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修道者的残忍

“咚!咚!咚!”那铁块离开变成一块块小铁块,落在那石板铺成的地面砸出咚咚声,引来不少人的注视。

“好锋利。”

杨帆看着地上那散落的铁块暗暗乍舌,见识到那银色匕首的锋利使得杨帆对于修道界的兵器有了一丝更深的了解。

“嘿嘿,兄弟你看看怎么样,只要五十元气丹。”那青放下手中的银色匕首对着杨帆嘿嘿一笑,满脸期盼的看着杨帆,那眼中看起来很是可怜,似乎杨帆不买便是他的过错一般。

“什么是元气丹?”杨帆一直听着那些摆摊人口中说什么元气丹,当下便问出心中的疑惑。

“兄弟.你.。不知道。什么是元气丹?”

那青年听完杨帆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郁闷,声音之中带着失落的对着杨帆道。

“我刚刚接触修道界,对于修道界不是很了解。”杨帆对着那青年撒了个小慌。但实际上也跟其话语差不多,只不过时间上有些撒谎。

“哎,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那青年一脸郁闷的看着杨帆,似乎对于刚刚招呼杨帆过来,实在是不应该。

“兄弟,我和你说,元气丹是我们修道界的通用货币,就像凡人的金子银子一样。”青年看着满脸茫然的杨帆,不由得叹了口气对着杨帆说道。

“兄弟,你可以跟我讲一讲关于修道界的事情吗?我对修道界知道的不多。”

杨帆实在是对修道界很好奇,看着那青年告诉自己元气丹的事情,便问出了他心中最好奇的问题。

“兄弟,你现在连元气都没有练出来把,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修道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你还是好好过凡人的生活。”

青年盯着杨帆,接着眉头一皱对着杨帆说道,显然她刚刚去感应杨帆体内是否含有元气。在他看来一般弟子差不多体内都含有元气,还有的就是那些身为筑基境弟子,但是以练气境感应筑基境那显然是不现实的,出现在这里的差不多都是些练气境弟子,所以青年也没有朝着那方面想。

“那谢谢兄弟你了。”听完那青年这样说,杨帆倒是没有什么反感,毕竟他还不知道修道界的具体情况,从那青年刚刚劝他的神色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妥,所以杨帆便对着那青年说了声谢谢。

“嘿嘿,兄弟,我也是从你那个阶段过来的,你要是修炼出元气来了可以过来找我,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那青年对着杨帆笑道,旋即又继续招呼其他人,杨帆转身继续朝着巷子里面走着,毕竟他对修道界的东西还是很好奇的。

“记住,我的名字叫做王大厦。”杨帆耳中传来那青年的声音,身体不由得一颤,旋即扭过看看到那青年对着他露出一个笑脸,杨帆同样露出笑脸便继续朝前走着。

“王大厦,心肠倒是不错。”杨帆小声的嘀咕着,随即便被各种各样奇异的修道界的事务所吸引,不知不觉便走到巷子的尽头。

“王三,尽头你必死无疑。”一声蕴含杀气得的声音传入杨帆的耳中,只见巷末的墙壁突然四分五裂,一道身影从那墙壁之上飞出,狠狠的跌落在地上。

“云丹,你要杀了我,我驱灵门不会放过你的。”

跌落在地上的那道身影在灰尘散尽之后,露出了真是面孔,那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长得看起来有些猥琐,小眼睛,塌鼻子,还有那厚厚的嘴唇,给人的第一种感觉就是猥琐。

“王三,你抢了我的东西,还想怎么样?今天你必死。”从碎裂的墙壁之中走出一个声音听起来十分爽郎的男子,那男子长得一张方脸,浓眉,挺拔的鼻梁,还有那丰润的嘴唇,一副正气十足的模样。

“云丹,你想要我死,那我也让你不好过。”

叫王三的男子突然从地上跃起,朝着云丹狠狠地汲冲去,其手中拿出一个看起来布满各种兽纹的布帛,闪闪发亮。

“以为拿出通灵纹就可以让我不好过?”云丹露出不屑之色,手中闪闪发亮,只见一副拳套出现在其手中,那拳套整体呈现红色,随着那拳套出现,其周身似乎有些扭曲死的,一股灼热之感从其双手那红色拳套之上发出。

“火破!”云丹底喝一声,身形极快的冲向那王三,手中的红色拳套竟然出现了丝丝火焰,很快便缠绕在其双手之上。

“什么,你怎么会有元器。”看着云丹手中那冒出火焰的红色拳套,王三眼中露出一丝慌乱的说道,旋即一咬牙朝着手中那布满兽纹的布帛之上喷出一口精血,那布帛散发出绿色光芒,一个看起来有着两丈来长的蟒蛇闪现,那蟒蛇紧紧的包裹住王三,旋即化为碧绿色铠甲紧紧的护住体表。

“死吧。”两人临近,口中同时说道,绿色的光芒与红色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很是绚丽,一阵阵波动从那两道光芒之中传出,所过之处不少墙壁出现裂缝,有的甚至碎裂。

“火破,爆!”红芒之中传出云丹的声音,旋即红芒大涨紧紧的包裹住绿芒,任由那绿芒怎么闪动都不能突破红芒的围困,渐渐的那绿芒便开始暗淡下来。

“云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嘶嘶……”

两道凄厉的声音从红芒之中发出,旋即嘎然而止,绿芒消失,红芒被云丹收回双手之间,身形显现出来,而地上再也没有了王三的身影,只留下了一堆灰尘静静的堆积在地上。

“哼,我前几天刚刚进入到筑基境,王三你没想到吧。”

云丹对着地上那对灰尘说道,旋即眼神一转,看向巷子角落的杨帆,眼中露出凌厉之色,一步一步走向杨帆。

“这就是修道界的手段,不错”杨帆亲眼看了一场修道界的战斗,感触不小。

“小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云丹走到杨帆的身前,盯着杨帆淡淡的道,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帆,只要杨帆的神色有什么不对,云丹便会出手。

“啊,你们好厉害啊,大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修道界的斗争。”杨帆瞬间就决定装傻,反正不懂修道界的事情。他看向云丹的眼神露出兴奋与羡慕的光芒,没有在意云丹的神色,有的只是渴望。

“小子,这样做是不对的,要是惹到别人不高兴,你可能会被杀的。”

云丹拍了拍杨帆的肩膀说道,但在拍向杨帆的一刹那,杨帆分明感到一丝有些灼热的波动在其体内走动了一圈,并且眨眼间消失。

“小子,愿不愿意跟我一起?”

云丹在拍向杨帆肩头拍了一下是为了探查杨帆的底细,在那一瞬间感受到杨帆体内那比起他也差不了多少的元气,心中一动,便对杨帆说道。

“大哥,我愿意跟你一起在。”听到云丹叫自己,杨帆根本都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得道,毕竟他亲眼见识了云丹的厉害之处,与云丹了解一些修道界的消息定会更加的方便。

“呵呵,那好,小子,你叫我云大哥吧,眉头早上我们在城门口汇合,我会在哪里等你。”云丹对着杨帆笑道,旋即身形一跃便,在密集的巷子之中消失不见。

“这下应该可以了解到修道界的事情。”杨帆暗自思索,旋即又继续转悠了起来,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摆摊的那些人并没有感到诧异,一个个都习以为常,眼神显得很是冷漠。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一晚上的时间便从指间悄然流逝,这段时间之中杨帆买了几套衣服,抢劫的布袍被杨帆保存起来,以防日后用。

一大清早,想到今天便要跟云丹宁一起,杨帆很早便起身,简单的吃了点早饭,穿上崭新的绸缎,看起来倒是有一种飘逸出尘的感觉。

天边刚刚发亮,犹如鱼肚,义兴镇外的大路上弥漫着白色的雾气,林间时而传来阵阵鸟兽的鸣叫,给使得义兴镇外充满一丝神秘之感。

清晨的风夹杂着阵阵草木清晰的气息从杨帆的身旁吹过,那草木的气息使得人感到身心舒畅。

“呵呵,小兄弟这么早你就来了。”城门口一个身着黑袍的身影走了出来,声音颇为爽朗,这人不是云丹又是谁?

云丹的背后背着不少东西,显然他是没有杨帆那种储物器的,其一步步走过来,走到杨帆的身边,对着杨帆露出笑意。

“云大哥,你终于来了啊。”杨帆声音之中透出抱怨之色,对着云丹说道,让云丹以为自己在此等的时间必然不少,所以才会抱怨,其中还有对于修道界的好奇,希望云丹早点来,好让他了解到更多关于修道界的事情。“准备一些东西,所以来晚了。让小兄弟久等了。”云丹听完杨帆的话,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对着杨帆有些歉意的说道,看起来很是诚意。“没事,云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杨帆没有在意这些,对着云丹问道,他很想知道云丹要带他去哪里,很想知道跟云丹一起可以见识到什么,同时等对方放下心防之后,他也好问清楚方位,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