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就没有了?”赵虎呆呆的看着面前已变的平整的地面,感觉自己象在做梦。

其实不光是他,就连刚刚睁开眼的章世宗,痴痴拿着刀的易水心,还有看一眼自己的拳头又看一眼地面的洛南,都有这样的感觉。

就这样没有了?

象做梦一样啊。

太神奇了。

“林大哥,这样,这样算拆了没?”章世宗回头向洛南问。

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他可以肯定自己做了一件很好的事。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以前,似乎对于玉佛宗的功法有些理解错误了,原本他师父所说的佛心什么的,他现在已有了模糊的意识。

禅宗与修士的境界是差不多的,但是神宗修的是佛心,而修士修的是金丹。这里有些不同的是,金丹必须化罡之后才可凝结,而佛心则是只要一个门槛。

禅宗也炼体,而且更注重炼体。修士炼体十层巅峰,而禅宗没有这一说。禅宗炼体开始是初识,就是认自自我,就这一开始就达到了修士的炼体十层。而后的僧身,已算是引灵期的境界了。

僧身可以一直炼下去,这可能与禅宗的咒法有关。曾有一名高僧没有慧根,只练僧身达到不灭僧身之境,其实力完可以与九劫高手相比。当然了,不灭僧身最后就是魂飞魄散,只留下一具无意识的身体。禅宗的人当然可以操纵这样的不灭僧身之体,就玉佛宗中就有一个这样的不灭僧身。

僧身后之,便是问心,这道槛之后就是佛心。玉佛宗的弟子有些会在问心境时到红尘炼心,以企图达到佛心之境。当然,更多的是达到佛心境后才到红尘中走动,其实炼佛心才是禅宗的根本,无佛心无法达到金佛之体,更不要说什么化身了。

至于章世宗,他现在只是僧身。

不过今天他却以僧身之境,合众人之力达到佛心境才可以使出的般若法掌,是谁也意想不到的事。要说就以洛南等人再加上一个佛心不清的章世宗根本不可能使出般若法掌,可事实却变的令人不可琢磨。

冥冥之中自有命数。

洛南等人或者没有太大的感觉,章世宗却感觉要灵敏的多。禅宗讲因果,明善恶,积功德。所以,血池解决之后,章世宗才隐约感觉佛心的意味。或者等到哪天机缘到了,章世宗达到佛心之境就是一路坦途了。

略有所得的章世宗,因为不动明王降魔咒,想到了不动明王真言,不动明王慈救咒与不动明王火界咒。不知道这三咒法又有何妙用?

现在,章世宗看向洛南敬服万

分,心中已有了跟定他的想法。

洛南哪里知道自己无意中收了一个忠诚小弟,他还又问了一遍游云子,才点了点头道:“拆了,功德圆满了。不过,现在我担心的是你们说的那个人,这里的玄阴洞还在,如果他想再搞一次,倒也有可能啊。咱们不可能天天守在这里,抓到哪个人才是根本!章兄弟,你有没有看清那人的长像?”

“没有!那天晚上那人开始是以黑巾蒙面,打斗中他失去黑巾,可是黑巾里面还有一个红脸的面具。我们没能揭开他的面具。而且他的身材中等,没有什么特点,我唯一记的他的右上上戴着一个储物戒指。”

洛南看了易水心一眼,易水心一脸茫然似乎想不到什么人。

“问问那个女娃娃,天机门谁会天机战刀,还有谁有储物戒,谁把储物戒习惯戴在右手上的?”游云子给洛南出主意道。

“嗯?天机战刀?天机门的人不是都会吗?”洛南有些疑惑的问道。

“笨蛋啊,你以为天机战刀功法是路边大白菜啊?也只有你这种人拿了那么多的功法不当事,那些功法放在哪里都算是镇派的东西。不要说天机战刀,就是你用的天机万皇拳,也是天机门的密传功法,一般弟子学不到的!嘿嘿,小子,我使了天机万皇拳,我看你怎么向那女娃解释吧,你可是外门弟子,外门……就不算是真正的弟子的。嘿嘿……”游云子幸灾乐祸的道。

“哇,不会吧!”洛南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而且是想圆谎都很难圆上的大错。这绝逼不是啥好事啊。

收买易水心?人家是门主女儿嗳,见的好东西多了去了,再说他也没有啥能收买人家的东西。

不知道以身相许,她会不会答应……

洛南心虚的瞅了易水心一眼。

这一眼倒让易水心看到了。

易水心以为洛南不好开口呢,她抿了下嘴,道:“林师弟,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咦,这丫头似乎比原来好说话了很多啊。

洛南猛然发现,易水心现在似乎变了。原来易水心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今天这态度好太好多了。洛南心激动的呯呯直跳,再一想,刚才他还指挥易水心做事来着,现在才发现,当时易水心一切都照做了,一点不忿的反应都没有。

这外表是林玉龙的,易水心肯定不是把上这小子。

洛南在心里念叨。

难道她真的目光如炬,一眼就看清了我这颗金子般的心了?

他非常自恋的想着,嘴里倒没有打哏。

“师姐,你感觉会天机战刀,又有诸物戒,还喜欢把戒指戴在右手上的是谁?”

易水心低头思索了一下道:“会天机战刀的人倒是不多,有储物戒的人更少,至于习惯戴在右手上的倒是没有。不过,我倒想到了一个人……可是,不可能是他。”

“谁?”所有人都来了精神。

“他,他是徐长老的儿子,徐龙。他会天机战刀,也有储物戒,这次来的其它人,好象好象都不会天机战刀。”

“其他人不会?”洛南皱了皱眉:“那这个徐龙平时表现怎么样?”

“平时表现……好象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这人很好,对师弟师妹都挺好。所以很多师妹喜欢他,师弟们也都挺敬重他。所以,我感觉不可能是他。”易水心摇头道。

洛南很想问一句,你是不是也喜欢他?但他没敢。不过,洛南感觉这个徐龙对他有威胁,泡了易水心,易水心肯定不会把他会天机万皇拳的事说出去。如果易水心喜欢这个什么徐龙那就麻烦了。

“师姐,咱不能妄下定论,说句难听的,天机道观里的每个人都有嫌疑!”洛南腹黑的说了一句名言。

“……”易水心沉默了,洛南说的歪理正理不说,倒是有些道理。

洛南趁热打铁的道:“所以,咱们俩个人要谁也不告诉这事,等师姐回到天机门后,让门主他老人家定夺最好。那些鬼魅魍魉绝逃不掉门主他老人家的法眼!所以,咱们路上碰到什么事,一定不能告诉任何人。”

易水心皱了皱眉头,她到天机道观来本来是想给她父亲看看本事,现在这事让洛南一说,似乎只有她父亲才能解决,所以她心里有点小纠结。

“连李长老也不告诉吗?”

“不能!”洛南赶紧道:“师姐你想想,会天机战刀的不多,只有徐龙会,可是李长老不会吗?徐长老不会吗?我师父也会啊!再说,那些不会天机战刀的师兄真的不会吗?所以,万全考虑,咱不能说。”

洛南看似一心为公,其实他更想的是蒙混过关。

“啊,真的要这样吗?”易水心越来越动摇了。

“师姐。”章世宗完全倒向了洛南:“林大哥说的对。”

“我也感觉林大哥说的对。”赵虎也发表自己的意见。

“对,林大哥分析的有道理。”其他人也附合道。

“那……那好吧。”易水心有些丧气的道。转头之间,她突然发现了什么,不由指着已消失的血池的地方叫道:“啊,那些是什么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