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只要你能够继承我师父的衣钵,定能够武道通神,假以时日,说不定能够超过我全盛时期的实力!”

天风子傲然道。

狄言强自压下了心头的激动。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因为看中了自己,所以才会这么看重自己?

狄言谨慎的问道:“前辈,请问师承何门何派,正道邪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天风子瞥了狄言一眼,“你现在的实力太过弱小,难得的是一个武道之心。能够遇到你,就是缘分,师父曾说过,缘分到时,可以留下他的另一半传承。这是你的缘分,也是我的缘。我只为了却恩师的心愿。你现在还不需要做什么。等到你强大到一定程度时,我会再来寻你!”

“至于你的另一个问题,何为正道,何为邪道?你只需要有自己的道就可以!”

天风子最后的一句话犹如九霄神雷,狠狠的刺入了狄言的心海!

他夹杂了大道铭言,犹如当头棒喝,激起了狄言的武道之心。

狄言热血万丈,既然是缘分,何不把握和珍惜?

“师兄,请受师弟一拜!”

狄言丝毫没有顾忌自己与这个青衣老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也不再多问,直接拝下!

天风子哈哈大笑。心情甚好,“不错,不错!师弟请起,师兄我只是代师授艺,顺便把师父的衣钵传给你!还希望师弟能够勇往直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在这个浩荡的修真界做出一番事业来!才不枉我选择你做为师父的衣钵传人。”

狄言有些疑惑。衣钵传人的意思是最亲近的弟子。能够继承恩师最为重要,最为精华的功法和财富。

这个便宜师兄虽然收自己为师弟,口口声声说是缘分,但也颇有蹊跷之处。

许是看出了这个小师弟的怀疑和不安。天风子笑了笑:“小师弟,你不用怀疑,你就是我代替师父选择的衣钵传人,你将会继承师父掌握的最为强大的功法和师父留下来的最重要的宝贝。至于理由么,只有一个,你不妨猜猜看?”

狄言陷入了沉思,自己和这个师兄最大的不同就是,自己不能够修习道法,只能够修炼武道!

狄言恍然大悟,顿时兴奋起来。

“师兄,你的意思是,师父和我一样,都是修炼武道之人?”

天风子摇了摇头。

“那……。”

天风子卖了个关子,打断了狄言的话,“不过,师父最强的武学功法不是道法,而是武道!”

狄言很是震惊,虽然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武道通神,将来凌驾于众多修真者之上,只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够修炼道法的同时还修炼武道。而且,主修功法不是道法,竟然是武道!

狄言问道:“师兄,我们的门派叫什么?你是什么修为,师父又是什么修为?师父可还健在?”

一连串问了这么多的问题,天风子只是摇摇头,一个都没有回答;“师弟,你现在实力还太过弱小,提前告诉你这么没什么好处,你只有按部就班,努力提升实力,还是那句话,到了合适

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

“师兄是什么意思?您要走了么?您不是要教我武道功法吗?”

狄言两次听到天风子再来找他的话,很显然,天风子没打算在他的身边多留。

天风子站了起来,左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圈,只见虚空顿时荡起一阵涟漪,天风子伸手进去,掏摸了两下,拿出两样东西递给狄言,嘴里说道:“师弟,师兄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但凡是能有大出息,大能力的人,都不是靠着别人教诲而成!需要不断的磨砺和挫折才能够成长!师兄我会把师父的武道功法和相关的一件东西交给你,其他的一切就靠你自己了!师兄只会在你达到一定的程度时再来引导你,指点你!”

狄言苦笑,本来以为找到了一个大靠山,没想到,最后还是需要自己一个人去拼!

不过,能够有人指路,更有先贤的功法指引,总比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要好!

狄言接过天风子递过来的两样东西,对于天风子从虚空中取物这种逆天的手段并没有多问,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离这个太遥远……

拿在手里一看,一件是一本薄薄的似纸非纸的古书,这就是天风子,也是现在的狄言的师父最强大的功法,武道典籍了。

另外一件东西有些奇怪,是一颗黑不溜秋的珠子。

狄言翻开这本典籍的第一页,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写的是什么,一阵刺目的金光闪过,只觉得脑海一阵刺痛,顿时晕了过去,人事不省。

天风子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急性子的师弟啊!

也好,自己就这样悄悄的走吧!

天风子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临走时,天风子的目光一直在狄言手里的那颗珠子上,有些不舍,还有些许的忌惮,最后化为坚定!

小师弟,你可要加油啊!

这是你的缘分,可是如果你的能力不行,不能达到要求,这种缘分也会成为你的灾难……

空中只剩下天风子的袅袅的叹息……

师爷现在很害怕。

今天早上之前他还在县城里面过着逍遥的日子的,没想到,竟然会莫名其妙的被抓到这里。

他认识这里的二当家,更知道这个叫做郭晓的二当家的脾气,暴躁不堪,哪怕他是被殃及的池鱼,也别想能够安然的从郭晓的手里逃脱。

师爷虽然实力弱小,而且身份卑微,但却掌握了不少的秘密,也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

二当家和他背后的人结仇,师爷是二当家仇人的亲信,在他看来,难逃一死。

‘哐当’一声,牢房的门被打开。

两个看守给他端来了饭菜。

“快点吃,别特么饿死了!明天早上送你上路!”

看守撂下这句话,理都不理师爷,连审讯都没有,直接转身离开。

师爷的心一片冰凉,明天早上送自己上路?

也就是说,自己只能活到明天早上了么?这是断头饭?死之前管饱?

不得不说,师爷误会了。

送他

上路,不是送他去死,是送他回去……

师爷颤颤巍巍的走上来,端起米饭,和着泪水大口吃了起来。

差不多吃到一半,师爷终于崩溃了,扔掉了手里的碗,放声大嚎。

“二当家,二当家求你饶命啊!小人是无辜的啊!我不想死!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还没长大的孩子,求你给我一条生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呜呜……”

哭了半天,外面睡着的看守也被他吵醒了。

“你叫什么叫?活的不耐烦了?”

看守揉着眼睛,一脸不耐烦的走了进来。

师爷大哭,“大哥,大哥求求你放我出去,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看守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脑子没坏吧?谁说要你的命了?”

师爷还是止不住哭声,“你们,你们之前说明早就要杀了我……”

看守愣了愣,“去你妈的!老子啥时候说明天早上要杀你了!你命好!落在二当家手里的能够活着走出这个门的人寥寥可数,你算是一个。”

师爷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懦懦道:“不是送我上路么?……”

看守这才反应过来。“你就这么想死?送你上路是送你回去!天这么晚了,你要是死在了半路上回不了县城,那我们不是放了你又害了你?”

师爷道:“你们……,你们不杀我?”

看守笑了,“二当家仁慈,准备明天一早派人送你回去。行了,别鬼哭狼嚎的了,好好睡一觉把今天的事都忘了吧,明天一早我们就送你回去。”

师爷顿时高兴起来,“谢谢二当家,谢谢二当家!我不叫了,您老去休息,不打扰了!”

看守骂骂咧咧的继续回去睡觉了。

师爷走到了墙角的草席边,躺了下来。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抓,现在又莫名其妙的逃过一场死劫?

师爷想到,自己八十岁的老母倒是真的还在,不过倒是用不着自己贴钱去奉养,人都老的快入土了,还害得他这个儿子不得安生。

在心里面,师爷是恨不得自己的老父老母早点死掉,这样自己就少了很多的负担。

师爷又想起来自己府里那几个千娇百媚的小妾,顿时心里火热了起来。

自己舍不得死,不是因为老人小孩。只是单纯的杀不得这个花花世界啊!

温香软玉,醉生梦死,这样的生活,多么美妙!

师爷陷入了遐想之中。

半夜,师爷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道漆黑的影子窜进了牢房,许是看守知道师爷压根就没有大的能力,连牢门都没有再锁上。

这个黑影全身穿着黑衣,就连头上都蒙着黑布,之露出一双狠戾的眼睛,里面充斥着阴毒和狡诈!

师爷打了一个寒颤,本来就睡得半梦半醒,一睁眼,看到牢房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黑漆漆的就像幽灵一样,吓得差点大叫!

这个黑影倒是没有急着杀了师爷。突然上前一步,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抵在了师爷的颈脖动脉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