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二怪视大长老为主,面对一门之主也是从未受过如此之气,眼下更是怒于熊爷对狄言与蓝舒怡的出言不逊,手影一闪,银黑两色飞针疾射而出。

“哼。”熊爷冷哼一声,只见其双手一爪一握,天地二怪射出的飞针便被其一根不落地全数接下。

天地二怪面色微凝,熊爷能这般轻易地接下他们的飞针,绝对是一个绝顶高手。

“飘叶飞针,你二人是天地二怪?江湖传言你二人失踪了近二十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熊爷接下天地二怪的飞针的之后,一看之下不由一怔,随即目光狠狠地看着二人,冷声说道。

“我夫妻二人退隐江湖二十年,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们,不知阁下是谁?”天怪看着熊爷,诧异于后者能认出自己夫妻二人,不过自己却是对眼前之人颇为眼生,当即问道。

“哈哈哈哈……”熊爷仰头而笑,却也不答天怪的问话,笑完之后方才目光冰冷地看向天地二怪,愤声道:“哼,当年的天地二怪何等威风,何等猖狂,杀人于无影无形之中,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如今看来,也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听见熊爷那不屑与满是羞辱之意的话,天地二怪眉头一皱,也是怒意横生,不过二人倒没有急着动手。

“公子,小姐,请容我夫妻二人将此人拿下。”天怪看向狄言与蓝舒怡,抱拳拱手道。

狄言与蓝舒怡相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这两人是什么身份?竟然可以使得这两个老怪物如此恭敬。”熊爷闻见天地二怪竟然对狄言与蓝舒怡这对青年男女如此恭敬,心中颇为诧异,同时也是有些猜测不定起来。

天地二怪得到首肯,目光扫过熊爷与及他带来的那些手下,夫妻二人相视一眼,随即微微一点头,身形一动,便是双手齐发,银黑二色飞针暴射而出。

那些跟随熊爷而来的手下不过眨眼间便被天地二怪的飘叶飞针全数击杀,不

过熊爷却是面色平静,闪辗腾挪间,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一柄软剑,剑若蛇信,奇快无比,将天地二怪的飞针尽数击落,根本伤不了他半分。

随着三人动手,整个客栈一楼之中除了狄言与蓝舒怡还敢淡定地坐于其中,就只有角落里一个身穿白衣的俊美青年淡定自若地自斟自饮,全无所顾。

狄言打量了这青年一眼,这青年一身白色绫罗绸缎,俊朗不凡,年约二十出头的样子,后者似乎感受到了狄言的目光,转过头来,淡淡一笑,随后又回过头去,继续喝着小酒。

天地二怪与熊爷在客栈中杀招尽出,整个客栈中飞针乱舞,剑光闪烁,双方竟是战成了平手,不分上下,片刻之后,能爷忽然一转攻势,飞身扑向了狄言与蓝舒怡,手中软剑如银蛇出洞,快若闪电。

“混帐。”天地二怪目露寒芒,可是真论身法,他们二人加起来也不如这熊爷,根本无法阻拦后者,当然,他们二人更加清楚狄言与蓝舒怡的实力如何,心中虽不担心,却也容忍不了自己二人无法保护主人的失误。

“嗖。”

就在熊爷剑及狄言咽喉之际,狄言动都没有动一下,反倒是听见一声破空之响,熊爷手中软剑飞射而出,狠狠地刺在了一根梁柱之上,入木一尺,而熊爷顿下来之后,原本握剑之手竟是在手腕之处镶嵌了一只酒杯,鲜血流淌而出,疼得他苦不堪言,同时惊慌失措地看向角落里的青年。

天地二怪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当即手中飞针暴射,想要将熊爷一击毙命,可是飞针眼看着就要击杀熊爷,却是被两只飞旋的酒杯完全弹飞。

“阁下是谁?竟敢坏了纯阳真人的大事。”熊爷用另一只手握着受伤的手臂,眼中闪过一抹骇然,随即收敛起来,能在自己施展了上层身法的情况下如此轻易击伤自己,又能轻易挡下天地二怪攻击的人,整个江湖中都是屈指可数,然而那白衣青年看上去却是极为陌生,当下将纯阳真人搬了出来,

想以此镇住在场之人。

白衣青年对着狄言与蓝舒怡轻轻笑了笑,却是根本不回答熊爷的话,狄言也是回以一笑,但并未道谢。

天地二怪回到狄言与蓝舒怡身后,严阵以待地看着白衣青年,此人不仅阻拦了熊爷对狄言与蓝舒怡动手,同时也不让自己二人杀熊爷,不知是何意?究竟是敌是友,一时还难以分清。

“你便是熊霸?”白衣青年看向熊爷,嘴角挂上一抹淡笑,“传说中你使得一手归元三分剑,剑法通神,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位少侠与天地二怪有旧?”被白衣青年一语气得不轻,不过熊霸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白衣青年摇了摇头,仰头一饮而尽杯中之酒,随后看向天地二怪,天地二怪立时警惕地回看过去。

“天地二怪,二十年前江湖成名高手,桀骜不驯,自视甚高,不想如今也做了他人的仆人,这个世界真是好笑啊。”白衣青年放下酒杯之后,轻语而笑,同时也是大有深意地看了狄言与蓝舒怡一眼。

狄言再度打量了青年一眼,此人不仅得罪熊霸,同时也不将天地二怪放在眼中,不知是出于何意。狄言当即试着感受了一下对方的气息,却是没有发现半点灵力的波动,应该不是修士才对,不过为了确定自己心中所想,还是试着运转了左眼中的灵力,施展天眼术查看了一番,确定此人并非修士,当然,也有可能是修为远高于狄言,所以他才没有发现。

青年对于狄言的查看毫无所觉,自顾自地戏言了熊霸与天地二怪几句,随后扔下一些银两,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握着酒杯,一边向客栈外面走去,一边自斟自酌,很快便是走出了客栈。

熊霸与天地二怪都不敢追出去,这个白衣青年举手投足间展露出来的功夫十分诡异,之前根本就没看见他出手,可是那击伤熊霸又拦下天地二怪飞针的酒杯绝对是此人射出不假,因为在他所坐的那张桌子,其上的酒杯的确是少了三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