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吴用大力的敲打着房门,狄言这才有些昏昏沉沉地醒来,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几天没有睡好觉的人一般。

狄言在醒来的第一时间整个人懵了,金页上的内容他完全在这一瞬间明白了,而且不仅是明白,还非常透彻的理解了其中的内容,那些东西就像是他学习了很久才获得的知识一般,印象深刻,甚至有种已经融会贯通的妙感。

这金页记载着一套叫做云芨心法的武学,其上提到,全篇心法共九层,若心法修炼至第六层,可修炼第二篇剑诀,否则万不可修炼,修炼者,必遭剑意反噬。

依此推论,似乎这篇心法还对应着两篇剑诀,第一篇剑诀,一开始就可以修炼,而第二篇,必须要心法达到第六层才可以修炼。狄言手中这篇只是心法篇,相信应该还有两页类似的金页记载了剑诀。

“心法,老天终于开眼了,我堂堂穿越男,今天终于可以修炼了……”狄言楞在了床上,心中激动不已,那是一种久旱逢甘霖的兴奋与激动,令他整个人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可是没过一会儿,又听见了吴用厉喝的声音传来,让他赶紧起床去将院中的药材好好翻晒一番。

压下心中的激动,狄言快速的起身下床,将金页藏好,随即出了门,依言将院中的各种药材分门别类的凉晒好,随后又被吴用叫去做别的去了。

忙碌了一个白天,狄言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这么有冲劲过,匆匆吃过一些野菜拌包谷饭,随后便是回到房中,关上了房门,想要试一试这云芨心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功秘笈。

不过在这之前,狄言还想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左眼为何会忽然出现那样的怪事。狄言心中颇为好奇,随即找了不同的书籍来试验,要是能再现那样的奇事,那以后看书学武岂非一下子就记住了?可惜一番苦试之后,没有一次成功。最后,狄言又将那张金页拿来试验,也没有再出现同样的怪事。

虽然有点小失望,不过狄言却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脑海中盘旋着云芨心法的内容,这让狄言感觉自己

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套心法,只需按步修炼,即可神功大成。

有了这样的想法,狄言心中也是燃起了一丝炽热之火,当即说干就干,盘膝坐于床上,随后便是开始参照云芨心法修炼起来。

云芨心法,只是修炼了短短两个时辰,对之理解颇深的狄言便是感受到一丝气浸入了身体之中,气流所过之处,犹如洪水猛兽撕扯而过,疼痛无比,不消多时,他便是已经满头大汗。这与狄言心中所猜想的修炼过程完全不一样,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地球,心法与自己所知不一样也正常,当即,狄言咬牙忍着,可是当狄言忍受了整整一夜时间的痛苦,将气沉入丹田时,气竟是缓缓散去,留也留不住。而按照云芨心法所述,有气入体之后,只需要一个周天循环就可引入丹田行藏气之法,快者两三个时辰,慢者半日足矣,绝不可能出现散气这种现象。

狄言有些傻眼了,一个晚上难道就这么白忙活了?

“哎,先把今天的工做完,晚上再试吧。”无奈之中,狄言不得不叹了口气,心底多少有那么一些小失望。

再度忙了一天,夜里,疲惫不堪的狄言再次开始修炼云芨心法,这一次,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那种气流入体之后的撕扯之痛便是出现了,不过当狄言忍着疼痛将气沉入丹田时,气再度散去。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老天你在玩我吗?”再次感受到气的散去,狄言简直就要抓狂了。

脑海中盘旋着对云芨心法深刻的领悟,狄言愁眉不展。虽然得益于那无意中的一次神奇际遇,使得他对金页上所记载的密法领悟得极为深刻,可是却无法藏气,这不等于白修炼了吗?

“左眼,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让我领悟了云芨心法,却不给我修炼它的资质?左眼……对了,左眼,对,就是左眼,即然是它让我产生了一次奇迹,那修炼的时候能不能借助它呢?”狄言在心中低喃着,忽然之间如有所悟,仿佛困绕了他许久的问题在一瞬间变得迎刃而解起来。

到底行不行,只有试了才知道。怀着变

强后好教训那些曾欺辱过他的人的决心与愿望,狄言可不会去浪费时间,想到便去做,趁着还有两个时辰才天亮,当即盘膝坐下,平心静气地思考该如何借助左眼来修炼,而且对于自己的左眼为何会出现那么神奇的能力,狄言也是颇为好奇。

第三天夜里,虽然已经整整两天半没有睡过觉,而且修炼之后最终的结果也都是无法藏气,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这两天半里狄言感觉自己的精神还不错,并没有因为没睡觉而感到太过乏困。经过昨夜的思考,狄言想到了几种方法,可是唯一感觉靠谱一些的就是在气入体之后引入左眼,再在左眼中去试着创造出一个周天循环,也或者在体内做完一个周天循环之后,将气引入左眼,藏于左眼,看看气还会不会消散。

这些东西是没有任何经验供狄言去借鉴的,现在唯有靠着自己摸石过河。

想法定下之后,狄言便是开始尝试着去修炼,当气引入左眼之后,狄言立时便是看见了这丝气。以前他修炼之时,只能粗略的感受到气的存在,却是看不见,而引入左眼之后,他竟然可以看见了。这是一种灰白色的、如同烟云一般的物质。

狄言可以感觉到,气在左眼中的运转比在他身体里更加的顺畅、灵活,同时也没有了任何的疼痛感,反而左眼还很舒服。

按照最初的想法,狄言尝试着让灵气在左眼内按照一个虚幻的缩小版人体周天经脉轨迹运转,运转一周之后,那丝气似乎没有任何变化,随即,他将气引入丹田,想看看会不会消失,当气离开左眼之后,狄言便是失去了观察气的权力,不过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撕扯之痛开始随着气的运行而产生,直到这丝气沉入丹田之后,果不其然,气散了,根本无法留住。

随后,狄言再次尝试,将气在左眼中运转一个周天之后,就完全将它留在左眼之中,却是发现只要自己的神识退出左眼,气也会随着消散,无法留存。

无奈之下,狄言尝试了第二套方案,先让气在身体内运转一个周天,然后再引入左眼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