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魁斗

有我们在前面开道,很多地方他都轻易穿了过去,也怪这小子运气好,在里面折腾了不久,竟然遇到了当时被冲散的陈静一伙儿人,那伙人一共三个,除了陈静,另外是两个汉子。

初相遇时,陈静把他当成了我,这小子『摸』不清底细,于是将错就错,顶着我的身份和陈静那两人一起上路。

一路上自然遇到了不少机器人和其它阻碍,但陈静那女人很有两把刷子,再加上另外两个男的也都是陈家的好手,四人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危急,途中一直是陈静在找路,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差,始终没有和其它人相遇。

他们没有源码和钥匙,遇到很多有门的地方,都只能绕道或走回头路,体力消耗很大,几人累到极处,便在一条通道里休息。

那地方很黑,光源都是冷烟火,孙二睡到半夜起来,忽然发现陈静不知去了哪里,他以为是姑娘躲着嘘嘘去了,也没在意,但过了好几分钟人也没回来,这一路遇到的危险太多,他有些吃不准,便拿出冷烟火,准备去看一看,结果走到一个拐弯口时,忽然听到弯口背面,隐约传来陈静的声音。

奇怪,大半夜的,她在跟谁说话?

孙二留了个心眼儿,将冷烟火收近怀里,探出脑袋偷听。

声音有些模糊,但隐隐约约的,孙二听出,和陈静对话的,是一个女人,在仔细一辨别,孙二不禁觉得惊悚,因为那两个声音一模一样,陈静……居然在跟自己说话。

跟自己说话?

我心里咯噔一下,陈静的两种不同形象在脑海里交替,一种是她正常时的模样,经常用毫不掩饰的炙热目光看着陈默,一种则是在梦中,那诡异的头颅微笑的场面,我不由得冒出一个猜测,难道陈静真的是在跟自己说话?或者说,她其实是在跟另一个自己说话?

小黄狗惊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他对陈静一直忌讳很深,闻言沉声道:“她说了什么?”

孙二咽了咽口水,道:“听的不太清楚,说什么打开大门,又说祭祀什么的,我听到一半的时候,可能忘记隐藏呼吸,被她给发现了……”说到这儿,孙二打了个寒颤,讲述到,当时陈静忽然转过头,看向他藏身的方位,目光如同山猫一样,在黑暗中,衬着冷烟火,散发出幽幽的绿光。

紧接着,她便朝着孙二走过去,目光很不对劲儿,那是种很古怪的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但那种邪恶感却如影随形,孙二十分机灵,二话不说,拔腿就跑,陈静紧追不舍,她毕竟是女人,体力跟不上,眼见就要将她摆脱,孙二心里有些得意,忽然,身后发出了一声女人的尖啸,十分刺耳,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陈静不知何时消失了。

难道她放弃了?

刚刚那声尖啸怎么回事?

孙二有些纳闷,但此刻在陌生的地方,只有他一个人,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在原地迟疑了一会儿,忽然,一滴冰冷的水落在了他的脸颊上,孙二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却发现,陈静的人头,竟然就贴在地道的上方,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那种惊恐可想而知,他浑身发麻,整个人脑袋一僵,也顾不得辨别路径,在地道里横冲直撞起来,匆忙间,也不知到了哪里,但那玩意儿始终没有被摆脱,那种头发和金属壁摩擦的声音如影随形,只有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那玩意儿紧跟着自己。

如果不是孙二的记忆和我一模一样,见过的诡异场面不在少数,恐怕真的会被吓的发狂不可。

被追的无可奈何之下,孙二心里一黑,想起身上还有一支匕首,便一边跑一边悄悄拔出来,最后猛的往后上方一掷。那东西估计也没有防备,嘴里叫了一声往后一躲,没入黑暗中,也不知道那一匕首有没有刺中。

孙二顾不得多看,此时他已经跑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再加上周围黑漆漆一片,光源亮度有限,一不留神,便脚下一空,整个人仿佛跌入了竖直的水井中一样,被迫往下掉落,跌倒落地后,由于冲击力太大,他晕了过去。

醒过来便在这个地方,从自己来时的上方,传来一阵又一阵撞击声,似乎是那玩意儿想进来,孙二估计,自己可能是无意中踩到了某个机关,或者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触动了某个源码,所以那玩意儿被挡在了外面。

现如今看来,来时的路是不能回去了,于是他开始在这些『操』作台上下功夫,我估计,外面忽然能源骤停,很可能跟这小子有关。

听完事情的经过,小黄狗额头上起了一层冷汗,问鬼魂陈:“陈默。你把事情说清楚,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别告诉我她是正常人,人的头怎么可能摘下来。”

鬼魂陈抿着唇,目光闪动,我好歹也是学过心理学的,一看他这毫不掩饰的模样,就知道这小子肯定知道些什么,他之前一直不肯说,难不成到现在还要瞒着我们?

于是我问道:“陈老大,都这种时候了,难不成你还要瞒着我们?我可不想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鬼魂陈估计是被我俩说动了,冰冷的神情出现一丝松动,目光在我们中间环视一圈,最后停留在小黄狗身上,慢吞吞的说道:“你看过鬼苗的壁画,也知道该怎么启动铁球。”

小黄狗迟疑了一下,点头,道:“不错,那两颗铁球,事实上有点儿类似于魔方,可以转换出很多符号,这些符号有固定的模式,通过它们结合源码,才可以打开中心的大门。”顿了顿,小黄狗道:“但这两颗铁球内部的符号钥匙,需要通过特殊的基因才可以打开。”

“特殊的基因?”我有些不明白。小黄狗解释道:“就像现在的指纹锁一样,必须要有一模一样的指纹才可以打开,而这个铁球,却可以痛血『液』鉴别基因链,这种基因,如果我没有猜错,就是陈家人体内的远古基因。”

我顿时惊的目瞪口呆,道:“这么说,即便赵信那伙人得到铁球,其实也于事无补。”

小黄狗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但是这个秘密,我们都知道的太晚了,不过赵家的人也不会因此而放弃,以他们的手段,如果知道了这个方法,肯定会想办法抓到陈默,用他来打开铁球。”

我有些明白过来,道:“其实,这才是你最终会选择和陈默合作的真正原因吧?”

小黄狗嘿嘿一笑,耸了耸肩,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你看,我和陈默合作的不是很好吗?”

我摇了摇头,心说你们合作的好,关我屁事,我算是明白了,论起心眼儿,自己实在是玩不过这些人,如果说我的生活是一部小说,那我肯定是一个炮火角『色』。

想了想,我道:“那这和陈静有什么关系?鬼苗里的壁画上,为什么会有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小黄狗意味深长的看了鬼魂陈一眼,道:“这个,恐怕就只有他清楚了。”

鬼魂陈显然也不打算在隐瞒,接着,他向我们讲了一个,关于他们家族的传说。

陈家的人,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作为守护上个文明而存在的,他们的体内,拥有那个文明的基因,因此在很多方面,有种超乎常人的能力。

在陈家古老的传说中,有一个东西,叫‘魁斗’。

相传,魁斗是个女巫的名字,在先秦时期,就曾经帮助过陈家人战胜各种灾难,相传,魁斗有无限复活的能力,它死后,立刻会重生在陈家。

后来到秦末汉初时期,因为时局动『荡』,好几个古老家族都因此而销声匿迹,陈家人为了躲避战『乱』,也过上了隐居的生活,魁斗作为一种战斗工具,而逐渐退出陈家的历史中。

据传说,在后来的一段时间,每当陈家有灭顶危急出现之时,都会有魁斗出现。

这只是一个传说,但按照现在的情况分析,所谓的魁斗无限复活,更像是一种奇特的基因传承,就和鬼魂陈那一脉一模一样的容貌很相似,但魁斗显然更加特别,它们生来就带有很强的战斗力。

那么脑袋能够摘下来又是怎么回事呢?

相传,魁斗摘掉自己的脑袋,是为了让灵魂解脱出来,只有在死时才会这样做。而小黄狗所看到的壁画中,魁斗提着自己的头,走入一扇大门,则很可能意味着,大门后面有危险,进去里面,很可能需要付出死亡的代价。

按照鬼魂陈说法,魁斗这种奇怪的‘人’,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消失了,甚至在陈家内部来说,都已经是传说『性』质的东西,因此,当小黄狗对鬼魂陈诉说壁画上的内容时,鬼魂陈有怀疑,但无法下定论,而现在看来,或许陈静,就是魁斗。

孙二听到这里,嘀咕道:“这么说了,那女人跟咱们还是一家的,既然如此,干嘛一副要活生生啃了我的样子,我总觉得,她不是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