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他娘,你们快找走,快呀,快走……”

忠厚汉子死死地抱住一个手持利剑的青衣弟子,此人面目狰狞,手中之剑带着血迹,而那汉子背上却是有着一道剑伤,鲜血如泉冒出,但依旧死死地抱住此人,还拼命地大声叫喊着。可是他的妻儿还未曾跑出半步,其他几个青衣弟子已经将唯一的大门给堵住了。

“一个不留。”灰衣老者淡漠地看着这一家人,手掌轻轻挥了挥,冷漠道。

“是。”那些青衣弟子一点头,顿时面无表情地举起手中利剑便是向汉子一家人逼近而去,汉子的妻儿子女全都面露绝望之色,眼看着那些人一步步靠近过来,心中惶悚不安。

“砰砰砰……”

忽然暴出数声连响,那几名青衣弟子顿时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将不远处的一堵土墙直接撞开了一个大洞,就连那被汉子死死抱住双脚的青衣弟子也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血中还夹杂着一些破碎的内脏,最后倒地不起。

这一幕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以致于灰衣老者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些青衣弟子便全都毙了命,而出现在灰衣老者眼前的就只有一个看起来颇显俊少的青年,但那模样却是极为陌生。

“我乃求剑门雷堂堂主座下左使,雷连。阁下忽然出手杀我门弟子,难道想与我求剑门为敌不成?”灰衣老者目露寒芒,但在他眼前的青年能在一瞬间将众多他座下弟子轰杀,绝非等闲之辈,只得压下心中怒意,先行打探一下对方来意。

这忽然出现的自然是乔装之后的狄言,而吴用内伤未愈,在狄言先行杀进屋内救人之后,他才缓缓步入屋中,淡淡地扫了雷连一眼,随后看向茶儿一家人,施手先行为那忠厚汉子止了血。

“多谢恩公相救,多谢恩公。”汉子一家人连忙向狄言与吴用感激涕淋地道谢。

狄言与吴用皆是化了装,茶儿一家人并未认出他们来,而那雷连却是暗自打量着狄言与吴用,心中泛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两位,这

些人都是我求剑门必杀之人,两位若是保全他们,可就是与我求剑门为敌,还请两位三思而行。”雷连见狄言与吴用根本不回他话,心中颇有怒意,但摄于之前狄言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雷霆手段,此刻倒也不敢胡乱发作,只得依靠宗门之势试图压住二人。

“求剑门,我知道,若是你能接下我三掌,便放你回去,接不下,死。”狄言装出沙哑的声音,淡若轻风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啊。”闻言,雷连目光一寒,这般狂妄的口气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心中颇有怒意,在求剑门中,也没人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第一掌。”狄言可不管对方怎么想,左眼中的气悄然运转,降龙十八掌一掌拍出,顿时风声震耳,一声低沉的龙呤之声伴风而现,掌过之处,无不是如同将空气压缩了一般,诡异之极,霸道之极。

看见狄言出手的势头,雷连再也没有了半点傲气,心中骇然之下,连忙将全身功力运起,全力以赴地挥掌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闷响,雷连倒飞而出,将另一面土墙砸出了一个大洞,顿时灰尘飞舞,而狄言却是连脚步都未曾移动一下。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降龙十八掌,你……你倒底是谁?”从废墟中爬出来的雷连嘴角含血,面色苍白,整只右臂已经无法再用出一丝力气,目露惧芒地看着不动如山一般的狄言,颤声问道。

降龙十八掌的威力,狄言还是第一次施展,就连他身后的吴用见了也是惊骇莫名,这般威力,一掌,足以威震江湖。但吴用心中颇为疑惑,当年,他也曾亲眼见自己的爷爷施展过这第一掌,可那威力,绝不可能有这般强大。一时间,吴用看着狄言的背影,心中颇有些羡慕起来。

“既然知道降龙十八掌,那你是自了,还是接第二掌?”狄言淡淡地看了雷连一眼,冷声问道。

“这位少侠,老朽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少侠多多海涵。”雷连猛然一怔,眼神转动间,连忙收起之前傲然的口气,降低身姿说道。

“第二掌。”狄言根本

不管雷连如何说,只是淡淡地说道,随即缓缓抬掌。

“少侠饶命啊。”雷连闻言之下,吓得连忙双膝一弯,当即跪了下去,背上的衣衫不过片刻间便是被冷汗打湿了一片。

狄言缓缓收回手掌,静静地看着雷连,也不说话。

雷连心中忐忑不安,额头虚汗直冒,自己的小命可就在对方思量之间,这种被别人掌控生命的感觉实在是令人全身难受。

“你的头颅价值几何?”就在雷连心中惶惑不安时,狄言忽然问了一句令前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来,不过雷连也是老江湖了,立时猜出了其中含意,这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出钱买下自己的人头。

“少侠,老朽在江湖行走多年,并未得罪过什么人,而老朽本是行将就木之人,这颗项上人头江湖中……”雷连本想托辞几句,也好少说个数,可是话还未说完,便是被狄言打断了。

“少废话,直接说个准确的数目。”狄言自然听明白了对方言下之意,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雷连一怔,知道自己遇见难缠之人了,眉头一皱,略一思量,将左手掌抬起,竖起一根手指来。

“一万两吗?”狄言心中暗自得意,不过他却是不动声色地说道。

“一万……少侠可真会开玩笑,就算把老朽买了,也不值这个数。”一听狄言之言,雷连吓得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那么说来,你的人头只值一千两了,是吗?”狄言声音一寒,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杀意。

“不不不……少侠误会了,老朽刚才一时慌了神,是这么多。”雷连连忙摇头否认,随即又加了一根手指,可是见狄言依旧面色冰冷,手指不自觉的又起抬起一根,可是狄言依旧没有半点动容之色,不由得吓得雷连心中叫苦不迭。

“三千两,再加上老朽一块家传玉佩,还请少侠暂且将老朽这颗人头寄下。”雷连几乎已经将他所能凑到钱都说了出来,可见狄言依旧不满意的样子,只得肉疼地将从不离身的家传玉佩也搭了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