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东西!”火云豹一双眼睛越瞪越大。月鱼觉出他神情有异不由慢慢回过头去身后的男子扑扇着两只巨大的翅膀苍白的脸上两只漆黑的瞳孔如同深渊一般对着自己。月鱼内心猛然一阵狂跳这让她想起了多比尔山上那个没有月亮的夜晚。

林风翅膀一鼓身子登时向后倒飞过去格雷顿刚睁开眼看清这一切忽觉一只大手按在自己头上将自己脑袋狠狠撞在地面。林风将他的头颅从碎石中拔出然后一甩手将他远远掷了出去闪身朝火云豹扑了过来。

火云豹一惊急忙凝起斗气对方已经扑至他身前两人对拳一撞火云豹向后打了个趔趄对方的力量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其中还带着浓浓的腐朽气息自己拳面与他相触忽然泛起一阵酸腐之感。

林风立在半空手指连弹数下几道看不见的黑色气流顿时朝着火云豹射了过去。火云豹斜身避开忽觉不对。他急忙转身一凝神抱着马车轮子抖的佩里克面前及时出现了一个金色气团数道黑气连连打在上面泛出一圈圈暗黑波纹。

“妈的。”克雷顿从一间破了墙的民宅中坐起身来突出一颗碎了的牙齿“见鬼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自言自语骂了一句看了看那对躺在床上抖的夫妻然后提起匕冲了出去。

火云豹两手一合从两手中间凝出两把气刀一圈旋转的气流立即包裹住了他的身体“刀剑乱舞之术!”他看了一眼林风双刀围绕着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忽然斗气一爆如同子弹般弹了出去。林风凝出一道黑色气刃二人在空中气刃一交林风高高飞起而后急坠下借着下落之力一刀斩在保护在火云豹身畔的斗气层上。火云豹身子震了一震随即架开他气剑将双刀舞的如同车轮一般顶着林风朝半空杀了上去。身边旋转的斗气壁上忽然伸出数十支气刀气剑大力旋转着如同车轮般朝着林风绞杀了上去。

这招“刀剑乱舞之术”是火云豹平生最得意的一招。与冷加鹤的“龙虎斗气”并称烈阳国二大神技。“龙虎斗气”主要凭着斗气的刚猛在于以力制敌。而火云豹这招却是倾向于剑技用破坏力巨大的剑舞以巧制胜。二者各有所长却又从本质上不一样。

林风勉强挡了几招只感觉眼前刀剑纷乱转成一片。狂风骤雨般的刀剑合击顿时逼得他喘不过气来瞬时间便有十几支刀剑砍在自己周身如果不是变身后天然的黑暗元素缠绕保护在自己身边后果不堪设想。

林风忽然一笑鼓翼直上与火云豹的上跃之势拉开一段距离手中气剑瞬间伸长猛力一剑劈在火云豹斗气罩上对方虽未受到伤害但上升之力受了这一阻登时直坠下来落在地上。林风一挥手数道黑暗气波劲射而下砸在他身上登时将避在斗气中火云豹砸得从地表深深陷了下去。

“要动真格的了哥们!”克雷顿跃在空中双手一掠将两只寒光匕旋转着抛了出去。双匕上各凝聚着一股不弱的斗气在夜空中红光闪耀划过一圈圈红色的涟漪朝林风飞去。格雷顿手印一结红色忽然分散而开如天女散花般遍布天空从原匕上幻化分离出的斗气匕纷纷旋转着仿若惊了巢的鸟儿朝林风散杀过去。

林风双翼一收将自己包裹住在气刃流中坠落而下旋绕的气刃砍切在他巨大的翅膀上溅起一团团的黑气。

“真麻烦。”对方的斗气不是很强林风一展翅膀登时将来袭的气刃纷纷反了回去。他的身后格雷顿忽然出现手中接住那两只真正的匕满天的匕立刻化作红光收集到他的武器中格雷顿手中的双匕血光翻腾朝林风猛扎下去。

“你很喜欢在别人身后攻击吗?”一个声音忽然从格雷顿身后响起格雷顿一呆眼前的男子如同刚才一样化作了缕缕黑烟他心中暗叫该死如此吸引他的注意力竟然也被他看穿。但毕竟是佣兵工会的会长他头一歪闪过了林风的一剑一脚在空中勾住了林风的腰带身子借力一翻又是绕到了林风身后骑在了他脖颈之上再次举刀割喉。林风二指夹住他匕身子倒转朝地面急撞去克雷顿心中一寒在离地还有两米的地方及时弹了开去在地上滚了几滚撞到一块大石之上抚着头骂了一句。

林风随即一个俯冲扫过地面带起了一阵大风。

火云豹从土里爬了出来吐了口满是沙粒的唾沫。他不相信这世上有恶魔这种东西但此刻见到却又不得不信。这小子似人非人论实力不在自己之下但招数却是诡异之极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而且似乎对方天生带有一种敏感坚韧的体质自己打了这么多年仗遇了无数的对手只感觉这个叫做林风的少年出招避招似乎都不是依自己理性而为而是凭感觉做出反应尤其是他伸出那两只怪翅膀后更是如此。自己和格雷顿都是王国一等一的高手二人齐上虽不至落败却也拿他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