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用担心,浮屠塔对你没有任何的伤害。”游云子连忙强调道:“现在浮屠塔虽然并不圆满,但已是极近了圆满了。镇塔元灵等物已不需要了,所差不过是风铃,相轮,勾档以吸龟腹之中的灵气法力而已。”

洛南瞪大眼睛,前前后后想了一下,瞪大眼睛。

“你落在青山老祖的手中,其实就是为了圆满法塔?”

游云子点点头,脸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而且很有点理所当然的道:“不错,那青山老祖既然是贪恋过关浮屠塔,我自然是要从他身上得到该得到的东西。”

我擦,这货还真不是一般的毒啊,别人用用这浮屠塔,他就在人家的命。不过话说回来,这游云子这么想也对他的性格,当初为了这浮屠塔他自己的命都搭进入了,他还会在意别的人性命?

想到这里,洛南心里更没有底了。

面对一个啥人都比面对疯子好,游云子这老家伙炼器都炼的跟疯子没啥两样。他说没伤害就没伤害,谁信啊?

“哪个……我说前辈,你看我这身子骨也不是特别好,我这丹田也不是啥风水宝地,要不,你还是换个地方吧!”

“……”游云子知道洛南不放心,他只是不理解洛南明明身体中有那青冥印,还有那不知名的混沌之物,怎么会怕成这样子,除非,他本人不知道这些东西。

“少年,与你说实话,不是我不想离开你的身体,而是不能够。”

“我擦,你还赖上了是吧!”洛南大急,直接就爆了粗口,恶狠狠的道:“老子的地盘,老子做主,你还真以为老子怕了你啊。大不了,老子自毁丹田,一拍两散!”

自毁丹田后,丹田就是淤积一片,就算是真气也没办法停留,更不要说这浮屠塔这类异物了。

“别急别急,少年,你听我说。”游云子可不敢试试洛南是不是真敢自毁丹田,洛南有啥损伤那两位肯定会出手,到哪时,自己会不会灰飞烟灭,这谁也可保不准。他不让洛南急,他自己个心里七上八下的,着急上火。

“与你说实话,原本我用那烟妖是想吸引你来,然后夺你一身修为。但却没有想到你的体内竟有青冥印,所以,小老儿现在已被压制,想要走是绝对走不了,但对你也是绝对没有伤害!”

“青冥印?”洛南想起了青崖传承中的确有青冥印,可是这青冥印他根本一点头绪也没有啊。这游云子老头竟然说被压制了,难道青冥印是用来压制这法塔的?

其实洛南根本不了解青冥印,更不知道这先天至极之物倒底是怎么回事,只能安他自己的思路去猜测。

对于游云子来说,这青冥印属于传说之物,他原来也只是听过。这次被青冥印的印影非常暴力的给攻了,他这小受也多少了解了青冥印的威力。看洛南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以为洛南了解青冥印呢,自然也不去解释。

就算笨蛋也明白,别人的东西自然是人家比自己了解的多了。

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洛南再次无视了青冥印。

反正是走无可走,老头把心一横道:“少年,如果不信的话,我愿认你为主。”

“认我为主?”

洛南有些难以置信,对于法宝法器认主之类的,在小说里他看过,也写过。但这法塔却是第一次碰到,想想是好事,但这家伙真是被自己都搞不懂的青冥印所压制,还是另有企图呢?洛南有些怀疑。

见洛南还是怀疑,老头二话不说,直接点了一下浮屠塔塔顶的相轮,露出隐藏起来的中柱伏钵,道:“少年只要把一滴心血,滴入其中,便可以操纵浮屠塔,即便是我也要听侯你的一切命令。”

一滴心血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洛南想想也没有危险不大,便觉可以冒险一试。于是他伸手招来一滴心血,投入到了浮屠塔的伏钵之中。

刹那间,浮屠塔的全身微微一震,通体莹光闪动了一下。随即,洛南已感觉自己对这浮屠塔了如指掌。

浮屠塔分为十二层。从塔基龟腹开始,分为土、金、水、木、火五层,其中每层都是相应属性的法阵,当然,洛南并不懂的这些法阵,心里却已多少了解部分法阵的威力。其中最简单的厚土阵、锐金阵、冥水阵、巨木阵、烈炎阵,洛南还多少有些了解,至于更上一层的,厚土混元阵、锐金玄铁阵等等只能知其一二了。而这每层之中的法阵多如繁星,让洛南眼花缭乱。

自五层以上,每一层都变的无边无涯,当然这并不是真的无限宽广,洛南推测可能游云子是利用了空间折叠的原理,当然,具体的洛南就不清楚了。反正是从这一层开始,每一层的空间都是让人想象不到的庞大。

只是空间这还好说,关键是这些空间里的东西。

就第六层中,梦妖、烟妖、千足剑虫等等低等妖物,到处都是,只看的洛南头皮发麻全身起上米。不过,这下洛南大体知道这王启是怎么中了谁的招了。

而第七层中,洛南则见到了想都想不到的怪物,如牛身上长着马头马尾的怪,如象猴子的东西却长着翅膀会飞,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洛南猜想着这些大概就是低等妖族了。

再向上八层,妖物便不再是那么令人恶心了。虽然有些妖族长的虎头人身,有此是狼头人身的,也有是树精山怪那种树身上长着人脸的。但总的来说已与人有了相近的地方,这就多少让人能接受了一点。

第九层已是人类的形象,但看他们行事生活上却与人不同,有些身上还冒着淡淡的烟雾,妖气。

至于十层之上,却都是人类,有平民有士兵有修士,并且,已同八层、九层那些有了居舍城郭。当然,十层中有城郭,八层不过是部落而已。

在十一层,洛南甚至看到了青山老祖,至于其他看着比青山老祖利害的人物也有,不过洛南一个不认的,这些人已把十一层搞的山水如画,风景秀丽了。每人都居于一山一峰之中,闭目修炼。

至于最高十二层处,则只有游云子一人所居。

洛南看完这些不由感叹,这小小的一塔之中竟然给人一种小世界的感觉。看来这莫云大陆的仙侠世界,果然与自己想象中的仙侠世界有所不同啊。

因为认主,游云子对洛南有了些了解,洛南对浮屠塔与游云子同样有了些了解。游云子现在心里是要多难过有多难过。

倒不是因为现在他这塔灵与浮屠塔成了别人的私有之物,而是因为洛南。现在游云子才明白,这个洛南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

引灵期,说白了,就是修仙入门。那种仙侠小说里的筑基。

莫云大陆为凡俗界,其上是玄界,再向上劫仙界。其实玄界在远古被称之为灵界,而劫仙界呼为仙界。

这游云子身为掌门,可是脱了九劫,达到温养期的高人,再进一步就是飞升劫仙界了。不要说莫云大陆的凡俗界,就算是玄界依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这样一个人物阴错阳差之下,落到了一个引灵期人手中,能让他不纠结嘛。这引灵期也不过是比凡人强那么一点,在游云子眼中与凡人根本没有曲别。更何况,洛南还是一个连法术都不懂的白痴形人物,游云子只感觉对不起列位祖师,倒了八辈子血了霉了。

玄门中人,招收弟子,最低玄级一品灵根,在游云子看不到洛南的地级九品灵根,只能看到玄级一品,所以在他看来,洛南的资质也是差到了极点,想要出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既然认主了,却再没有挽回的余地。游云子只觉前途无比的黑暗。

玄门修行分为引灵、灵元,凝煞,化罡,阴阳,九劫,温养,跳过温养之后才能达到劫仙界。其中每境分为初,中,高三阶,九劫比较例外分为虚劫、破劫与真劫,在这一境界中无法度过天劫,魂飞魄散的修士不计其数。

至于劫仙界之后的层次,游云子就不是太清楚了。他只知古玄、太玄各有九境,再深入下去,那只有真正劫仙界中人才明白。

游云子不明白青冥印怎么会落到了一个引灵期,并且只是引灵中期的小子身上,要说这种先天至宝别说是引灵期,就是九劫期也不一定能运转的了,却偏偏这小子能用。

游云子感觉自己有吃了一斤苍蝇的味道。

但不管怎么样,洛南这个主人的身份是改不了了,游云子只得认命。

“主……人,”游云子开了口,可这主人叫的是万般的不愿意。

洛南心情大好,也不在意,挥手道:“你老这么大年纪了,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洛南吧。”

游云子连忙一口答应,让他叫洛南实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这么一来,他倒感觉洛南还挺会做人。

“洛南,你原来练的是什么功法?”

游云子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如果哪天碰到玄门中人,见浮屠塔竟在一引灵期修士手中当锤头来用……游云子感觉丢不起这人。要赶快提高洛南的修为是正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