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旅团

心急火燎的大队长再也顾不上风度,率先飞掠而去,来到斥候所指示的位置,看着眼前明显处于力场范围外的残骸,大队长心里一片冰凉,这些机甲绝对出了赤猴花的领域范围,可是却仍然被击碎了,那么情况已经很明显,看着一众沉默的属下,大队长仿佛看到了特纳总督高扬起的军刀。

“混蛋东西,这帮废物,将那个什么狗屁大队长立即枪毙,扔到宇宙空间中,所有与此事有关的人记上一个大过,进攻长川星域时,以他们作为先锋。”刚刚从一个军机秘书身上爬起来的特纳,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的余韵,便被这个消息给震懵了。

面对这种严重的事情,大队长自然不敢压下去,虽然他知道主动上报的代价可能是枪毙的命运,可是相比于事情暴露后,全家都要被杀掉的命运,主动自首似乎成了他的唯一选择,毕竟眼下他带来的众多斥候兵可是都忠于特纳总督的,在一般事情上,他可以命令他们保守秘密,但是在这种抄家灭族的大事面前,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向军情局坦白。

“老大,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们需要确定的是这支特种斥候小队究竟知道什么东西,以及我们之后该怎么办!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大战完了后再说吧。”胖子情报局长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说道,同时心里不断的骂着某个白痴的大队长。

事情发生之前,他不断告诫手下人,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必须消除一切隐患,没想到还是出了篓子,胖子此时心里真的很烦躁。

他就是这种行动的幕后老大,也就是说他在里面拿的是最大的一头,想想某个对他毕恭毕敬的大队长,以及对方十五岁的女儿伺候自己的情形,胖子忍不住为他说了句话。

“哼,这种事情以后一定要杜绝,以你之见,该怎么办?”特纳心里跟明镜似的,他对自己这个儿时的同伴知之甚深,对他的一切行动都了如指掌,自然知道此事的幕后总头头是谁,不过有鉴于胖子的功绩,以及两者的私人感情,特纳还是选择了漠视此事。

听到特纳如此说,胖子心中松了口气道“这是自然,属下以后一定严查类似事情,一旦发现,必然严惩不贷,不过此时我军正值进攻之际,临阵换将不仅打击了我方的势气,而且也会给敌人带来一丝机会,因此我觉得不如让这个大队长戴罪立功,看其后续表现,再议他的事情,您看如何?”

“恩,这事就这样办吧,幸亏他们捕获的不是我的王牌斥候小队,否则作战计划岂不要泄露一部分!不过即使对方知道的情形有限,我们也不能等了,你立即通告全军,按照预定计划行事,将全体入侵时间改为半个小时后,在这半个小时内,所有师团必须准备完毕,如有懈怠,必将连诛九族。”

“是,陛下,我这就去通知。”胖子擦擦汗,大步跑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一个半军团的特纳大军已经完全准备完毕,随着特纳的一声令下,所有大军直扑长川星域。

特纳亲自带领几个师团,向着神州第三师团的方向直扑而去,一路上遇到所有的神州斥候,纷纷被一战而灭,没有丝毫迟疑。

长川星域与特纳星域之间,第三师团第一旅团总部所在地,旅长汤唯看着手下人发出的线报,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老虎,还没有联系到师部吗?”汤唯看着一旁额头直冒汗的副旅长,说道。

“没有,给死的,信号明明很是清晰,可是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回应呢!旅长前方的斥候小队一个个的消失,我看特纳总督的部队估计上来了,我们该怎么办?”老虎急的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四处的走动着,不时的看看通讯设备,让他一个急性子的人来看守信息台,也真是难为他了。

“没有师长的命令,我们不能妄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部没有回电,但是我们也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汤唯沉声道。

“召集所有的兄弟,命令士兵立即着装,准备迎敌,星舰内除去几个通讯兵留守外,不准有任何的战斗人员停留,所有人必须给我到星空中去,怠慢者,军法从事。”

“是,你还有你,你们留手在这里”老虎点了点几个士兵,随即迈步追向往外走去的汤唯,同时命令通讯兵下达作战命令。

浩瀚的星空中,第一旅团下辖的十个战团全部就位,汤唯正想说点什么以鼓舞士气,突然神色一变,在他的探测器上出现一群密密麻麻的红点,于此同时派在前方的斥候小队终于有消息传回。

沉着脸听完小队长临死前的讯息,汤唯皱着眉头将消息发给了副旅长老虎,“虎子,你是最早跟着陛下的人,依你之见,此时我们应该怎么办?是打还是撤?”

虽然虎子平日里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可是汤唯却是知道虎子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他是一个从监狱星就跟随周康的从龙之臣之一,可以算是部队里资格最老的一个战士了,期间他经历了所有大战,见证了周康势力在这个宇宙中的一步步崛起。

“头,说句直白的话吧,如今斥候已经完全陨灭,我们根本就没有后退之路,说不定对方就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以我跟随陛下的作战经验来看,对方抵达的肯定是先锋部队,其战斗力肯定不会是最强,如果我们立即逃遁,估计会给对方指引前行的道路啊,而且有可能会被对方的精锐部队吞的渣都不剩。”

“依你之见?”

“这场遭遇战自从对方的影子出现在我们的显示器上时,就已经注定要发生了,我们要做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不是丧失势气的亡命而逃,否则即使能够回去,我们第一旅团的战魂也将消失,没有了战魂,不说其他的,估计我们第一旅团根本不能在战斗中有什么作用,很快就会沦为炮灰的存在。”老虎思索片刻,眼神闪烁着精光道。

“可是对方有可能是特纳的精锐部队!”汤唯沉声道,他也知道虎子所说的有道理,可是一想起铺天盖地的机甲,汤唯心中就是一阵打鼓。

“根据传闻,特纳总督共有一个半军团的兵力,这次估计其会全力攻打我神州,这场战役和当时大齐攻打我神州时何其相似,因此我可以断定,特纳的先锋力量一定不会很强,他只是把我们这些驻守在长川星域的新兵旅团当做练兵的存在,他真正在意的应该是陛下率领的精锐战团,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像当年和大齐作战时的机会。”

“你有多大的把握?”

“呵呵,战争就是这样,无论是谁都没有绝对的把握,除非到达了陛下的程度,不过根据当年的大战,类比我们现在,如果我们主动进攻,应该有把握撕裂对方的先锋,到时候是战是留就完全看我们的了。”老虎哈哈一笑,顿时有种豪爽之气在宇宙空间中荡漾。

“好,干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有身撒星空的觉悟,只要能够拼够本,老子就认了。”汤唯一咬牙,断然说道。

“这样就对了,相信我,我们必定会给敌人以重创。”老虎嘿嘿笑道,他知道虽然汤唯看似胆小怕事,但是他却是一个十分坚毅之人,只是平日里太过小心而已,一旦他认定了什么事情,必然一心一意将它做好,而他却是有这个指挥才能,这点是拥有决断力的老虎所不具备的,所有对于汤唯当然旅长而他担任副旅长之事,老虎是没有一丝怨言的,只是更加佩服周康用人之妙。

“诸位,虽然我汤唯在战略上比不上陛下,在武力上更不是陛下的对手,更不用提在指挥军队的战术上了,但是我汤唯也会一些军中阵法,对付这些来犯之人已经足够了,敌人为什么要急着进攻我们,因为他们已经胆寒,说句不好听的话,特纳总督最多和战天王一个等级,而战天王呢?你们都知道,战天王如今已经是我们的第十师团师长,其精锐血甲团也成了我神州第二个机甲骑士团。

这就是特纳胆寒的原因之一,他害怕了,想要偷袭我们,但是这点也被我们英勇的战士给破灭了,现在陛下已经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形,他老人家已经率领精锐师团亲自赶赴这里,等他来临的那一天,必定是特纳灭亡的一天,这点我有信心,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信心?”汤唯沉思片刻,在通讯频道里喊道。

“有信心”。。。。。。。“有信心”。。。。。。。。。。。。

一时间,见证了周康崛起辉煌的战士们,抛却了对自己前途的担忧,心中只剩下陛下百战百胜的形象,呼喊声响彻整个星空。

“在这之前,在陛下来临之前,这些垃圾竟然想要偷袭我们,给陛下带来损失,我要告诉他们的是,他们错了,俗话说的好杀鸡焉用宰牛刀,整个神州,除了陛下和一众师团长外,我汤唯也可以击败他特纳。

当然你们以为我在吹牛皮,事实上论真本事我还真比不过他,毕竟特纳可是和战天王一个等级的,而战天王已经是一个师团长了,我汤唯依旧是个旅长,所以说平真本事我不是他的对手”说道这,汤唯停了一下,现场一片发笑声,显然士兵们紧张的情绪得到了舒缓。

老虎看的是一阵点头,心中暗道“难怪老汤是个正的,就凭这一手鼓舞士气的说辞,他老虎就是学上一万年也学不来。”

“你们别笑,我汤唯是条汉子,敢于承认自己的不足,但是我还要说,我可以给特纳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就因为除了陛下之外,他小看我们神州的将士,他小看我们第三师团第一旅团,他小看我们神州战团百战百胜的战魂,最关键的是他小看我们神州军团领导人的学习能力。

当然这个学习能力指的是我汤唯,与你们的团长什么的没有关系,你们不要自作多情啊,想要有这个学习能力,等你们什么时候当上了旅团长,什么时候就有了(场中又是一片笑声)。

这场战斗和当年大齐蓦然进攻神州时的情形何其相似,你们中有老兵参加过那次战斗,你们可曾记得当时陛下是如何破敌的,是如何酣畅淋漓的赢得胜利的,今天我汤唯在此地说,我也可以赢得胜利,尽管对象可能只是特纳的先锋部队。

虽然我们第一旅团人少,但是也有着十个战团,当年陛下靠十个战团硬生生俘虏二十个战团,那么今天我们就可以凭着十个战团,击溃敌军的先锋,之后的事情就看我们的造化了,造化好的还可以回家抱抱孩子,造化不好的将和我这个旅团长一起卖身星空,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敌人必将付出几倍于我们的代价,神州军万胜!”

“万胜”。。。。“万胜”。。。。。。。。。“万胜”,顿时场中响起一片呼声,在汤唯的一声令下,这支壮志激昂的部队踏上了他们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