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如来神掌再现

“兄弟们不要怕,继续前进,他再厉害还能一个人单挑我们一个战团不成,即使是神晶级强者也不敢冲击一个有着阵法加持的骑士团。”见识到周康身体周围的异象,特纳一方的军阵有些混乱,几个小队长连忙安抚道。

“命令全军加速,不要给对方机会!”看着周康身体周围越来越惊人的异象,特纳总督心中泛起一丝恐慌感,随即这丝感觉被他远远的抛之脑后,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羞辱感,他竟然被这个人吓住了,这绝对不是他能够容忍的。

大佛的面容越来越清晰,逐渐的大佛的双目显化了出来,此时周康浑身的血管已经涨了开来,一条条的仿若青色的巨蛇,在他身体表面凸起起来,终于,周康的身体达到了极限,他感觉到体内的真气已经不能够再加速了,否则必然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抬起的巨大手掌光芒一闪,一股无形的波动从周康的位置发出,直射远道而来的两个先锋小队。

片刻之后,奔涌到周康面前的两个先锋小队诡异的停在了空中,随即小队里的赤甲士脸上现出不可置信之色,转眼间便在宇宙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特纳总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作为先锋力量的两个小队,被两种法则之力加持的两个赤甲士小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陨灭在了宇宙中,而对面的男人只是挥了挥手掌。

“陛下,还要不要继续前进?”周康的举动显然一举震慑住了第一骑士团,一时间风吼阵的前进速度陡然慢了下来。

“前进,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一个人抗衡我一个骑士团的。”特纳总督狠狠一咬牙,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经过刚才的变故他对周康的忌惮更重,此刻即使这一个骑士团全军覆没,他也要干掉周康。

“怎么回事?继续前进啊,难道我特纳军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可是情况并没有像特纳想象的那样,其军队行进的速度不仅没有加快,反而慢了下来。

“陛下,你看周围,天哪,这是怎么一回事?”身边一个赤甲士的惊叫提醒了特纳。

他仔细一看,脸色顿时大变,虽然此时整支队伍依然按照他的命令运动,但是机甲周围的青色光芒越来越淡了,似乎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而他们这成一圆球状的风吼阵似乎也混乱了起来,不时的有两头机甲碰撞在一起,这个时候别说加速前进了,就是保持原形,也是这匹赤甲士素质惊人的原因!

“怎么回事?风吼阵被破了!”特纳总督脸色大变,他布置这个风吼阵只是依葫芦画瓢,完全不是按照阵法师的正途,契合宇宙的法则来布置,此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他是个真正的阵法师的话,就会感到他布置的阵法正在逐渐偏离宇宙法则,也就是说风吼阵破了。

正剧烈喘息的周康也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对阵法之道造诣颇深的他,能够明显的感到眼前特纳一方的阵法正在逐渐失去其威力,对方再也不能契合宇宙法则,而在他的感应下,道道无形的力场正在干扰着这一片天地的规则之力,至少在特纳的这块位置上,至少在一分钟以内,被蒙蔽的规则之线是不会轻易的被重新激发的。

“如来神掌竟然有这个效果!”周康心中一震,这还是他头一次知道竟然有武学能够暂时破解阵法之道。

“以力破阵,打破规则之线!这究竟是什么武学,也太逆天了吧!”奥卡喃喃自语,似乎有着无数年生命的他,也被震撼住了。

“不对,对方的法则之线迅速的恢复了,可是为什么其阵法依然偏离宇宙规则呢?”周康随即一皱眉头,不过他稍一寻思便明白了过来,“原来如此,这就是依葫芦画瓢的害处了,不知道变通,这样的阵法要之何用!”

此时,特纳的风吼阵可谓是乱作了一团,特纳总督急的鼻尖都冒汗了,可是依旧不能重新激发风吼阵,他不知道的是,如今这块地方经过周康的那一掌的影响,法则之线有了轻微的变化,已经不是他原来那套套路能够激发的了。

“好了,五行变换阵法终于完成了,瘦猴,你和我上吧!”有了这些时间的缓冲,和果冻一般的神州军阵终于成型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陀螺出现在原地,这个经过几倍增强的陀螺,可是比之普通的金钻阵更加的耀眼,其激发的金之法则也更多。

“所有人,目标特纳军阵,出击。”周康发布了进攻的命令,此时用完如来神掌给他身体带来的巨大负荷,使他几乎不能够移动,更不用说上前战斗了,不过指挥手下进行战斗还是可以的。

“陛下,他们冲过来了,好一个巨大的陀螺!看样子好像是金属性阵法!”

“陛下,要不我们撤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一众手下仿若苍蝇一般,乱作了一团,不断向特纳总督进言。

彭的一声,在特纳总督的调动下,不时的有一两个机甲战士相撞,被撞者恼怒,撞人者也不开心,如果不是特纳总督就在军阵中,冲突估计已经发生了,可是就是这样,一股浮躁的情绪也在军阵中酝酿,虽然口头上不说,但是这些赤甲士对特纳都抱有一丝怨念。

看了看不断接近的金钻阵,特纳总督无语的拍拍脑袋,道“撤退!”,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发现自己不仅没有组织好风吼阵,反而令这个军阵愈加的混乱了。

“这个时候想撤岂不是晚!”周康嘴角微微一撇,似乎想要笑出来,可是随即眉头一跳,却是扯到了受到重创的身体,不过神州大军可是狠狠的撞进了特纳一方的风吼阵。

半个小时后,巨大的陀螺在特纳一方迎出来的大军面前选择了撤退,这一役,特纳第一骑士团几乎被打残,差不多损失了一半的战斗力,就是特纳总督也是差点被奥卡俘虏,最后被击成了内伤,在手下拼死护卫下才逃了出去。

神州一方,周康召回了快要和特纳相碰的军队,金色的金钻阵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又返回了陨石口,让死里逃生的特纳总督心中很是舒了口气。

“外面情况如何?”特纳总督惨白着脸,气喘吁吁的坐在星舰上,如今回想起奥卡的动作,他的心中依然犹有余悸,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永远的留在星空中。

“遵照陛下的指示,外面所有大军全部警戒起来,神州是不可能有偷袭机会的。”右路军统帅在特纳不远处说道,他此次同样算是死里逃生。

“这个周康不简单啊,难怪狮王谢海完败在他的手中,陛下,风吼阵是如何被他破的?为何我们丝毫没有觉察到?”特纳的一个谋士思索片刻,提出了一个令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问题可能出现在那一掌上,周康的武学修为并不比其阵道修为差,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以力破阵。”眼见场中一片死寂,特纳总督又有爆发的迹象,胖子情报局长忍不住插口道。

眼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情报局长也不敢卖关子,直接道“以力破阵就是绝世武者,凭借其修为在一瞬间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以至于影响宇宙法则线条在那块空间中的运行状况,达到破开阵法的目的。”

“周康有这么厉害?今天冲进军阵如入无人之境的家伙,应该是一个先天甲士吧!周康究竟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如此人才投靠?”特纳总督沉着脸,一想起奥卡,他的后背就是一阵隐隐作痛。

“说是以力破阵可能有些夸张了点,毕竟这是神晶级强者才能够涉猎的范畴,不过周康那一击却是影响了陛下风吼阵和宇宙法则的契合,因此造成了风吼阵的消散,至于差点伤害陛下之人,那是神州军中仅次于周康的高手,他的名字叫做奥卡,据说原来是帝国骑士团的一员,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达到了先天。”

“哼,速速派人去查此人的消息,不惜一切代价让他投靠到我的门下,如若不然,就毁掉他,我得不得的,也绝对不允许他人得到。”

“额。。。。。。。。”胖子欲言又止,显得有些迟疑。

“怎么回事,难道你要告诉我,每年百分之三十军费都花在了狗身上?”特纳总督身上蓦然升起一股杀气。

“不是陛下,这个奥卡有些特殊,据臣了解,其既好美色,又好钱财,可谓是酒色才气样样皆占,不过越是这样越是难以打动,说服他恐怕要花费不菲的代价。”

“这些都是小事,周康能够给他的,我特纳一样可以给他,你去告诉他,周康给他什么,我特纳可以多加百分之二十,明白么?”

“是,属下立即去办。”胖子躬躬身,从沙发上滚了起来,速速离去了。

“报告,神州军又在阵前挑战,众位团长纷纷想要请战。”正当现场气氛沉闷之极,一个侍卫进来通报道。

“是何人挑战?”特纳一皱眉头。

“是第三师团的团长!”

“只有他一人?”

“是的,上次和他一起的第五师团团长在其后方给其掠阵,除此之外没有他人!”

“周康在不在?神州军团可曾出动?”

“没有,陨石口并没有其他动静,周康同样没有出现。”

“诸位,有谁愿意为我擒下此贼?”特纳摆摆手示意侍卫下去,脸色稍微好看了点,如果周康再带着团队掠阵,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前去挑战。

几个将领左看看,右看看,随即右路军主帅踏前一步道“陛下,微臣手下有一员骁将,其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想来擒下此贼甚为容易,微臣请其出战。”

“好,如若擒获对方,我给你算一等军功!”特纳总督脸上泛起一丝喜色,道“将他叫到星舰上,让我看看。”

“是。”右路军主帅叫过一个侍卫,耳语一番,不大一会工夫,一个二十多岁丰神俊朗的人踏步走了进来,朝上跪拜道“参见陛下。”

“起来吧,你叫做什么名字,可有把握战胜第三师团师长?”

“微臣叫做杨浩,现已达到后天颠覆,第三师团师长不过尔耳,请陛下放心。”

“好,你速速出战,此战如若胜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特纳总督大喜道。

十分钟后,一个侍卫跑了进来,道“陛下,大事不好,杨将军和对方酣战良久,眼看就要拿下对方,可是忽然不知为何行动缓慢起来,而且出招频繁失误,最终被敌人抓住一个计划,一下子击穿了胸膛,彻底陨灭在星空中了。”

“诸位,谁还有精兵骁将可擒此贼?”特纳心中一跳,就知道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顺利,自从和周康开战以来,他就几乎没有一次顺心过。

“微臣有。。。。。。。。。。。。。。。。。。。。”一名大臣走出队列,举荐了精锐手下,可是十分钟后,结果依然没有什么差别。

。。。。。。。。。。。。。。。。。。。

。。。。。。。。。。。。。。。。。。。。。。。。。。。。。

“难道我特纳星域就没有一能人?就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堵在了营门口?”特纳总督再也做不做了,短短一个小时,瘦猴连挑五个赤甲士,将特纳的面子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陛下,微臣愿往。”正当众人沉默之际,从特纳身后的影子里闪出一个黑影,正是特纳的秘密力量影卫的首领,一位真正的先天高手。

“这可是机甲战,先天高手可是不占什么便宜的。”特纳不由的迟疑了一下道。

“无妨,早年闯荡宇宙时,我也曾是一名赤甲士,只因为一直没有看到进军橙甲士的希望,所以才没有投军,既然这个小子如此猖狂,我愿为陛下分忧,替陛下收拾了他。”黑衣人微微拱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好,有影先生出手,必定可以旗开得胜,我必亲自替影先生掠阵。”这个影卫的首领和特纳是一种交易关系,平日里他负责特纳的安全,而特纳则负责提供他修炼所需的东西,此次有了他亲自出手,特纳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

“无须如此,陛下请看!”影先生伸手一抓,不远处的一个酒瓶凌空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的手掌微微一动,赤色的罡气在手中聚集,顷刻,酒瓶中的酒液就沸腾起来,他取过一个杯子,将酒液倒在杯中。

“陛下,待酒温时,就是微臣返回之时。”影先生微微拱手,身形蓦然掠出,窜了出去。

“啧啧,先天真气就是不同一般,转眼间就将酒液加热到沸腾,神乎其技啊!”一众大臣纷纷露出惊叹声,“这次有影先生出马,肯定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功夫。”

“想不到陛下身边竟然有如此高手。”此时,特纳因为此次作战不利而丧失的威望,不知不觉间竟然又增长了起来,毕竟能够驱使先天存在是非常艰难的,特纳能够做到,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其事件本身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来人,准备好宴席,等影先生回来,大家庆贺庆贺,也让周康知道知道我特纳的厉害,我特纳帝国并非无人,只是不屑和他一般计较而已。”特纳总督终于扬眉吐气,尽管明白此时他自己是在吹牛,可是也不得不厚着脸皮吹下去。

几分钟后,果然影先生杯中的酒刚刚温热,一个侍卫便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影先生呢?”特纳脸上先是一喜,带看清楚来人脸上的表情后,却是心中一抖。

“启禀陛下,影先生他,死了!”

“什么?怎么肯能?影先生不可能连一个赤甲士都拿不下,何况对方已经经过了长时间的战斗!”特纳总督从座位上霍然立起,神情中充满了震撼。

“不是第三师团师长,而是第五师团师长奥卡,影先生去的时候,对方已经换人了,属下想要向陛下报告情况有变,让影先生先等等,可是影先生却道无妨,可是交战尚不过几回合,就被对方一剑斩杀。”

“奥卡出手了?这个影先生怎么这么糊涂!”特纳总督缓缓的坐了下来,脸色有些难看了,先天高手可不是大白菜,到处都是,就这个影先生还是他花费了巨大的心力才招纳过来的,这样就没了,比之上次一下子失掉半个骑士团还让他揪心。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侍卫并未离去,停留在原地一脸踌躇的模样。

“陛下,奥卡还在营门前邀战呢,几个团长气不过,过去便被砍成了两半,我们到底如何,你拿个主意吧!”

“暂时不用管他,等斥候回来,一并和他算账,周康本人再厉害又有何用,只有三个师团,如何和我十个师团作对?”特纳一拂衣袖,离开了大厅,却是往休息室去了。

在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相顾无言,良久,右路军统帅探了探嗓子,道“诸位,既然陛下已经下达了军令,那我们就遵守吧,诸位回去后,看守好各自手下的军士,不要让他们出去滋事,既然神州军想闹,就让他们闹,等闹够了,他们也就停止了。”

一众大臣深以为然,拱拱手,相继离去,转眼间整个大厅就空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