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老妪意想不到的是,按照小女孩所说,应该是女子不凡,而男子只是一个普通人才对,但最后却是颠倒了过来。

蓝舒怡完全一副以狄言为首的样子,任何问题都让他做主,而且狄言最后出手之时,那一掌完全震撼住了众人,这可是江湖失传已久的功夫,素来被称为天下第一掌的降龙十八掌。

可就算如此,一个修士怎么可能会服从一个普通人?老妪心中有些猜测,但却不敢肯定。

交谈间,老妪与严姓少年看向狄言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显然对于狄言如此年轻便拥有这等神功而感到羡慕与敬畏,同时更是怪异于蓝舒怡竟然听从狄言的话。

听闻了小女孩的异样之后,狄言与蓝舒怡也有些面面相觑起来,按照老妪所说,狄言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神识,因为修仙之人若是达到一定程度,神识就会变得极端强大,自然而然的就可以感应到四周的情况。

如今,狄言也可以感应到方圆十丈范围内的一些风吹草动,不过这样的感应对于神识消耗很大,狄言无法长时间感应而已。

当时,狄言与蓝舒怡所在的位置明显距离帐篷超过了十丈的距离,所以狄言一开始根本无法感应什么,不过小女孩却是感应到了他们的存在,那岂不是说这小女孩的神识比他们的都还要强大?

狄言与蓝舒怡相觑之后,不免心中微微一惊。若不是老妪事先说出小女孩并非什么修士的话,狄言与蓝舒怡只怕会有些坐立难安了,当然,就算老妪已经如此说了,不过狄言心中仍旧有所怀疑。

而狄言与蓝舒怡在听完老妪的话后,自然也猜出了老妪已经知道他们修士的身份,否则老妪也不会在之前送上一小袋的灵石了,这东西对修士来说是很不错的,但对普通人来说却没有什么用,只是也正如狄言所料,老妪只猜到了蓝舒怡是修士的身份,却依旧将狄言当做了一位会武林失传绝学的高手。对此,狄言倒也懒得解释什么。

随后,狄言又不着痕迹地打听了一下所谓的求缘大会,心中顿时一喜,不过却是喜怒不形于色,完全没有让老妪等人看出来。

这一夜,狄言与蓝舒怡自然是受到了众人恭敬异常地招待,可不敢像上次一样将二人赶走。那些镖师也的确是手脚麻利,很快便是收拾出了一处不错的地方,重新搭建了一个帐篷,让狄言与蓝舒怡入住。

面对这样的安排,狄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蓝舒怡则是有些面红羞涩起来,老妪见状方才恍然,随后又吩咐那些镖师再建了一个帐篷。

“求缘大会,还真是有些期待啊。”狄言盘坐于帐篷中,口中喃言了几句,随后便是开始修炼起来。

虽然今天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是狄言并没有太多的损失,反而从对战之中领悟到了不少灵活运用招式的方法,这一次打坐修炼,狄言也是想细细的领悟一下和别人战斗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了。以前的自己可以说是虽然在战斗上有着那么一点的经验,可是往往的在有些关键的时候,却是会感觉到那么的紧张,甚至于说是有时候却是一点的就有着那么一些连不上去的感觉。不过有了今天的这么一次的战斗,那么自己也就可以说是放心了很多了,总的来说,今天这一次的战斗,自己的收获是十分的大的。

某一刻,坐在帐篷内修炼的狄言猛地睁开了眼睛,虽然一直都处于修炼之中,但是狄言的神识并没有懈怠,将整个帐篷都给包裹起来,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狄言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这是自己这么多年以来所养成的一个习惯,修真界可不是什么一个可以其热融融的地方,自己这么多年下来其中的很多的事情也是十分的熟悉的,一个修士,在平时的时候,便是要小心翼翼的防着自己身边所有的人,并不是说这个修士有着多么多疑,只不过这个事情在整个修真界来说其实是一个十分

普遍的现象。

根据狄言自己这么多年的经验,一个修士对于自己周围的情况那是很有着必要说是要防上那么一手的,不然的话,说不定哪天便是会吃上那么样子的一个大亏了。特别说是像着他现在这种正在修炼的时候,如果自己不妨上那么一手的话,那么就很有可能说是会吃上那么一个大亏,试想,当你正在修炼的时候,却是有着那么一个人突然之间的便是出现在了你的面前,我们先不说这个人是不是来害你的,就光光的这么一下子的出现了,那么肯定的会对你造成了恐慌,搞不好说起来还会是有着很大的可能说是会有着走火入魔的那么一种的危险呢,这个事情如果说真的是发生了的话,那么可以说是十分的危险的。这个对于修士来说这种事情往往的就是有着致命的危险可以说是,古往今来,已经是不知道有着多少修士在这么一件事情上面吃了一个大亏,导致了自己所有前期的努力都是白费了,一生的修为也都是就此的就结束了。

就在刚才,一道几乎细微的无法察觉的神识快速的从狄言的帐篷上掠过,速度之快,几乎就快要达到狄言神识能够探查的极限了。话说多亏了自己早早地便是有了这么一个样子的准备,不然的话搞不好还真的就是要吃亏了,话说想到了这里,狄言想想自己还真的是有着那么一些的聪明的。

这突如其来的神识入侵,让狄言也是快速的从打坐之中惊醒,睁开眼睛,狄言飞快的冲出了帐篷,下一刻,狄言快速的将自己的神识外放,追随这那道不容易察觉的神识向着不远处看去。现在的这么一个时候,如果说是让的自己再去修炼的话,那么基本上的便是再也没有什么效果了可以说是,狄言的心里其实是十分的清楚的,这么一个样子,如果说想要再怎么样子的修炼的话,基本上的那就是根本的想都是不用想的了。

当狄言锁定那一个帐篷之后也是大吃一惊,本来狄言在还疑惑,这荒山野岭哪里冒出来一个古怪的神识,难道有别的修士路过这里?

当狄言神识紧紧追着那道细微神识之后,最终才找到了神识的落脚点,原来就在这营地里面。本来还在疑惑的狄言随即终于想明白了,自己之前想的果然没错。

那个神秘的小女孩果然拥有比一般修真者还要强大的神识,不然当初也不会发现自己的踪迹,这一次也是自己足够的小心,不然很可能不会发现这道神识的存在。

想到这里,狄言也是一惊,这样太可怕了,神识比自己强大的人,在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察觉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他看在眼中,说什么做什么都被看的一清二楚,完全没有秘密了。

迟疑了一下,狄言并没有直接找上门去,虽然今天狄言帮助了这群人解决掉了一个麻烦,但是这样冒失的过去也不太合适。

想了一下,狄言便快速的向着蓝舒怡的帐篷走去,这件事情狄言还是决定和蓝舒怡商议一下再做决定。

虽然时间很晚了,但是蓝舒怡并没有休息,同样在帐篷之中打坐,察觉狄言过来了,便立刻招呼狄言进入帐篷内。

一进入蓝舒怡的帐篷内,狄言立刻将自己的神识给放了出来。虽然刚才自己的神识察觉到了拿到神秘的神识,但是毕竟很偶然的察觉到了,如果对方卷土重来的话,自己大意之下说不定接下来说的内容反而被对方全部给窃听到了。

看见狄言的怪异的动作,蓝舒怡也是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大半夜不修炼,你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我是想来问你一个问题的。”确定自己神识将整个帐篷都给包裹起来之后,狄言才小心的开口问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看着狄言郑重的神色,蓝舒怡也是疑惑的问道。

“你知道有谁是天生神识强大的吗?”看着蓝舒怡,狄言疑惑的问道。

“天生神

识强大?这怎么可能呢?莫非你发烧糊涂了?神识只有我们修炼者经过修炼才会不断的强大,普通人虽然也有,但是非常的微弱,并且根本没有办法运用,哪里会有人天生的神识强大,这个说法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看着狄言,蓝舒怡想都没想的反驳说道。

对于蓝舒怡来说,天生神识强大这根本就不可能,神识这东西非常奇妙,虽然从生下来开始就有强有弱,但是再强也不会强到哪里去,不然那不是成怪物了。至少在修真者之中没有听说过有人天生就是神识强大的。

但是有些大能者,却能经过后天的努力和修炼让自己神识便的非常强大,甚至远远超过了同阶数个境界,即便这样也是属于其中小部分的人而已。

“就在刚才,我正在修炼,一道很细微的神识从我的帐篷上略过,被我给发现了。”看着蓝舒怡,狄言很严肃地说道。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这荒郊野岭的,一般也不会有人来到这里啊?难道有哪位同道中人也恰巧来到这里?并且神识还很强大?”听见狄言这么一说,蓝舒怡也警惕起来,不可置信的说道。

“的确,我当时这是这么想的,毕竟这里也算是一条主干道了,并不是只有我们一批人会经过这里,但是当我跟着那神识出去的时候,却发现那神识竟然进入了营地的一个帐篷内。”看着蓝舒怡,狄言同样吃惊地说道。

“什么?难道你说的是我们今天看见的那个什么小女孩?难道那个小女孩也是修真者?”猛的从地上站起来,蓝舒怡警惕的说道,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我看不可能,那个小女孩才多大一点?如果她是修真者,并且神识还比我们强大的话,那不就是活生生的妖怪吗?难道你以为她是那个修炼成精的老妖怪返老还童潜藏在这镖局里面的吗?”狄言打断了蓝舒怡的猜想,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看着狄言,蓝舒怡也是冷静下来道:“的确,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你的猜想是真确的?这个小女孩真的有过人之处,天生的神识强大?这怎么可能呢?”

“这的确有些不太可能,毕竟那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然我们也不会连听都没有听过,总不会说,从上古开始,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女孩是天生神识强大的人吧,这几率根本就不用考虑。”看着蓝舒怡,狄言很冷静的分析道。

“那你的意思是?”看着狄言的眼神,蓝舒怡疑惑的问道。

“我是想和你一起去探个究竟,看看这个小女孩究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她能够留在镖局的大帐篷内,就说明她的不凡之处。”顿了顿,狄言还是讲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这样不太好吧,我们既然留下来,也从王镖头哪里得到了求缘大会的信息,这已经足够了,贸然上门,是不是会引起误会?”想了想,蓝舒怡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也是我为难的地方,如果是平时的话我们也不用考虑那么多,但是求缘大会就要开始,现在千万不能出现差错,不然我们难道真的要再等二十年不成。至少我们两个人一起去的话,并非没有诚意,我想王镖头也会考虑到这一点。”看着蓝舒怡,狄言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道。

“好吧,那就听你的,我们两人一起去,这样王镖头也说不出什么太过分的话,我们也不算是失礼。”看着狄言决定下来,蓝舒怡也并不反驳什么,反而同样坚定的说道。

说到这里,狄言便率先站起身来,走出帐篷。

两个人刚刚一处帐篷,突然间远处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兽吼,紧接着便是营地的守卫吹响了警卫号角。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狄言和蓝舒怡也是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向着出事的方向望去。这种时候到底会是发生了一种什么事情啊,怎么会在这么一个时候出现的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