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兴面沉似水,冷哼一声,目光如电的道:“你还知道我这个师父?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林玉龙,你真是胆大包天了。”

“师父,徒儿……徒儿不是……徒儿知错了。”

洛南怯懦的看着郭兴,急声想要辩解,看了易水心一眼后最后只说自己知错了。他的表情逼真贴切,不过他的怯懦倒不是全是装出来的,看到郭兴与天机门的两位长老后,洛南当即清楚自己与他们的差距。

要不表现不好,肯定会给人家捏死,他心里真的没底啊。

“哼,不是你一句知错就能抵消你的罪责,回山再收拾你!”郭兴狠狠的瞪了洛南一眼,转头看向易水心。

洛南只能低头沉默,心中暗骂林玉龙,这死孩子也不知道事先打个报告啥的,到现在让小太爷替他被黑祸,回去早晚从这小子身上找回来。

转身面对郭兴的易水心已换上了和蔼可亲的笑容,他刚想说话,却被李长青抢先道:“心丫头,你怎么一个人跑出去了,也不跟师叔说一声,你没碰到什么危险吧?”

徐文章也道:“水心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声不响的就跑到外面去,我们多担心啊。要是你真碰到了什么危险,我们怎么同门主交代?这几天,你李师叔与我是吃不好睡不好啊。”

李长青与徐文章看着易水心长大的,这个天机门的公主聪敏伶俐从小很讨他们喜爱。李长青没有道侣,一直把易水心当自己女儿看待,而徐文章则是把易水心当成儿媳妇了。

其实也不怪徐文章这样想,徐龙与易水心从小一起长大,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徐龙也争气,在年轻一代的弟子中出类拔萃,再加上徐龙也向徐文章说过对易水心很是喜欢,所以,徐文章也就向这方面努力了。

其实易破天也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徐龙算是年轻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他与徐文章也是知根知底,这次巡察天机外门,易破天把徐龙父子与易水心一起安排下来,也有这方面的意思。谁知道易水心好奇心大,到了天机道观没两天呢,就偷偷跟着林玉龙下山了。

李长青与徐文章别提多担心了。他们倒不是担心林玉龙会把易水

心怎么怎么样,他们是怕易水心会碰到危险。莫天大陆虽然是凡俗界不假,谁知道有没有藏着利害人物。

两人一商量,李长青便留下来与郭兴处理一些事务,徐文章一个人去寻找易水心与林玉龙了。谁知道林玉龙中间回了家一趟,这下就阴错阳差徐文章没找到人。后来在青山派碰到石小柱,石小柱为人机灵又有洛南的安排,当即把徐文章应付了过去。

徐文章根本没有把青山派看在眼里,在他眼中青山派不过是一个世俗门派,所以也没怀疑有他,便回去了。

这回来的路上,徐文章倒是追上了易水心与洛南。他暗中观察两人并没有什么,特别是易水心对洛南不屑一顾的样子,让徐文章心中大喜,就灭了现身的念头。在徐文章看来,易水心这一闯荡江湖,就能比较出别人与他儿子徐龙的差距了,这样更利于易水心与他儿子的好事。再说,林玉龙毕竟是郭兴的徒弟,怎么惩罚由郭兴自己来比较合适,既然事情向着他想看到的方向发展,他没必要得罪郭兴,所以,徐文章就不再跟踪,直接回山了。

易水心看着两位看着她长大的师叔一幅担心她的样子,心中有些感动。出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有半个月二十多天了,从小没有离家的易水心自然也同平常的少女一般,有再见亲人的感觉。

“李师叔,徐师叔,水心多谢您的关心了。”易水心向两人福了一福。

易水心这样的小女儿作态,让李长青与徐文章老怀大慰。要知道平时易水心可是有些小调皮,行为上来说更是咋咋呼呼的,象男孩子一样。易水心向他们不是拱手为礼也不是点头致意,再加上易水心脸上微红的样子,两个老家伙当然猜到了易水心的感受。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大感这次小丫头跑出去这趟,值了。

“水心师妹平安就好。”郭兴有些窘迫的插口了。

啥?

师妹?

洛南傻眼了,风中凌乱啊,郭兴叫小丫头易水心师妹??!!

“多谢师兄关心,水心没有什么事,这次被师侄带出去,让我见识不少,还请师兄不要责罚他。”易水心微笑着向郭兴拱了拱手,向洛南

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

洛南差点一头栽地上。

师兄……师侄……这玩笑开大了。

洛南的脸要多黑有多黑。

被这死孩子林玉龙结结实实的摆了一道啊,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疏啊,娘的这叫什么事啊,那有长这么年轻的师姑啊。

洛南想骂人。

其实也不怪洛南,毕竟他对玄界的门派不了解。外门与内门可以说是千差万别,外门的堂主一般辈份不会太好,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但很不幸,天机门的外门堂子确实是与内门中现有的三代弟子同辈。易水心与郭兴就是师兄妹关系。

易水心看着洛南一脸悲催的样子,心中大乐。不过在李长青等人的面前,她不可能会表现出来。

“两位师叔,师兄,你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不会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呵呵,那倒不是。”李长青摇了摇头。

“山下有村民向观中求救,说近些日来有人口走失。”徐文章接口解释:“我们巡查一番并没有什么发现,昨日隐隐感觉到玉屏山方向有灵力波动,但来查看,却不想碰到了你们两个。啊对了,我看你们来的方向似乎是玉屏山方向,你们不会去了玉屏山吧?”

易水心微愣,点头道:“师叔,我们是从玉屏山那边过来了。”

“啊?那你们……”郭兴一愣,紧张的看了看易水心与洛南发现没有受什么伤,才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易水心看了洛南一眼,点了点头。

“我们的确有发现。”

洛南心头一紧,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的大意了。或者是因为刚掌握了力量,或者是因为能打败了王启,也或者是从游云子哪里得到的秘籍功法太多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种天下之地,大可去的得的想法。

有些自满了,有些认不清自己了。

洛南现在深深的做了自我检讨,毕竟自己面对的是现实,而不是游戏,不可能有什么重新再来过的可能。

而自己自满的心理让自己到了现在这样危险的境地。

如果被天机门的人发现了不对,那自己绝对就是呜呼哀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