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弟子蠢蠢欲动,却突然发现,大师兄带起的风啸之声突然嘎然而止。定睛一看之下,目瞪口呆。

那被他们敬佩的大师兄,庞大的身形竟然定在空而,他而向那书生踢出的霸气十足的一脚竟然被那书生一个指头顶住了!

一个手指头!

顶住!

所有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拼命的揉眼。

没有错,大师兄的确被这人一个手指顶住了全力的一脚,就连大师兄的腿都在不住的轻颤。

随着那人轻一挥手,大汉就象一个破布袋一样被扔出了数米远,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

恐怖!

这是人的力量吗?!

所有人的心一下沉了下去。

“同他拼了!”小武高叫一声,毅然的冲向了洛南。

洛南看都不看他,一掌推出,小武立即吐血跌了出去,一阵翻滚滚到了那个大汉的面前,一动不动了。

“小武!”

那个叫老六的道人,呼叫一声却不见小武的任何反应,他猛的转头看向洛南,他的眼睛变的通红。

“连个孩子都下如此重手,我要你的命。”说着,那个老六狂叫一声,向洛南扑了过去。

“上,一起上!杀了他!”其他人也高叫着,奋不顾身的向洛南冲去。

一时间场中人影窜动,纷纷出手,用拳的,用脚的,用棍的,用刀的,或打或踹或踢或劈,纷杂而至。

但是,他们冲的快,被打飞的更快。

空中人身乱飞,兵器散落,几个眨眼之间,几乎所有人的都已倒在地上,呻吟不已。

而洛南站在原处,连动都没有动。

轻轻弹了弹身衣上的尘土,洛南的目光落在场边仅站着的三个人身上。

“呵呵,不错,还是有识实务的。看的清形式,你们三个是聪明人。”洛南转身,呵呵笑着对三个没有进攻他的人说,眼中却隐晦的闪过一道寒光。

突然,洛南感觉背后一阵风声传来,洛南一巴掌甩了过去。

呯!

一个人身重重的砸在地上,肩膀上更是皮开肉绽。

“真是不知死活。”洛南冷冷的看了一眼被他一巴掌拍在地上的大汉。这家伙挺耐打啊,洛南心中突然有了主意。

“小心。”

这句‘小心’似乎来的晚了些,不过洛南看向三中人的那个身材略瘦的人,那人一脸的讪笑,似乎对自己叫的太晚不好意思了。

“想要投靠我啊,呵呵,不错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石小柱,嘿嘿,大人,我在王启的第四个徒弟,呸,现在不是了。大人,请收我为徒吧!”石小柱满脸献媚,鞠躬作揖的向洛南走来。

“无耻!”地上的大汉嘴角流着血,死死的盯着石小柱,想要把他撕了。

“石小柱,你他娘的真不是东西!”

“**你祖宗,石小柱!枉老子当你是兄弟。”

……

还有口气骂人的破口大骂,石小柱却似恍然未闻,脸上的笑的十分灿烂。

另外两个人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也满脸媚笑着,想要过来。

“大人,就算你不收我为徒,那就收我当仆人吧,我为你铺床叠被,牵马坠蹬。”石小柱

说着,扑通一声脆到了洛南的面前:“大人,你如此英雄我太仰慕你了。请你,收下我吧。”说着石小柱便一头磕了下去。

“是吗?你就这么想跟着我?”洛南低头看了看石小柱道:“那你就先呆在这里。还有你们俩个人呢?”洛南抬头向另两个人望去。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从石小柱怀里窜出,直直的刺向洛南的腹部。

所有人都愣了……

两根手指。

只有两根手指就夹住了那一抹快似流星的寒光。

石小柱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松开了手中那被洛南夹住的匕首,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没有想到,这样都伤不到你的分毫。我石小柱,认栽了。”

呯!

没有任何的留情,洛南一掌击在石小柱的胸前,石小柱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小柱!”倒在地上的大汉,撕心裂肺的大叫!然后,猛的转头看向洛南,眼中已全是血丝。

洛南没有理他,而是缓缓的走向那站着的两个人。

噗通,噗通。

两个先后跪倒在地上,向洛南不停的磕头。

“英雄,放过我吧,放过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给你钱,好多好多钱!我爹有钱!”

所有人,看向两人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洛南走到两人面前,根本没有说任何的话,手指连弹两下,就弹破了两人的脑袋。这两名青山派弟子栽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了。

洛南的目光冷冷的扫了过全场所有的人,道:“我不要什么金银财宝,我听说这青山派有一间密室,谁能告诉我密室在什么地方,我就放他走。”

场中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说话。

“看来你们都是硬骨头啊,你们难道想象这两个人一样死了?想想你们的亲人,想想你们还这么年轻,想想你们还有很多没有见过听过的东西,难道青山派就这样让你们死心塌地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呸!”这次倒有人说话了,不过是那个大师兄。

“我们败给你,是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但请你不要侮辱我们!虽然,我们有亲人,我们很年轻,我们有活下去的渴望,但是,你让我出卖自己的良心,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在青山派没有得什么可以称道的东西,但这里毕竟是养我们育我们的地方。这里是我们的家,你想让我们出卖自己的家?你做梦去吧!”

说着最后,大汉看向洛南的眼光里竟然充满了嘲弄。

“对!大师兄说的对!”

“对他妈的,你杀了老子得了!”

“杀了老子,老子十八年后依然是条好汉!”

“……”

洛南身形一动,瞬间站到了大汉的面前。他从地上领起大汉,冷笑着道:“想死,可没有那么容易!不说,我就打到你们说!”

说着,洛南一拳打在大汉的肚子上。那大汉如何受的了洛南的一拳,一口血直喷出来。但是洛南的并没有停止,他的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大汉的身上。那大汉庞大的身体,犹如狂风中的树叶一般,又如巨浪中的小舟,直被打的东倒西歪不成人形,而洛南象是与他有世仇一般,狂疯攻击,在洛南的不停打击之下,大汉的身

体竟然被打到了空中,掉都掉不下来。一口又一口的鲜血,象是不要钱一样从大汉的口中涌出。

“师兄……”

“你,你这恶魔!”

“不要打他,杀了我,杀了我!”

……

倒在地上的青山派弟子,悲哭出声,却无能为力。他们用力的锤击着地面,用力的用头撞地,更有人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忍再看下去。

呯!

突然,大汉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没有了气息。

洛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环视着四周,冷冷的道:“现在,有没有人说出密室的下落?不然,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恶魔,就算你们杀光我们,也休想知道密室的所在!”

老六不知什么时醒来,他死死的盯着洛南,仿佛想吃了洛南的肉喝了洛南的血。“杀吧,你就慢慢的杀吧,如果让我们有一丝机会,必要把你挫骨扬灰!”

洛南冷冷的看着他,伸手把他领了起来。

“既然你也想被打死,那么,我就成全了你!”

说着洛南再次挥拳。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二十三个。

一个又一个的被洛南领起,一个又一个被打的象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地上。

这些青山派弟子,恨极、怒极、痛极、伤极,但却无法阻止洛南的行动。到最后,他们骂累了,哭累了,木然了。

但是,却真的再没有一个表示出妥协来。

直倒月到中天,洛南才收了手,地上一片一动也不动的人。青山派的大门内,广场上,已是一片血红。

这是真正的血红。

二十五人中,只有两个人是真正被打死的。其余的二十三人,依然有着微弱的气息。

洛南似乎也累极了,他一屁股坐在那染血的地上,五心朝元,打坐起来。

数个时辰的挥拳,洛南并不是没有收获。二十三人,每人七千二百拳,这就是十六万五千六百拳。这每拳的力道,着力点,用力方向等等各有不同,这事也就洛南现在的修为能做出来,如果放在以前,他想都别想。

当然,这七千二百拳其实也有它名头,出自于洛南家传的“莽龟震元手”。原本洛南对这套功法并不在意,但当他打了这十六万多拳之后,突然体内的真气在丹田之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手掌形的东西,洛南原本不能内视,但现在引灵期却有了这个功能。

盘膝而坐的洛南察觉到丹田内的异常之后,内视一看,便发现了这个手掌形的东西。但再仔细观察时,却发现,这手掌似乎又不是真正的手掌,倒是真气组成的弯弯曲曲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存成的手掌。再仔细观察那些弯曲的东西,洛南只觉一阵眩晕,脑中嗡嗡直响。这让洛南连忙收了意识,再不敢观察。

体内多了这么一个东西,洛南不知是好是坏,但却感觉自己对拳脚的控制更加细微,更加得心应手,仿佛现在才真正认清了自己的拳脚一般,而且,心是隐隐感觉,现在的拳法脚法已达到了另一个新的境界,但究竟是什么,洛南也说不清楚。

虽然不甚清楚,却洛南心头泛起发自内心的欣喜。

再整理一下对战时的些许心得,洛南全身沉浸下来,开始吸纳天地灵气,转化为自身的真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