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风老弟。”李寿阳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对着李惊风抱了抱拳。

这二人正是李惊风与他的侄子李若白。李惊风自然看出了李寿阳脸上的异样,当即凝神看向了狄言与蓝舒怡,只是略觉眼熟,却不认识。

“寿阳兄,这二位是?”李惊风看向李寿阳,略有疑惑地询问道。

李寿阳看了看狄言与蓝舒怡,其实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狄言二人的姓名,又见二人都不说话,一时心里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李惊风的话。

“这位便是求剑门的李长老吧,在下洛天,这位是我的好兄弟游之然。”狄言笑了笑,为自己和蓝舒怡做了介绍,不过却是用的假名。

李寿阳的神色自然落入了李惊风眼中,后者颇为诧异,不过却是不动声色地抱了抱拳,同样为自己与李若白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得知乔装改名为洛天与游之然的狄言和蓝舒怡二人要见求剑门之人,李惊风并未有任何异议,随即与李寿阳在前方带路,将狄言与蓝舒怡带往关押求剑门众人之地。

“求剑门之人全都关在里面了。”片刻之后,李惊风将几人带到了一处铁门紧锁的牢室前,对着狄言与蓝舒怡拱手说道。

“嗖嗖”两声,就在李惊风话语落下之际,两道银芒从其袖口中飞射而出,分射向狄言与蓝舒怡。

“哼。”狄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面对那激射而来的银芒,挡也不挡,任凭银芒射在身上。

见银芒一击而中,李惊风和李寿阳一脸的喜悦之色,但片刻之后,二人脸上只剩下了惊恐。

原来狄言在片刻之前已经不动声色地施展了两个柔水诀,分别打在自己与蓝舒怡身上,那射向他们二人的银芒霍然是两只涂了毒药的银梭,不过这两只银梭连狄言与蓝舒怡的衣物都不曾破开便是无力地掉落在了地上。

平日里,李惊风在这般近的距离射出银梭,就算不能穿体而过,至少也是入木三分,可是此刻……怎能叫人不惊骇。

“李长老,开门吧。”狄言淡淡地看向李惊风,平静地道,似乎对后者偷袭暗算之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李惊风怔骇之下,全身如入冰窑,听见狄言的吩咐之后,连忙回过神来,抬眼看向李寿阳,在后者眼中同样看见了相似的苦涩之情,顿时对狄言与蓝舒怡的身份猜测不已,

不过他是无法得知的,只得轻轻擦了擦额头虚汗,心悸不安地将牢门打开。

牢房中的确关押着求剑门众人,不过大多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且一个个都身软无力,扫了一眼后,狄言目光微微一虚,却是皱起了眉头。

“吴叔竟然不在?难道……不,不可能,咦,还有那古尺也不在。”

狄言一目收尽牢房中的情况,发现吴用并不在其中,再仔细一看,自己认识的人当中还有电堂堂主古尺也不在其中。

“李惊风,你这个叛徒,我要杀了你。”

牢房大门刚刚打开,顿时便是听见了其中传出怒火冲天般的愤恨之声,可是其中之人此时一个个手脚发软,显然是被灌下了某种药物所致,也只能在那里发发牢骚,大喊大叫一番。

“呵呵呵,原来是李掌门驾到,不知李掌门此次前来,所谓何事?”牢房之中,东方未明眼睛眯成一条线,一脸肥肉堆出幸喜地笑容,看清来人之后,不仅不恼,反而微笑道。

“东方门主说笑了,李某受那万至一蒙骗,大错特错地攻打了贵门,实在抱歉之致,还望东方门主能既往不咎才是。”李寿阳尴尬地笑了笑,先是看了狄言与蓝舒怡一眼,随即对着东方未明抱拳回道。

李寿阳这一番话使得听闻之人无不是一怔,全都猛地看了过来,李惊风更是一脸骇然之色,不过随即看向了狄言与蓝舒怡,苦涩伏首,不再言语。

“李……李掌门此话何意?”东方未明一怔过后,回过神来问道。

“东方门主,李某这次前来,就是为了放你与诸位出去的。”李寿阳露出和善地说道,当即对着一些门下弟子吩咐,让他们将求剑门之人全都放出去,并亲自取出解药给众人服下。

求剑殿中,狄言皱眉环视了众人一眼,随即开口问道:“有谁知道电堂堂主古尺,还有外门管事吴用此时何在?”

服下解药之后的东方未明等诸人望了狄言一眼,不由得心中都是暗自嘀咕,不明所以,皆是对狄言的身份猜测起来。

“多谢少侠解救之恩,此事小女子知道一二,那古尺与万马帮勾结被识破,已经死于雷堂主剑下。”丹谷长老月落欣向前走出两步,对着狄言感激地道:“至于吴管事之事,当日我谷中缺了一味药材,吴管事得知后,决定帮忙寻找,所以便是离

开了内门,想来吴管事应当避过了此劫,潜伏于外。”

从月落欣口中得知了真像,狄言心头总算落下了一块大石,随即不动声色地看向了面露惶惑无主之色的李惊风与及恐惧异常的李若白。

“东方门主,这二人是你求剑门叛徒,就交由你处置吧。”狄言看向东方未明,平静地道。

“多谢少侠。”东方未明对着狄言抱拳而礼,随即目露寒芒地扫向李惊风与李若白二人,二人立时面色更加苍白起来。

李惊风本想逃走,可是此时四面楚歌,又有狄言与蓝舒怡这两个让他看不透的高人在场,逃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早就听说过东方未明是一个心思慎密,又有仇必报之人,狄言将李惊风和李若白交由他,见二人脸色随之大变,自是放心了。不待东方未明交待,雷堂堂主雷莫天大步流星地走上来,对准李惊风奇穴便是扣了下去。

李惊风自然知道落入东方未明手中会是何等下场,而他本人鹰爪功已臻化境,就在雷莫天扣向他身上奇穴之时,反手一爪便是扣向雷莫天咽喉,正当其身形转动欲将雷莫天当做人质之时,却是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子传来一阵冰凉。

“呼……”

求剑殿中传出了一片倒吸冷气之声,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冰雕,骇然之色浮于颜表。

狄言轻轻笑了笑,他早就猜到李惊风不会就此束手就擒,在决定将后者交于东方未明之时就已经暗中凝聚出了一颗冰雾圆珠,见后者动手之际便后发而至,为求剑殿中增添了一樽人形冰雕。

狄言淡若轻风地看向了天一道掌门李寿阳,如今万马帮群龙无首,被求剑门与天一道瓜分之事实在所难免,之后两大宗门能否平衡下去,就不是狄言所关心的问题了。

“李掌门,你早先与万至一联手欲要加害我和之然兄弟,现在你倒是说说,我该如何惩罚你呢?”狄言玩味地看着李寿阳,淡言道。

随着狄言的声音响起,求剑殿中众人这才惶恐地回过神来,对狄言敬畏生恐。

“少侠,老朽知错,此事是受那万至一挑唆,老朽一时不察,被蒙在了鼓里,这才犯下大错,还望少侠给老朽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李寿阳这一番话即不推卸责任,又将自己的责任减到了最小,狄言听后不免多看了前者几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