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遇贵人,终离险地(一)

走近之后,明风发现那是一座半废弃的木屋,外墙裂开两道大口子,屋顶上的茅草也拖落了不少,不过总算是一处还可以挡雨避风的地方,明风已十分满足。加上到了这里,诂计派中的人也多半不会再找来,总算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

明风在一堵还算完好的木墙边倚坐下来,大口喘着气。一手摸上肚子,很久没有感受过的饥饿感这两天渐渐出现了,那是一种从骨头里透出来的空虚,让人觉得心慌,怎么都填不满。

明风又累又饿,眼睁睁看着夕阳一点点沉下,肚子里的叫声也越发大了起来。现在怎么办?明风用力回想着自己幼时的那一点lou营经历,也许自己该先生一堆火?

身体上的伤痛这些天渐渐好了一些,除了胸口处还时不时抽痛一下之外,其他地方的瘀伤、青肿都有消退的迹象。明风忍一忍,行动也还方便。

四处捡回些枯枝干草,忙活一会儿搭起个不大的火堆。再看一下身上脏污的衣服和被灰土糊住看不出本色的手脚,明风直接出门跳到了木屋不远处的小溪中。

拖下衣物从头到脚冲洗干净,再把衣服也搓揉一番,明风又变回那个清秀单薄的少年形象。

洗得干干净净了,肚子反而更饿。无奈现在天色已黑,失去灵力的明风根本就是个略懂些拳脚的普通人,连凡人中的武林高手都比不上,也没有摸黑打猎的本事,只好忍一夜。为了让自己不那么难受,明风把湿衣搭在火堆边烤着,只穿一条布裤光着上身躺在草垫上早早睡了。

半夜,睡得正香的明风迷糊中闻到一股糊味,下意识睁眼一看,跳动着的明红火焰吓了他一大跳——不知什么时候火堆边的衣服被点燃了,呼啦啦烧得正欢。

明风飞快跃起来一把抓住衣服甩了几下,反而让火燃得更旺了。呆了呆,明风才想起可以用水灭火,又飞快地拧着衣服跑到溪边。经他这一耽搁,把衣服浸到水里再拿出来时,只剩下湿淋淋的一块布片。

明风把布片抖开在身上比画了一下,堪堪可以遮住半个上身。眨巴眨巴眼,明风有点不知所措。等他回身再看时,才发现还有更严重的事情在等着他。

火最先是从茅草屋顶上开始燃起来的,接着就是木墙。没剩几根支柱的木屋很快轰然倒塌,在浓烟之中化为一段段焦黑的木炭。

也许明风应该庆幸现在是多雨的夏末秋初,湿气重的山里火势不易蔓延;那旧屋倒得也及时,才没有造成一场山林大火,否则他还能否逃出性命可真不好说。不过现在明风面临的困难也不少,他呆呆地站在溪水里,傻了。

九阳山脚下的野棘村临近官道,村子虽小但车来车往也十分热闹。

野棘村往南半日是邠州,往北半日是高松县城,大多数商旅都会选择中午在这里打尖,野棘村的客栈不多,食店倒是不少的,正午也正是村人最忙的时候,家家食店都人声鼎沸。

“大丫,不要老在后院偷懒,快到前面招呼客人!”

胖胖的食店老板娘从后厨的门里探出头来,对着食店后院的一个粗布衣女孩大喊着,女孩撇撇嘴,不情不愿地起身跟了进去,远远地还能听到老板娘的大嗓门儿渐渐远去。

院子里安静下来,再无一人来此。一处树丛微微晃动一下,明风从院子篱笆外探头四下打量了一下,确定没人了,立刻跳进去,直奔院中架子上晾晒的几件衣服。

如果现在有人看到明风的样子,一定会觉得可笑。只见他穿着lou出小脚的长裤,光着上身的裹着一块脏脏的破布,只能遮住半个身体。脚上的鞋一只穿着,一只已不知去向。

明风飞快抓过一件男式的青色布衫裹到身上,对屋里忙碌的店主一家施了一礼,又翻过篱笆跑掉了。

衣服有些长,明风只能把下摆拉起来扎在腰间。头发没有发绳来扎,只好披散着。再加一身灰土,脸上一道道的黑灰遮住的容貌,让明风走在村里时有种路人退避的效果。不少食店的伙计和老板更是一看到他就连声吆喝着把他赶开。

明风眼巴巴看着那些食店里香气扑鼻的食物,咽了口口水,黯然走开。虽然他从小上山修练对凡间的事了解不多,可也隐约知道在凡间店铺里买东西是要用一种叫做“钱”的东西。他身上除了贴身藏着的飞剑之外什么都没有,连衣服都是顺来的,哪有钱买吃食。

走了一路,整条街上全是食店,明风越闻越饿,实在没办法只好转到街边小苍里。

村里的主街只有一条,大部分人都在沿官道所建的正街上,那几条小巷里静得只听虫鸣。

明风扶着墙慢慢走,肚子里咕噜乱叫。怎么办?在山里还可以采点野果充饥,现在倒连野果都找不到了。

明风正苦恼着,突然听到转角有声音传过来。那是个小孩子的叫声,带着哭音,喊:

“还给我,那是我的,你快还给我,呜呜~~”

有坏人?明风急忙跑过去,看到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抱住一个一身短衫的壮实大汉的腿大叫,那大汉手上抓着一个小小荷包,不耐烦地冲小男孩骂:

“滚开,臭小子。”

“还给我!”

男孩还在哭叫着,汉子抬腿就是一脚,小男孩惨叫一声飞出,撞到墙上再也不动了。明风吓了一跳,忙叫道:

“住手!”

急忙跑过去把小男孩扶起来,发现只是晕了过去,才放下心来。

“你怎么能对这么小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怎么,你这个乞丐也想管闲事?也不看看你混身上下没几两肉,都不够我一拳头打的。还是管好你自己,多去讨几个钱吃饿肚子再说吧,穷鬼。”

大汉哈哈大笑着,对明风比画一下拳头,抬脚就走。明风轻轻放下孩子,站到大汉身前拦住他:

“把那孩子的东西还给他。”

明风盯着大汉手上的荷包,很精美的绣工,里面传来轻微金属碰击声。

“呀嗬,还真有不怕死的啊?”

短衫大汉邪笑着,把荷包一揣,挥着拳头向明风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