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入窍,是为灵元。

灵元期每次真气洞开身体一个穴道,即会让天地灵气从穴道进入,转化为真气,再入丹田之中,此为万流归宗。当然,这里的丹田是指下丹田。于此同时,每个穴道内亦存入少许真气,用于滋养穴道,巩固吸纳通道。如三百六十大穴被封,自然境界掉落到引灵期,其实这也是玄界中控制敌人的一个手段。

引灵期,不过从口鼻之中吸纳天地灵气,吸入量自然很少。而灵元期会随着洞开的穴道,而吸入天地灵气的量增加,从而改变体质更多。人体与感应天地气机也就越强,凡人常听修行者道,何时东风,何时落雨,南方雨急等等,这就是感应天地气机的结果。等到三百六十大穴全开之后,便是人们常说的天人合一境,甚至对未来灾劫玄机略谙于心了。

此时,已算是初入先天了。当然了,这种境界属于小境界,莫云大陆上莫没有真正的把它独立的划分出来,只有那仙武九变上略有提及,就算这样,修行人依然从个人修为高低上看出这灵元期的穴窍开了多少,修为怎么样。

洛南感觉,他的父亲洛禹,大概也是这个层次。当然,原来的时候,他是炼体期,所以也只是大体估摸着,并不能肯定。

炼体、引灵,在玄界中人看来,其实也是后天手段,武林高手如果相大强大,多少也能达到这个层次,但到了灵元,即初入先天之后,就算是真正的玄界中人了,再非凡夫俗子了。

而这时洛南的感觉,也似乎与在《仙尊》里有些类似了。九变心法在脑中反复默念,随即调动真气破窍而出,隐隐约约与周围五百米内方圆的一切事物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虫动草摇,风吹树拂,所有的一切根本不用眼睛看,仿佛一切就在眼前。只要有人走进他身体周围五百米的距离,他立即便刻意觉察了。那种电视上演的,别人在房外还没敲门,房门正动打开,他现在完全可以做到了。

绝对可以装逼装到爆了。

体内的九变真心犹如大河奔流,流遍洛南全身各处,丹田内的浮屠塔和洛南的真气交相感兴,一声轻叱响起,浮屠塔一声轻嗡,化作一道虚形,冲天而起,撞破洛南的房顶,直飞于虚空之中。

房顶的瓦片尘土飞扬坠下,把气喷山河的洛南淋了一头一身。

“呸!”成了泥人的洛南,吐着嘴里的泥土,倒是没有懊恼,而是而是看着虚空中稳如磐石的浮屠塔,无限感叹的道:“娘哩,同导弹差不多啊,这玩易果然比板砖利害啊!”

洛大掌门果然是玩板砖的出身,这拿着天级甚至已达先天的法塔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板砖,还好这没让游云子听到,不然一准同他拼命。

控制着浮屠塔做出几个简单的动作之后,洛南一边收回法塔一边意犹未尽的道:“可惜手上没有把刀,要不然试试本掌门的刀法,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

刚把法塔归于丹田,游云子就钻了出来,一脸狐疑的

直勾勾的看着洛南,直把洛南看的心里发毛。

“喂,老头,我知道你很仰慕哥,但我可告诉你,你可不能对哥有非份之想。哥是正经人,纯洁着呢!”

此话一出,发呆游云子立即跳了起来。

“尼玛,老子我也是正经人!性取向相当正确,绝逼不是你这货的肮脏心里一样。老子我就是不明白你这妖孽怎么可能把法器控制的这么稳!俺的私蛋?”

人人都说学好难学坏易,学好一辈子,学坏三分钟。这话一点不假,与洛南在一起没几天呢,一代掌门游云子就堕落了,不但“尼玛”“绝逼”之类的郎郎上口,就连“understand”都学会了。

洛南撇着嘴,用眼角斜着游云子,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等游云子要抓狂时,他突然嬉皮笑脸的凑到游云子跟前道:“老头,不不不,游先生,游大人,游掌门。咱们商量个事怎么样?”

游云子赶紧跳后了一步,上上下下的看着洛南,小心的道:“功法可是都给你了,我这里可没有什么了。”

“擦,你当我什么人啊,我有向别人要东西的习惯吗?”洛南凛然正气的道。

游云子差点没喷洛南一脸唾沫,让他敲诈别人的功法还说不向别人要东西,这货脸皮可以受二阶法术一击了,而且全免疫不受伤。也对,你那不是要,你那是抢!

洛南伸手把所有的功法塞进了浮屠塔十二层后,这是浮屠塔的纳物功能,洛南现在达到灵元期后,可以不用游云子送出收回了。

做完这些,洛南满脸媚笑的看着游云子道:“游掌门,这些功法您先收着,嘿嘿,其实我也就是‘借’把刀,二阶法器就行了。”

游云子一听差点没吐血,他双目圆睁的看着洛南道:“你以为二阶法器是大白菜啊?我告诉你,也就一流玄门中人多少还有点法器,一般弟子也就一阶法器,二阶,那都是精英弟子才有。象二流三流的门派,二阶法器也就掌门人才有。张口就二阶,你以为你是谁啊你。”

“喂,你可是炼器宗掌门人啊,你别说你连个二阶法器都拿不出来吧?”

“没有!”游云子要多干脆有多干脆。

“哎呀,老头,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HOLLEKITTY,我告诉你老头,我现在明明见到那九层里有人拿着刀呢,而且还是三阶的,你竟然给我说没有!”

游云子撇撇嘴,一副打量乡下人的样子看了看洛南道:“你当法塔内的一切都可以予取予求啊?想要法塔内的东西,自己进入法塔去拼杀,这样得到的东西才为你所用。而且,法塔不是象你刚才那么用的。法塔可以出禁制,可以出法术,也还可以给你法力支持,但你记住,法塔不是法器。”

洛南挠挠头,他现在还真分不开法塔与法器的区别,说实话,就浮屠塔来说,在他看来更象是本命法器。按游云子说的来看,似乎这玩易的确与剑与刀这类的法器不相同,看来这板砖是用错了。

“法塔还能进去?”洛南瞪大了眼睛。

“没文化,土鳖。”游云子抓倒了洛南的弱点直接无情打击:“你简直就是玄界的耻辱,莫云大陆的耻辱。法塔当然能进去了,要不然怎么训练弟子?怎么提高你本人的修为!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笨蛋。”

洛南被游云子痛骂,却不着紧,笑嘻嘻的看着游云子不说话。

游云子猛然醒悟,这家伙大小算他的主人,这样似乎好象,不太对啊。游云子越想越心虚,再看洛南的笑脸,感觉有些狰狞。

“咳,不过,我告诉你进去的方法是没有问题,谁让我是塔灵呢。算了算了,你什么时想历练什么的同我说就行了,至于塔守手里的法器,你只能自己去夺,我是真的没办法做到。”游云子不知不觉中把话放软了。

“我就说嘛,游大掌门肯定是好人。”洛南笑嘻嘻的道:“不过现在我不想进法塔了。你看咱们这青山派吧,以后怎么也是咱们的根基对不对?可我总感觉不安全,游大掌门,这法塔的五层以下的那些是法阵吧?似乎有很强的禁制效果啊,要是安在青山派上,一定非常不错。你说呢?”

“你,你想让我帮你把青山派外面布上法阵?”游云子跳了起来:“你知道法阵要费多少时间,要费多少法力吗?”

洛南转身就走,看也不看桌上的游云子一眼,一边走还一边道:“我不知道费什么,不过我知道好象浮屠塔现在是我的。你说我这主人当不当的了家让浮屠塔这么做呢?要不,我让浮屠的一层直接移植到青山派山门外去?哦,这是个好主意啊。”

游云子听了,一屁股坐在桌上。要是洛南真狠下心这么,他还真没有办法阻止。

“你小子就是想要使死我老头子!”

游云子哀怨的吼道。

洛南偷偷裂嘴一笑,嘟囔道:“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

日子一天天过去,洛南的心思已沉浸在那千部功法之上。

自得了仙武九变之后,洛南已下定决心把这千部功法都吃透了。虽然这些功法高低不等,优劣差半,但对于洛南来说,一是参考,另一方法就是为以后做准备。用洛南的话说就是,“艺多不压身,谁知道会不会有玩无间道时候啊。这叫高瞻远瞩,懂不?”

然后说他杂而不精的游云子便败退继续搞他的五行正反乾坤阵去了。

还别说,在游云子近半个月的布置中,这五行正反乾坤阵已初具雏形。青山三峰已与原来变的大有不同。原来时,青山三峰立于青幽群山之前,青翠挺拔,老远都看的清清楚楚。而现在,青山三峰上仿佛围上了终年不散的迷雾,阳光一照之下,偶有彩霞彩虹飞出,还真有点仙家密境的味道。

不过,这漂亮的背后却是杀机。如果不知怎么进入青山三峰盲目的闯入的话,就有可能触动法阵,好的情况是被法阵中的禁制弹下山去,不好的情况可能就会埋骨于青山三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