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侠,素闻天一道有三宝,一为起死还生丹,二为天一内甲,三为清饮神露,想必李掌门一定愿意奉上这三件宝贝,以赎其罪,对吧,李掌门?”一旁的东方未明闻言,不禁在心中暗骂李寿阳是只老狐狸,随即眼睛微微一眯,当即对着狄言抱拳建言道,说到最后时,东方未明面色不变地看向了李寿阳。

“老朽正有此意,还望少侠不要嫌弃才好。”李寿阳脸皮抖了抖,狠厉地看了东方未明一眼,随即面色一收,对着狄言敬畏地道。

东方未明自然是希望狄言能将李寿阳致于死地,可是他无法摸清狄言的想法,也不敢去揣测,但落井下石之时又讨好狄言这樽大神之事,他可是非常乐意的。

对于天一道掌门李寿阳所献上的三件宝贝,狄言倒也是坦然地收下了,只是令狄言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件宝贝李寿阳竟然是随身携带,当场便一脸肉痛得不得了地奉了上来。

回到东方未明精心安排的豪华小苑中,看着摆在眼前的三件宝贝,狄言不禁笑了笑,这起死还生丹,经蓝舒怡辩认,其实就是修士炼制的丹药,拥有快速治疗伤病的奇效,但也只是针对普通人,若是给修士服用,效果并不理想,毕竟修士的身体可是经过灵气锤炼过的,自然与普通人不一样,而且此物只剩下一粒。

至于天一内甲,的确是一件好东西,这是一件由修士炼制的防御型内甲,按照蓝舒怡所说,这是一件下品法宝,算是修士当中最差的存在了,不过防御性的贴身法宝是极少的,这天一内甲也算不错了,而那清饮神露,则是一种天然的提神醒窍,镇定安神的药液。

“收。”看了这三件东西一眼,狄言取出腰间一个泛黄的皮袋子,神识探入其中,对准桌上之物,低声一令,顿时将三件东西收入了求剑门后山那神秘的大长老所赠送的储物袋中。

“有了这东西就是方便啊。”狄言轻笑喃言了一句,随后便是出了房门。

目前狄言与蓝舒怡都留在了求剑门中,主要是想打探到吴用

平安的消息,而东方未明自然是巴结讨好,所以殷勤万分地让出了平日里自己居住的清幽院落。

从屋中走出来,狄言便是看见了蓝舒怡,不过此刻她仍旧女扮男装,而在她的旁边,天地二怪也在那里,求剑门之事解决了,自然不需要他们二人再暗中行事。

“参见主人。”见狄言出现,蓝舒怡与天地二怪随即拜见道。

狄言心中有些异样地看了看蓝舒怡,又扫了扫天地二怪,这三人都是奉了那神秘大长老的吩咐才认自己为主的,根本就是监视器,所以狄言心里对三人也没有太多的好感,就算蓝舒怡曾是他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化身,可是此刻看去,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可有吴叔的消息?”随意摇了摇手,狄言问道。

“回主人,没有。”蓝舒怡轻点颌首,柔声回道。

“还没有?”狄言轻轻皱起了眉头,求剑门上上下下已经派出了许多人前去寻找吴用,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的确有些反常。

“那些死伤之人查过了没有?”狄言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查过了,并没有主人要找之人。”蓝舒怡接着回道。

狄言愈发的觉得此事怪异,吴用不过是一个外门管事,而且求剑门出事之时他又不在内门,那些死伤之人中也没有吴用,那他会去了那里?

数日之后,依旧没有半点有关吴用的消息,甚至连求剑门附近的山林都被搜了个遍,依旧毫无音讯,狄言只得请大长老用神识帮忙查找了一番,可惜还是一无所获,这更加令狄言心中疑云重重。

连大长老的神识都无法查到,那只能说明吴用已经不在附近,也或者是死于某个旮旯之地,没被发现。狄言心中颇不是滋味,只得祈祷吴用吉人天象,长命百岁,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相见。

数日之后,狄言打算离开求剑门,正式踏出自己修仙之路的第一步,毕竟这才是狄言所追求的目标。

得知狄言要离开的消息,东方未明鞍前马后地为其

准备好了千里良驹,更是百般好言想要留下狄言,可是狄言根本就懒得理他,与蓝舒怡还有天地二怪各自骑上骏马,扬鞭而去。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凡世,离别,飞升以求长生路。仙也罢,神也罢,碎宇踏空,还家。

狄言想要回到前世,也唯有先踏出修仙这一步,即便不成功,也不枉上天赐下的穿越之幸。

修仙,狄言自然向往那种自由翱翔于空的畅快感觉,可是现在的他连根小树枝都卸不起来,更别说卸物飞行了,也只能先将就骑马了。

“我的妈啊,总算把这个小祖宗给送走了。”看着狄言等人远去的身影,东方未明长舒了一口气,喃言道。

“门主,你一心想要留下这位少侠,可是听你言下之意……”闻言,东方未明身后一个锦袍汉子不解地问道。

“雷堂主,这些事看来你还没想明白啊,咱们这座小庙可容不下这般大的菩萨。”东方未明白了那问话之人一眼,淡言道。说完,东方未明迈步离去,他身后众人也是随之离去。

“哦,我知道了,伴君如伴虎,这位少侠身份神秘,更是猛虎中的猛虎,所以还是送走了的好,可是这位少侠为何要救我们求剑门呢?”雷莫天皱眉沉思了片刻,随即如有所悟一般眉毛一掀,恍然道。

“雷堂主。”丹谷长老月落欣并未跟着东方未明等人离去,她眺望着远去的身影,轻声说道:“你可还记得与吴管事同来之人?”

“与吴管事同来之人?”雷莫天皱眉想了想,“记得,就是那叫狄言的小子吧,听说他会什么失传了百年的降龙十八掌,可惜我没见识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难道……少侠便是那狄言?难怪这几日宗门上上下下都在打探吴管事的下落,可是他身边的那三个人呢?又是谁?”雷莫天说完之后也不见月长老回他的话,后者反而是转身飘然离去,不禁眉头一皱,再度沉思了片刻,忽然眼中明亮起来,“那叫游之然看上去很眼熟,好像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