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眉思考间,狄言眉头轻轻展开,嘴角挂着一丝淡笑,看向那自己走出来的老者,不禁露出了一丝怜悯之色。

“嗖。”

就在狄言心中这般想着时,敌方的三也是喊了出来,与此现时,只听得嗖的一声,那之前站出来的老者立时倒了下去。

“看来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不过还是搜一下的好。”

不多时,一群身穿黑衫紧身衣,手持箭弩的人从四面围了过来,这些人纷纷拔出一柄雪亮的匕首握在右手中,左手则是拿着箭弩,一个挨一个的翻看着那些中箭倒地之人。

“砰”的一声,一个求剑门的高手飞跃而起,手中一柄大刀大开大合挥劈之下,眨眼间便是劈杀了两人。

“杀。”

随着一声阴沉低喝,众多黑衫杀手分成两队,一队手持匕首飞身而近,疯狂地扑杀向那求剑门高手,另一队外围成圈,手持箭弩蓄势待发。

“就是现在。”

狄言目光一冷,将盖在头顶上的尸体掀飞掷出,同时降龙十八掌猛地拍出,一声嘹亮龙呤崛空而起,四名黑衫杀手瞬间飞出,吐血身亡。

“这边还有一个。”

那些黑衫杀手显然都是久经沙场之人,并没有因为狄言的忽然杀出而露出惊慌,反而训练有素地分成两群人,各自围杀狄言与另一名求剑门高手。

狄言余光扫了两边的情形一眼,毫不客气地将左眼中的气运转出来,降龙十八掌左右开工,掌至人飞,不时一掌绝杀拍出,伴着龙呤一现,挡者必死。

“狄言兄弟,帮我一把。”求剑门高手见狄言那势无可挡的气势,不禁一动容,向狄言求救道。

狄言本想装做没有看见对方,然后直接冲杀出去的,可是那名求剑门高手在喊了一声之后见狄言没有回应,当即喊道:“狄言兄弟,不要管我,我拖住他们,你快跑,你身上的神功秘笈绝不能落入他们手中。”

闻言,不仅狄言一怔,心中暗骂此人一通,那些围杀求剑门高手的黑衫杀手也是飞

快地分出一部分冲向了狄言这边。

那名求剑门高手的压力立时减轻了不少,而狄言这边却是不由得轻皱起了眉头,这些黑衫杀手虽说暂时无法伤及自己,可是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一点,这般拼下去,自己左眼中的气也许支撑不下来,到时岂不成了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趁着压力减轻,那名求剑门高手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硬拼着被人斩下一只左臂的代价,疯狂地冲出了包围圈,眨眼之间便是逃到了十丈开外,那些黑衫杀手连环射出数十箭也未能射中他。

“别管他,先拿下此人。”原本有一队黑衫杀手要去追那求剑门高手,可是却被另一个名黑衫杀手出言阻止了,想来这些人是认定狄言身怀秘笈了。

虽然这些黑衫杀手将狄言围了起来,不过面对狄言那掌至人飞的杀招,却是没人敢真正扑杀上去,只能靠着灵活与狄言周旋一二,但若是狄言施展出绝杀之掌,也会有人中掌身亡,不过立时又会有人补充上去,不给狄言逃走的机会。

降龙十八掌虽然威力强大,但狄言习练时间毕竟不长,再加上左眼中气的耗损也是飞快,这片刻间,已经去了三层之多,然而,那些黑衫人还有着过百之数。

“不行,这样下去,必死无疑。”狄言心中暗自估量了一番,可惜降龙十八掌最后一掌群龙无首没能学会,要是学成,凭借其上所述的威力,再加上狄言前十七掌每一掌的威力都有增幅,这最后一掌只需要两三掌,绝对足以群杀这些人。

再度击杀了数人,狄言忽然一怔,当即伸手从怀中取出了降龙十八掌秘笈,翻开最后一页,掌力吞吐间在其上一抹,立时使得最后一页露出了极簿的夹层。

黑衫杀手见狄言真拿出了一本秘笈,其中数人眼中不禁闪过一抹贪婪,突见狄言以掌抹书,还以为狄言要毁书,直到看清并不是如此之后,方才暗舒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下一刻,却见狄言一掌拍飞一人之后,掌势忽然一变,整个人周身却是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条龙形之影,此影不过

片刻之间就愈发的凝实起来,忽然一声龙啸惊天而起,狄言整个人冲天一飞,在空中反身拍下一掌,龙影脱掌而出,落地爆响,飞沙走石,那些黑衫杀手哀嚎一片,一些倒霉的直接被拍杀得肢飞体解,其余之人也是重伤倒地。

落地之后,狄言抬手看了一眼,实在有些不敢相信,原本想着能两三掌群杀这些人就不错了,不想一掌就完全解决了,这最后一掌群龙无首的威力实在太出乎预料之外了。心中一怔过后,狄言收回心神,目光冰冷地扫过四周,吸掌一发,一把碎石飞入手中,随后掌力一吐,碎石飞射向那些没有毙命之人,如此数次之后,所有黑衫杀手终于是全部毙命当场。

“到底是谁在暗中帮我?”解决了所有黑衫杀手之后,狄言面露疑惑之色地轻声呢喃了一句,之前若不是有人密法传音在他耳边出言提醒,他根本不知道那本降龙十八掌秘笈最后一掌是假的,真正的是藏于夹页中的。

狄言看了一眼那些死去的同门,随即抬头看向四周,又仔细聆听了片刻,毫无发现之后便是迈步离去。

一路之上,狄言颇为小心,但再也没有遇见其他人,想必那逃脱的求剑门高手已经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养伤,而除了那群黑衫杀手之外,也应该没有其他埋伏了。

顺利的来到了求剑门山门外,狄言看了一眼山门,似乎一切都与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不过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却是在心中升起,当即沉思了一下,转头进入了山下的树林之中。

在树林中寻了一处隐蔽之地,狄言盘膝而坐,运转云芨心法,打算还是先恢复左眼中的气再说。

一日过后,狄言左眼中的气终于恢复了,在此期间,他还多炼化了一丝。

略做沉思片刻,狄言随即向求剑门而去,不过他并不是走的大道,而是捡一些山林小道,甚至是连小道都没有的地方而去,毕竟宗门见他们这些前去设伏之人没有回来,按理应当派人前往查看的,可是狄言回来之时一路上并没有遇见,要说宗门内没有生变他是绝对不相信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