得到众小妖认同。纷纷挡到夕言面前。伸爪子露牙齿。看样子是准备和他大干一场。

夕言摸摸头,心道这回好像是玩过头了啊。忙说:

“等一下,行了行了,我也不逗你们了。我不是来拿灵草的,也没有要和你们动手的意思,只不过因为小兔子刚才拿我挡箭,我吓吓他而己。不过依我看,就算有这株灵草,你们长老的病也是治不好的,长老自己也应该清楚才是。”

听了这话,小妖们纷纷叫嚷起来:

“你骗人!”

“不要乱说!”

“他在诅咒长老,打他!”

眼看群情激愤就要变成流血事件,妖怪长老喝止了大家:

“好了,大家不要这样,修士大人没有说错,这灵草的确治不了我的病。”

长耳快哭出来了,老妖怪伸手拍着他的头,笑道:

“傻孩子,哭什么。虽然治不了病,可是爷爷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我的长耳这么关心爷爷。不过你今天的行为太危险了,如果不是这位修士大人心善,你恐怕就回不来了。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事知道吗?其实爷爷根本不是病,而是老了。爷爷已经活了太久,我们妖族如果修为不能不断突破,那总有一天也是会死的,这是天理。就算是人类修士只要没有修成仙,也必须面对这一天,何况是妖?”

一众小妖神情凄然,小兔子长耳更是“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人家大大小小凄风惨雨的,可是夕言却在心头暗骂:

“老妖怪,原形不会是狐狸吧?还偷偷拿眼神瞟我,分明是在博取同情,就是想让我出手帮他。难道他猜到我有求于他?真不愧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家伙,人老成精,这妖怪老了怕也是同理。”

“好了,长老,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我来这里是想借助于你们的力量帮我查一件事。做为回报,我可以给你一颗回元丹。我想你应该听过这东西,对于我们人类修士来说这都是增进灵力真元的好药,我想对于长老也应该能回补一些元气,也许还能助长老一举突破现在的境界。”

老妖怪一开始的确打着讨些好处的主意,不过夕言给出的重礼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反倒让他心里打起鼓来。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开口:

“不知修士大人想要我们为您办什么事?您也看到了,我们这里都是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小妖,怕是做不了什么大事。”

“放心,不是让你们帮我拼杀。我只是想打听一个人,五年多前进入西茫丛林,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如果能帮我找到人是最好,找不到也要有个消息。你们在这里这么多年,多少应该有点办法吧。”

老妖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找人,这倒的确有些办法,再怎么说他们也是这里的地头蛇。

“不知大人想要找哪一位?能不能说说他的特征,最好能有他修行的功法或是法宝特点,我们才好帮您寻找。”

夕言摇头:

“他不是修行者,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一身不错的武功,身材高大,我这里有他的画像。”

普通人?老妖心头一沉,这里可不是普通人能到达的地方,说不准在来的途中就跑到哪头野兽的肚子里去了,而且事隔这么久,怕是不好找啊。难怪出价这么高,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

妖怪们把头凑到一起看着画像,一只长着尖耳长尾的十来岁小女孩一拍掌:

“我见过他!”

夕言精神一振:

“在哪里?”

“在……”

“小雅别说!”

长耳跳出来一把捂住小女孩的嘴,瞪着大眼对夕言说:

“想知道你就先把药拿出来。不要是骗我们的吧。”

夕言手一翻,一粒淡黄色的丹药出现在他手心,丝丝清香让人精神一振:

“现在可以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