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美少年对着王五等人抱了抱拳,微微一笑便是走了过来。

“王五大哥,小弟我可不会喝酒,不如以水代酒如何?”少年也不是那种特别讲究之人,靠近之后便是席地而坐,与王五等人似乎颇为谈得来的样子。

“哈哈哈,严公子不喜喝酒,这我等可是知道的,来,就以水代酒,我们喝它三大碗。”王五哈哈一笑,十分豪爽地说道。

“好。”少年也是豪爽地一笑,当即与王五等人取出大碗,连干了数碗。

这些镖师的功夫显然都不低,酒量更是了得,几碗下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还一个个直叫痛快,反倒是那严姓少年被几碗清水给撑得有些受不了,最先甘愿败下阵来。

“什么人?不许靠近。”

就在少年刚刚认输之时,远处放哨的镖师忽然一声大喝,当即,王五等人连忙神色一肃,目露精光地向声源处看去。

“严公子,请先回帐篷里去,我过去看看。”王五对少年说了一声,待得少年转身回了帐篷之后,他才与身边的其他镖师赶了过去。

“在下大刀镖局王五,这里我们大刀镖局已经先落脚了,二们若是需要休息,还请到其它地方去。”王五赶到之后,看见对方只是一个模样普通的少年和一个美若天仙般的少女,先是心中惊呀于女子的美貌,不过倒也沉稳之极,没有显露出来什么,随后又仔细打量二人,见二人倒也不像什么江湖高手,目中闪过一丝思索后,正色说道。

这二人,当然是寻着火光赶过来的狄言与蓝舒怡了。

“这位大哥,我们俩人因为赶路,错过了闲脚的地方,这荒山野岭的,见此处有火光,所说便走了过来,并没有别的意思。”狄言微笑着一抱拳,镇定自若地说道。

“既然两位是路过,那就请便吧,恕王某人不远送了。”王五面色不变地说道。

毕竟做为镖师,他们的任务就是要保证雇主的安全,陌生人是不能让其接近的。若是平时独身在外遇见这样的情况,王五倒也不介意对方靠近,他对自己的一手刀法还是十分自信的。

狄言自然听出了对方话中的逐客之意,不过对于此地他与蓝舒怡都实在不

熟悉,当即借以二人是初到华郡为由,向王五打听了一下现在所在的地方,随后便是告辞离去。

原来狄言二人真是走错了路,偏离了原本的路线,现在落得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的结果,一阵的郁闷之后,二人在离镖队十里左右的地方寻了一处还算平整的地方休息,准备等到第二天再赶路。

狄言与蓝舒怡都不是普通人,自然不怕在野外夜宿,狄言盘膝坐下之后,平静了一下心态,随即便是开始修炼起来。

蓝舒怡见状,也未多问什么,取出几支小巧的阵旗在附近插下,圈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地方,随即默念了几句咒语,顿时那些小旗一阵微光闪过,原本还显现在野外的二人随即便是消失不见,若是有人看见,必然会惊慌地认为是夜遇鬼怪了。

布下这个简单的掩饰阵法之后,蓝舒怡这才放心地打坐修炼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循序渐进被吸扯而来的灵气开始变得波动起来,蓝舒怡率先从打坐中睁开了双眼。

“灵气怎么变成这样了?”蓝舒怡微一观察,立时察觉到了情况的变化,秀眉微微一蹙,当她的目光看见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是狄言之后,当即心中有了判断,“还全都往公子那边去了,难道……”

心中有了判断之后,蓝舒怡便是不敢再打坐炼气了,提起十二分精神地警视着四周,过了片刻,仍有些不放心,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阵旗阵盘,在原来的小阵基础上重新布置了一个更大一些的防御法阵,做完这一切,她方才舒了一口气。

蓝舒怡灵根是五行杂根,落了下乘,所以尽管拜了那神秘的大长老为师,但对于法术的修炼并不理想,反倒是在布阵之上颇有天份,而这些年里,大长老倒也传了她不少阵法,否则也绝不会放心让她跟随狄言一起出来,更连一件像样的防身法宝都没有给予。大长老很清楚,有了他所传下的那些阵法,再加上此女天性机灵聪慧,应该足以自保了。

此刻的狄言依旧处于修炼之中,全身的肌肉随着灵气的流转而微微颤抖着,那种撕裂之痛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想像和承受得了的,不过狄言只是面色微微显得难看了些,却也没有露出什么痛苦的表情出来。

忽然,狄言感到身上的疼痛一瞬间加剧了不少,眉宇立时皱了起来,而他身体周围的灵气也开始变得更不同起来,原本只是如头发丝一般进入其身体之中,可是此时却是增粗了近三倍,这些灵气贯入身体之中,顺着云芨心法的经脉路线一经流转开来,不仅肉体疼痛加剧,仿佛经脉之中都冲入了一头狂奔的野牛一般,疯狂地冲撞而去。

这般的疼痛加剧,狄言终是忍不住将牙紧紧咬了起来,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令人听了都会不自觉地替他担心,而且狄言的脸色也十分痛苦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师傅不是说过他是水灵根吗?这种天灵根,修炼起来比别人事半功倍不说,而且在结丹之前都不会遇到任何瓶颈,现在只不过是冲击炼气期三层,他怎么会仿佛要冲击失败的样子?”看着狄言那痛苦的表情,蓝舒怡心中一阵莫名,同时心里也有些焦急起来。

这里地处荒野,谁也说不准附近有没有什么妖兽,如若是一只一级妖兽,蓝舒怡自信有她布下的阵法,还能抵挡下来,可若是引来一只二级妖兽,甚至是三级妖兽,那可是相当于筑基初期和筑基中期的强大修士,以她的修为,可没有足够的灵力去支撑整个阵法的长时间运转,而且这些阵法能不能挡得住还是两说,到时,只怕得落下个阵破人亡的下场,那就惨了。

好在蓝舒怡的担心并没有成真,夜幕缓缓褪去,天边挂上了一抹鱼肚白,狄言身周的灵气也逐渐恢复了平静,而狄言的面色也随着灵气的平静而显得痛苦减轻了不少的样子。

“呼。”

许久之后,狄言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眼睛随之缓缓睁开。

“你怎么这样瞪着我?”

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狄言便是看见了蓝舒怡盯着自己不放,仿佛自己脸上有着什么东西似的,而狄言也是非常配合地伸手往脸上擦了擦。

“公子,你达到炼气期三层了?”蓝舒怡试着查看了一下狄言身上的灵力,可是天眼术施展开来,却是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看见,当即想起自己的师尊曾经说过,狄言应该是身上有着某种可以掩盖修为的法宝,随即只得面露羡慕,却又不敢肯定地出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