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乱局(二)

天林掌门林海平面无表情地端从于议事堂首座,下面几名门中管事和长老躬身而立,大气儿都不敢出。

林海平沉思半天,一抬眼皮望向主管矿洞的章管事:

“在此之前,你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动吗?”

“回掌门,弟子们没有回报矿洞有异常。”

章管事冷汗都下来了,脚一软,跪倒在地上不敢起身。林海平又问:

“其他人呢?最近矿洞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或者是送了什么特殊的人进去?我想那些在里面关上多年的人应该不会有破洞而出的本事,这回的事情必然跟最近进去的人脱不了干系。”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不答话。人人都知道矿洞里头关的人多少都有点背景和因由,牵扯到的是复杂的势力和利益网。因此在送人进去之前都要先经过多方考虑确保万无一失,除了直接管理矿洞的人和掌门之外,没有谁会随意往里面送人,近来也没有听说门内有送人进矿洞的事情啊……

跪在地上的章管事神色一动,偷眼望去只见林大掌门正冷冷地盯着他,忙道:

“回掌门,近来只有两个人进入矿洞,是外务房的罗管事送来的。听当值的弟子说是抓到后直接送去了黑矿,也没有跟我报备……”

章管事欲言又止,一脸的为难样。林海平立刻在堂中一扫:

“罗黾人呢?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到现在连个面也不露,看来外务房管事一职是当得太轻松了吧。”

大家一听这话,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暗自担心,掌门大人明显心情不好,可别抓到自己头上,有什么倒霉事就让那位倒霉的罗大管事去顶好了。

就在这么想着,堂外纷乱的脚步声响起,几个年轻修士出现在堂外。比人先进来的是一声娇喝:

“爹!”

娇俏的少女匆匆奔进,直扑向林海平。林掌门面色和缓下来,揽住少女任她在怀中撒娇,同时问道:

“莺儿去哪里了?最近外头不太平,出去可要多带点人。”

“莺儿知道,让罗黾跟着呢,爹您还不放心?我这不是听说门里出了大事,就马上赶回来帮爹爹分担嘛。”

“好好好,莺儿真懂事。这不过回的事情你可管不了,最近乖乖呆在家里哪里都别去,说不定我们会有一场大拼斗。”

林莺听了此话不但不怕,反倒是双眼放光,急声问道:

“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矿洞塌了吗,怎么又扯上拼斗了,和谁啊?是枫华堂吗?”

听她的话中之意,颇有些惊喜的意思。

“你这孩子,怎么对这些事情这么上心?”

“呵呵,我听说枫华堂这几年出了个年轻弟子长得很是俊帅呢,女儿想见见他嘛。要是能抓了来,废了修为放到我那里去,可不是正好。”

“你那里的人还少吗?说到这个,罗黾,好像你前些时候抓了两个人到黑矿去?”

林海平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到罗黾身上,便让他心头大震。罗黾忙躬身回道:

“上次领着一队弟子到蔓溪谷巡查时遇到两名陌生修士,怕是哪里来的奸细就带了回来。后来遇上小姐,两人对小姐不敬,便把他们送到黑矿去了。”

“莺儿,是你让他们去的?”

“哼,那两个家伙真是不识好歹,特别是那个旋照期的小子,宁愿去黑矿也不肯做我的仆从!我自然要让他们去见识一下黑矿是多么可怕的地方。”

一说到这个林莺还气愤不已。林海平对这个女儿向来骄纵,这一回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可不能再一味护着了,只得无奈叹气:

“莺儿,你太不知轻重了。你可知这次矿洞塌掉给我天林门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更严重的是里面关着的那些人逃出去,定会针对我们乱说话,这会对我天林门造成多大的坏影响?那么重要的地方,怎么可以随便送人进去呢?”

林海平的声调语气都并不重,可话意分明是责备了。林莺嘴一嘟,不满道:

“我也是有考虑过的,那两个机灵点的只有旋照期,结丹初期的那个一看就呆得很,这样两个人能有什么花样?而且都还小得很,旋照期那个大概也就十几岁,我才不信矿洞是他们弄塌的。说不准里头那些人早就在玩儿花样呢。爹不是也说过嘛,里面老奸巨猾的家伙和穷凶极恶的凶徒可不少呢。”

“回禀掌门,小姐所说属下认为也有道理。当日两名修士属下刻意看过,修为的确不高。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其他门派派来的,如果谁他们能把黑矿弄塌了……依属下看的确不像。”

“那就是说那矿洞是自己塌下去的?”

林海平一瞪眼,罗黾不敢再说,噤声站到一旁。大堂里风声鹤唳,连林莺也知道现在老爹惹不得。

“海平,跟你说过火气别这么大,这除了让人怕你,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来人语调平和,黑色长发规规矩矩束在身后,黑色的山羊胡子也一根不乱。外表不过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却让大堂中众人无不束手行礼,连林海平也立刻起身恭敬地让到这旁:

“师叔请上座。”

来者,便是天林门的太上长老之一,元婴期修士詹儒,有名的虚谷居士。

詹儒来了,大家就像来了主心骨,林海平心中虽不甘,却也知道如今这事儿还真得太上们出面才摆得平。别的不说,单是那个枫华堂的火金刚孙战就是不让人头痛的人物。这个当年的枫华年轻一代第一高手要不是有枫华的自己人与他们合作,哪里会被弄到黑矿里去?这些年来虽然说他的实力肯定掉下不少,可依然是个棘手人物。特别是他本是枫华嫡系的后起之秀,如果让他回到枫华堂,把那些旧事一抖出来,林海平相信枫华堂找上天林门只是时间问题。再则,当初胜传孙战与圣香谷少谷主庄莞感情极好都快要论及婚嫁了——这也是当初促成他与孙战对手合作的原因之一——如果孙战再次出现而庄莞得知当年之事,圣香谷会在此事中保持何种态度就十分值得担心了。

当然,除了孙战以外黑矿里还有不少有背景的人物,逃出去的这一批人最可怕的并不是他们自身下降不少的修为,而是他们身后的势力网。一想到天林门极有可能因此事成为众矢之的,他就头痛。而此时太上长老便是他们唯一的依仗。林海平观注着詹儒的每一个表情,希望这位太上能给他拿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