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抽出一把鬼头刀,眼睛红彤彤地肿了起来,脸上的肌肉跳跳绽出,自顾自地走向了那师爷。

狄言正津津有味地审问着,他看这师爷竟然如此贪生怕死,应该可以从他口中得知一些有用的情报。但没想到郭晓竟然忽然站了起来,看那气势,似乎是想要了那师爷的小命,这怎么行!且不说他还指望从这师爷口中得知有用的情报,更何况这是在自己的地盘上,郭晓这么做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狄言大喝一声“住手!”两眼狠狠地瞪了一眼郭晓,冷冷地说:“郭晓,你想干什么!”

“狄寨主,你不要管,天地县县令杀了我全家!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郭晓恶狠狠地说,并没有停下脚步。

“郭,郭大人!郭大人!你,你听我解释!”天地县师爷忽然调转了身形,转向郭晓,哀求地说:“那都是天地县县令干的,与我无关啊!郭大人饶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这师爷虽不认识郭晓,但听方才狄言叫他的名字,心中便知道要完蛋了,那郭晓不就是前几年自己跟天地县县令灭了他满门的那个人吗?事到如此,便只能把所有责任推给天地县县令了。

但郭晓并不为之所动,他现在满眼都是仇恨,他的脑子里,只有自己的亲人惨死的景象,他咬牙切齿地奔向师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师爷见向他求情没有用,便转向狄言,苦求道:“寨主救命!寨主救命啊!”因为他看出来了,这里只有狄言的职位比郭晓高,只要狄言下令放了自己,那郭晓自然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但郭晓是狄言的兄弟,更是他的左膀右臂,别的不说,这一车的珠宝完全是郭晓抢回来的,连那师爷都是郭晓亲自抓来的,狄言又怎么会不帮着自己的兄弟手刃仇人,反而会放过自己呢?这连师爷自己都觉得可笑。但这却是师爷唯一的一线生机,现在只有狄言能救得了他,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他也要试试一试,朦胧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狄言似乎会帮自己,这可能是人类在紧急关头本能的直觉吧。

“杀了他为郭大哥报仇!”

“杀了他都是便宜的!兄弟们吃他的肉都不解恨!”

“杀了他!杀了他!”

当弟兄们听说他就是杀了郭晓全家的那个天地县县令的师爷时,瞬间就沸腾了,不住地挥舞着武器叫喊着,双目中都迸发着浓烈的仇恨。这让那师爷有些绝望了。

“郭晓,我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仇恨,但必须让我把他审讯完!”

狄言冷冷地说,完全不顾底下中兄弟们的呼声,与郭晓愤怒的眼神。

郭晓愤怒地转过身,两眼迸发出仇恨的火光,他不相信狄言竟然不顾兄弟情义,阻止自己杀了这个大坏蛋,更不相信这样的话是出自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之口!眼前的这个人还是狄言吗?还是自己的兄弟吗?郭晓疑惑地看着狄言,

狠狠地喊了一句:“狄寨主!”

“郭晓,你累了,先退下吧!”

狄言也瞪着郭晓的眼睛,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良久,才幽幽地说。

“狄寨主!他是我的仇人,就是他和天地县县令杀了我全家,杀了我全家!你知道吗?”郭晓愤怒地用刀指着师爷,用愤怒的语气冲着狄言说。

“不用再说了,你先下去,今天你太累了。”

狄言依旧冷冷地说。他不容自己的威严受到侵犯,更不容有人当众如此顶撞自己。更重要的是,任何人都不能更改他的计划,只要是他做出的决定,任天王老子的事都要靠边站,更何况是一个郭晓?

不错,郭晓在山寨中的地位是很高,在弟兄们心目中也很有威望,更是因为如此,狄言才会对他更加严厉,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威严。如果不这么做,以后每个弟兄都可以打乱他的计划?每个弟兄都可以出口顶撞自己,那王法何在?自己的威严又在那里?岂不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更重的是,他不想让自己的计划因为一个郭晓而改变,任何人都不行!

但郭晓显然不会听他的,此刻的郭晓,已被仇恨占据了所有的大脑。这也难怪,无论是谁,在自己的仇人面前都不会保持冷静,如果这也能忍得下去,那这个人还算是男人吗?

狄言的做法让他更加气愤,眼睛更加通红了,像是两个熟透了的桃子,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掉落下来。他完全没料到狄言会一再地阻止自己。作为山寨的老大,作为自己的弟兄,不亲自为自己报仇也就算了,竟然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自己!这真是太让他失望了!

郭晓没有停止脚步,一步步逼近了天地县县令的师爷,那师爷早已面如土灰。他看出来了,郭晓根本就没打算听狄言的话!而此刻,郭晓的鬼头刀已经近在咫尺了,任他再怎么求饶也是枉费心机了。当下不再说话,只是裤裆里忽然一热,旋即一股尿骚味弥漫了整个大厅,直冲向每一个弟兄的鼻子,就连坐在远处的狄言也不禁皱了皱眉头。那天地县县令竟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郭晓!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冤有头债有主,你要能耐就去找天地县县令报去,杀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县令师爷算什么本事?”

狄言冷冷地说。这句话显然太狠了,不禁深深地伤害了郭晓的心,也让下面很多的弟兄心声不忿。再怎么说郭晓也是狄言的弟兄啊,是他的左膀右臂,他怎么能这么说郭晓!他难道不知道天地县守卫森严吗?难道要让郭晓白白去送死?那可是他出生入死的弟兄啊!他现在对郭晓如此,以后很对自己怎么样?弟兄们不由地有了疑虑。

但对已狄言而言,这是唯一能让郭晓住手的方法。狄言本事不是一个修真者,只会一些拳脚功夫,了不起超常发挥的情况下能使出一些内力招式,但面对郭晓这么远的距离,他根本没办法阻止郭晓,他也深知弟兄们也不可能拉住郭晓,更多的弟兄根本就不想拉

住郭晓,因为他们心里也恨这个天地县的师爷,恨这个杀了他们郭大哥全家的帮凶。他深知每个人都想不顾狄言的阻拦,亲手杀了这个弄得大厅里满是尿骚味的胆小鬼。或许每个人还都在恨自己如此决绝,但狄言也完全是处于无奈。

郭晓用冷冷的目光看着狄言,双目中流下了浑浊的眼泪。弟兄们都知道,郭晓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他们在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郭晓哪一次不是拼了命地冲锋陷阵,什么时候含糊过?也从来就没有哭过!但今天,他哭了,泪水是那么恣意,很快就婆娑的他的双眼,以至于很多弟兄们在心里都跟着他哭了起来。

“杀了他吧!他是郭大哥的仇人,就是我们大家伙的仇人!”

“杀了他,杀了他!”

弟兄们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声地呼喊起来,霎时间喊声震天。狄言知道郭晓的威望很高,但没想到会如此之高,竟然这么多人不顾自己的命令替郭晓出头!难道自己就这么妥协么?这显然不是狄言的风格,更何况,就这么收回刚才说的话,他的脸面何在,他的威望何在?那岂不是拿起郭晓的手打自己的脸?而已,他不容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

狄言大手又挥了一下,大厅里瞬间便安静了。他看来一眼面如死灰的天地县县令的师爷,冷冷地说:“你们看看他那个怂样,杀了他就能报仇了?显然不能!杀了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不能有任何用处,相反地,留着他,我们才有可能钓出幕后的大鱼,才有可能有一天血洗天地县县衙,一举歼灭天地县县令,替你们的郭大哥报仇。”

一席话说得是头头是道,几个深明大义的弟兄纷纷点头,但仍有大多数人忿忿不平地抱怨,郭晓更是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郭晓冷冷一笑说:“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那么我请问你,我全家上下老老少少哪一个手有寸铁?他们又有何辜?就是被这么一个卑鄙的人伙同天地县县令,残忍地杀害,我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挫其骨,扬其灰,让他血流成河,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我郭晓杀他一百次一万次都不解恨!”说完,郭晓仰天长啸一声,又直扑向那天地县的师爷。

“拦住他!”狄言大喝一声,有两个狄言的心腹慌忙上去拉住了郭晓的胳膊,郭晓见有兄弟拉他,更加气愤了,但又怕误伤了兄弟,所以不敢强行挣扎,只能停了下来。

“你们的郭大哥累了,扶他下去休息吧。”狄言冷冷地说。那两个人便架着郭晓向外走去。

“寨主收回成命吧!”

“杀了那个小人!”

“这小人让我们兄弟反目!该杀!”

“杀了他!杀了他!”

一时间弟兄们的反对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狄言只假装看不见,让人把那师爷带到了后堂,他要独审天地县师爷。

而那满厅的弟兄们见狄言出去了,便摔碗的摔碗,踢桌子的踢桌子,纷纷都为郭晓鸣起不平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