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言本想就此离去,不过吴用应该还在宗门内,所以他还是把心一横,悄悄向求剑门内门潜去。

狄言从山林中穿出时,正巧遇见了一个神色慌张的青衣弟子,当即拦下此人,从此人口中得知,现在整个求剑门已经乱做一团了,天一道和万马帮的人联手杀入了宗门,求剑门的弟子死伤惨重,这时李惊风长老带着一队弟子赶至,本来大家都觉得有救了,可是没想到李惊风长老竟是叛徒,出现之后便是偷袭击杀了本门两名高手,随后不久,整个求剑门都被万马帮和天一道共同接管了,其它的情况此人也不清楚,临走之时,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狄言赶紧逃命。

狄言眉头一皱,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那名弟子的话,其中还是有诸多不明之处。

“不知道吴叔怎么样了?”狄言心中颇为担忧吴用的情况,认准方向便是向望月小筑而去。

狄言如今的五感比普通人强了太多,一路之上避开了一些巡逻之人,又特别小心地干掉几处暗哨,最终来到了望月小筑,可是此地空无一人。随后,狄言杀了一队巡逻之人,只留下了其中明显是领头之人活口,一番逼问才知道了真像。

原来万马帮只不过是派了一些实力普通之人去比武现场,而他们的主力与天一道联手,在求剑门高手尽出的情况下,又与李惊风里应外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求剑门,等求剑门前去参加比武的人发觉有异时赶回来,又中了他们设下的埋伏,玩了一招瓮中捉鳖,几乎将求剑门一网打尽。

“看来李惊风是内奸之事假不了,难怪我们也会中伏。”狄言略一思索,随后又询问了此人是否见过吴用,并将吴用的样子描述了一下,可此人根本没印象。

问清了万马帮与天一道占领此地后是否有什么口令之类的,狄言一掌击晕了对方,换上他的衣衫,随后大摇大摆的向求剑殿方向走去。

“站住。”

走了没多久,狄言被几个巡逻的弟子给拦了下来。

“兄弟,你很面生啊?”其中一个和狄言穿着同样服饰之人打量了狄言数眼,面带警惕地问道

“我见你也很面生。”狄言同样打量着对方,面露警惕地回答。

“口令。”之前开口之人先是一怔,当即问道。

“万马奔飞冲天宵。”狄言轻轻一笑,回道,他已经从之前击晕之人口中打探得一清二楚了,随后还假装成暗哨试了几批巡逻之人,确定此口令不假。

“天一临道断千尺。”听见狄言说出了口令,对方也是随即说了下句,这才笑呵呵地看向狄言,“小兄弟是我万马帮新入门不久的吧,我叫龙岗,在本帮中还算有点小名气,哈哈,以前都没见过你,不知道兄弟叫什么名字?”

“我叫洛天。”狄言笑了笑,随便说了一个名字,又与对方胡诌了几句,随后便要离去,龙岗连忙将狄言叫住,说是他也要去求剑殿,正好同路,不得已,两人便是结伴上了路。

龙岗是个自来熟,同时也是有心之人,见狄言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已经爬到了与他同样小头目的位置,所以一路之上不着痕迹的打听了一下狄言的情况,同时表现得十分友好地跟狄言说了不少,狄言倒也乐意,反正他以一个新入门弟子的身份,许多东西不知道也是挺正常的,相反,他从对方口中得知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两人很快便是来到了求剑殿,此时的求剑殿已经成为了万马帮与天一道高层暂居之所,龙岗与狄言都是带队之人,来到求剑殿的目的自然是会报情况的,狄言禀报了一句一切正常,随后便是等龙岗上报完,两人这才出了求剑殿。

也幸好那听报之人认识龙岗,又见他与狄言聊得颇熟的样子,所以对于狄言陌生的模样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出了求剑殿之后,狄言编了个借口,随后便是独自离开。按照龙岗所说,求剑门的门人,凡是生擒活抓的,都被关在了临崖窟中,这里是求剑门历来关押重犯之地。

认准了方向,再度被盘查了数次,穿过一段由两面陡峭崖壁形成的天险小道,狄言总算接近了临崖窟,赶到这里时,狄言敏锐地发现,此地明暗哨加在一起,共有五处,心中思量了一番,无论他如何出手,都不可能一次性解决

掉这些人,到时必定打草惊蛇,只得放弃直接杀人营救的打算。

“啊。”

就在狄言打算先打探一下情况再做决定时,临崖窟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哼,还想当护花使者?简直就是自找死路。”一名赤着上身的干瘦小厮狠狠地瞪了脚下的一具死尸一眼,唾了一口唾沫,不屑地说道。

“我说,李二,你他娘的少在那里废话好不好,你要还不上,我可先上了。”干瘦小厮旁边,一个留着少许胡楂的男子,眼中满是淫/光闪动地盯着一个美貌女子,吞了几口口水,颇有怨言地看向前者,不奈地说道。

“秦二哥,好歹我也是正大光明赢了你的,这妞不管怎么样,一定得我先上。”李二看了胡楂男一眼,一脸得意地说道,随即才转头看向那名女子,眼中淫/光大放,搓着**/笑着靠了过去。

这女子面若桃花,粉懒娇白,身躯凹凸有致,绝对是少有的美人,此刻四肢被绳索捆绑,拉扯着呈大字摆开。

“是她。”狄言走到了临崖窟洞口,看了这女子一眼便是认出了后者正是双娇之一的林月玲。

“你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凌师兄,快救我,凌师兄……”林月玲见那李二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盯着自己敏感的部位看,那里还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心里害怕至极,连忙看向临崖窟中,大声的求救着。

“哼哼,小美人,别叫了,你的小情郎自身难保,他救不了你,哥哥保证会好好疼你的,放心吧。”李二伸手轻轻抚摸着林月玲那绝美的脸蛋,看了一眼临崖窟中那些被关着的求剑门之人,随后冷笑道。

李二手掌不断下滑,抚过林月玲的玉颈,后者吓得一边大声的叫喊着,一边不断地左右摇摆,可是根本挣不脱绳索。这时,那些看着李二调戏林月玲的守卫一个个也都露出了嫉妒艳羡的火辣目光,唾沫吞咽之声接连响起,可是被那叫做秦二哥的胡楂男瞪了一眼,吓得这些人全都将头转了过去,不敢再看。

“嗯,你是谁?”转过头来的这些守卫立时发现了狄言,当即略带警惕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