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崛起沙暴星 第五十七章惊险

周康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可是尽管他奋进全力,却也不能动用哪怕一根手指,和传说中的鬼压床一个感觉,周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边际的大潮涌向了他的意识海。

可是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这看似其实磅礴的大潮,在涌向周康的意识海后,并没有其他动作,而是乖乖的盘踞起来,形成一个浓缩度极高的圆球,在周康的意识海中围绕着将来要生出神火,结成神晶的地方旋转,紧接着一股莫名的信息便传入周康的脑海。

一会之后,周康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物叹了口气,毫无疑问眼前之人是一位神晶级强者,而且还是那种巅峰的那种,其计划、其修为、其气魄,无一不让周康心惊,实际上这位的算计已经成功了,最终却是有一位强者找到了这里,并被他的神晶吸引而来,面对他庞大的精神力,这位强者也就是周康,没有丝毫放抗之力。

可是,无名强者却算漏了一点,那就是时间,时间已经过去的太长了,无数的岁月中,他的意念逐渐消散在空中,等到周康到来时,他的意念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即使是在他的领域内的前提下,他的精神中只剩下最深的执念,那就是他的修炼功法,除此以外,就是对此地深深的畏惧。

多年前的算计,终究因为时间的原因失败了,即使这个强者可以轻松夺舍周康的身体,可是在成为一团纯净的精神力后,再高的修为又有何用,就像是再多的核弹放在你面前,如果缺乏引爆的条件,它们就只是无害产品而已。

深吸口气,周康双目放光的看着旁边巨大的机甲,这可不是一般玩意,而是一具巨神兵,可以算作最为顶尖的一类机甲,此次周康不仅接受了对方庞大的精神力,而且拥有了一部不下于天阶的功法,冥王经,这直接解决了周康功法不能和机甲相配合的问题,虽然说,武学级数越高,与其契合度就越低,修炼就越艰难,可是以周康如今的修为,在短时间内达到罡气级修为还是有把握的。

至于额头上庞大的精神力,这就是一比非常可光的财富,只要周康完全吸收完,相信足以将冥王经修炼到先天的水准,这毕竟不是周康自己的精神力,使用起来难免有些浪费,同时,地球功法的修炼同样需要消耗这些精神力,从刚开始就有些躁动的金钟状金丹就可以看出。

在周围的岩壁上刻着一幅幅图画,由于此地保存完好的原因,图画依旧清晰可见,真个岩壁上布满了图画,上面刻录着一幅幅地形图,看来这个神晶巅峰的强者在这个陨石区域穿行过不少的日子,其经过的地方的恐怖程度,以周康现在的修为即使紧紧看看这些图画上的描述,便觉得毛骨悚然。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周康终于弄明白了所有图画的意思,看样子他们还真是占了大便宜,这个区域是陨石区中最安全的所在,是在陨石区中生存率最高的地方,这是这位强者用血的教训换回来的结论,根据他的经历,这个强者将陨石区化为了几个域,他一直探索的所在就是在外域,这里内域和外域没有明显区别,至今为止到过外域的人不少,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离开,随意行走的下场,就是进入内域,这里仿若一个天然的迷魂大阵。

根据墙上图画的注解,周康将他们这个所在,称为外域中的生门,据此地强者的记载,每隔一段时间,大概是一万年,陨石区就会短暂的安静下来,这段时间有一年,在这一年中,生门的位置是固定的,不是随机变化的,这样看来周康他们就是在这个时期踏入了陨石区,这也是他们至今未死的原因之一。

将墙上的信息整理完后,周康在脑海里将他们转化称自己能用的东西,不停的演算着,渐渐的周康的脸色越来越古怪,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这个演化出来的简单形势图,在他眼中可谓是异常的熟悉。

这竟然和诸葛武侯的八阵图有八分相似,简直就是八阵图的复杂版本,周康立即兴奋起来,如果说其他的东西还好说,单说这个阵图,他自信即使不是古今中外第一人,也是绝对顶尖的几个之一,这些光凭他曾在地球上,看过李良的小说中关于辟火阵的想法后,便能在一个星期内亲手试验出来就可以证明。

周康生而带有异状,这异状不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镌刻在他意识中的八八六十四卦,他仿佛对这些东西非常的了解,少年时期,被众人视为迷信的五行相生相克之理,便被他运用到阵法中,他第一次面对穷凶极恶的国际通缉犯事,只是一个十二岁孩子的他,便靠着一个迷踪阵,硬生生的将这个凶徒给困死在阵内,也就是这件事,才使在孤儿院中长大的他,被一家颇有权势的人收养。

看着看着,周不时的皱皱眉头,将岩壁上的一个个因素加进去,尽量还原出此地的微型场景,直到最后,周康依旧眉头紧皱,这外域竟然是个综合阵法,在这些阵法中,是以八阵图复杂版为基础,在其上布置了似是而非的八卦阵法,在八卦阵法中衍生出各种绝杀阵,烈焰阵,地烈阵,周康只能根据情形,辨认出其中的几种,大多数的衍生阵法,他都没有见过。

以这种程度去闯阵,本来是没有一丝机会的,可以说是去多少死多少,可是如今形势又有不同,在这个间歇期,外域的基础大阵是不变化的,这就给衍生法阵的变化带来了一定的限制,至少在周康看来,这个综合阵法的威力起码下降了一半,有着神晶巅峰强者的经验,再加上周康的阵法修为,他自信有一半的把握闯过去,事情到底该怎么办,还得等回去再说,他此时的伤已经不允许他继续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