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大人听到赵虎这么一说,县令当即就从官椅上坐了起来。

快步走到赵虎身边,压低声音问赵虎,“此话当真?那郭晓可是真的身负重伤,行动不便?你确定吗?此消息当真千真万确吗?这个可马虎不的,而且我们也不能因为一次小事。而因小失大啊。所以郭晓受重伤之事,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赵虎看到县令不大相信自己,立马又正色道,“大人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现下就算是一个十多岁的黄毛小儿想要要了郭晓的命,也就好比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不费吹灰之力,更何况,大人手底下的这些官差,个个熊腰虎背,武艺非凡,去对付一个受了重伤,不能打斗的病秧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啊!”

赵虎说完,又瞥了一眼县令大人,嬉笑着再次开口,“大人你就什么也别顾虑了,等待小的抓住了郭晓,围剿了匪窝,你就等着朝廷色圣旨,等着升官发财吧!到时,可别忘了小的我啊!哈哈”。

县令看了一眼洋洋自得,一脸谄媚的赵虎,心里想着之前和郭晓多次交手,次次惨败,心下担心,这一次会不会又是郭晓设下的诡计?可是,又一听到赵虎说的升官发财,又把心一横,想着,赵虎可是他们山寨里的人啊!他说的消息还会有假吗?就算是郭晓没有受伤,这一次自己多带些人,纵然那郭晓有天大的本事,量他也插翅难逃。

心中有了打算,县令大人便唤来一名官差,暗藏心喜的交代着,“那个,去,通报下去,集结所有人,准备进山剿匪!”显然这位县令大人多么期待这次剿匪的行动。多想一举歼灭这郭晓。

赵虎看到官差下去后,又走到公堂中间的一个书案前,提起笔就开始挥毫泼墨起来。脸上还略带喜色。

县令眉头一皱,心下疑惑,怎么这赵虎还笑上了。于是上前一看,只见赵虎在宣纸上把山寨的大概方位,还有上山路线都一一画在了纸上,见到这张地图,县令老爷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有节奏的拍着赵虎的肩膀,“干的不错,这一次,我就不信还能让那郭晓给溜了不成,到时候,好处一定少不了你的。不错,不错。”

听到县令这么一说,而且还有好处,还是不错的好处,赵虎这是喜上心头,手上也就更卖劲了,嘴里还一个劲的提醒着县令,哪条路上会遇着什么陷阱,哪条小道上山最近。两个人就这样这样的一直到了早上。

将近正午,县令带领着官差才浩浩荡荡的抵达山脚,因为天热,一些人早就已经汗如雨下,气喘如牛了,县令也累的够呛,可是,一想到近在眼前的功名利禄,头顶的骄阳烈日也就不算什么了。整顿了一下队伍,县令看了一眼赵虎画的地图,一声令下,大部队就又开始准备出发上山。

上了山以后,没一会儿,大家头上,身上的汗就开始慢慢的干了。

山上的树,大多都是上了年头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把日头给遮的严严实实的,官差们一扫刚才的萎靡不振,一下子又精神振奋了起来。

大概又走了接近半柱香的时间,县令老爷带着一行人终于到了寨子外面,县令命令下去,所有官差分两拨,一部分人悄悄的溜进寨子里,看看里面的情况,剩下的一部分,驻守在寨子外面,万一有什么意外,好接应里面的人。

安排好了以后,有几名个子不高,身材瘦小的官差首先起身,猫着腰从寨子外面的院墙上翻了进去。

进去的这几人又分别分头行动,他们要做的就是替外面的官差打探好里面的情况,哪里有人防守?从哪里能够轻松又快速的进入到寨子里面?能够让外面的官差在不惊扰寨子里面的人情况下全部进来,他们就成功了一半了。

正当寨子外面的人不知道那几名官差怎么去了那么久,想要冲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一名刚刚进去的官差就从墙上翻了出来,只见他坐在高高的墙头,对着外面的这些人一挥手,示意,没有危险,可以进来。

其余的官差看到手势以后,立即握好手里的佩刀,准备翻墙进去。

县令带头,其余剩下的所有官差也都一去翻了进去。

果真,后院里面空无一人,召集好所有官差之后,县令也不管什么排兵布阵了,直接一声令下,全部向前院进发。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人,手拿大刀,不由分说的就向其中一个官差劈头砍下,那名官差催不及防,当时就惨叫一声,顿时,脑浆四溅。

所以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下的慌了神,还没有等发应过来,更多的人涌了出来,这下子,官差们才明白,原来是中了圈套。

好在这一次出来剿匪带的人多,等反应过来以后,官差们也都不是吃素的,从腰间拔出刀来,就和那些人打成一团。

噼里啪啦,刀光火石之间,县令被几个官差保护着往前继续跑去。没有一会儿,刚刚同那些人打斗的官差就追了上来,尽管有几个人身上受了些伤。但是,那些人没有继续追来,就说明,他们已经被官差给解决了。

县令看到官差都已经回得七七八八了,就开口说“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这一次,郭晓受了重伤,而且行动不便,是你我人人都可以亲手手刃的,所以,一定要抓住这一次的机会,活抓不到郭晓,就杀了他!记住,无论如何不能放过,否则,你们也就没命活到下一次手刃郭晓的时候了。”

官差们听到县令的话,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的手都不自觉的握紧了腰间的刀。

待一行人刚刚走出后院,就又看到一群比刚才还要多上一些的人向他们冲过来,这一次,官差们有了经验,还没有等那些人近身,就已经拔刀砍向了来人。

又是一场恶斗。

正当两拔人打的如火如荼,不可开交是,县令突然一声大喊“郭晓,郭晓在那里!别人他跑了。”

官差们一听到县令这么一喊,纷纷扭头看向县令的目光所及之处,一些急于立功的人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打斗,就准备向郭晓冲过去,准备一刀要了郭晓的命。

只是,还没有等抽出身来,把刀架在郭晓的脖子上,那拨人的刀就已经砍在了自己的身上。

明白过来这样单枪匹马的冲过去是不可行的,官差们互换了一个眼色,准备等解决了这些人以后再去要了郭晓的命。

这样打算着,官差们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在眼前色打斗上面,没一会儿,那些人就已经被杀的死伤无数,片甲不留了。官差们也就只是三五两个受伤的而已。跟那些人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一旁的县令看到官差们今日竞如此神勇,不禁大喜。

“快,快,快给我抓住郭晓!别让,,”话才说到一半,突然一噎,双目睁的老大,嘴里开始往外吐血。

随即,身体就开始摇摇晃晃,慢慢的向后倒,县令甚至想要看清暗算自己的

人是谁,可是,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头一歪,死了。

不远处的官差们都在朝着郭晓的方向跑去,准备一刀砍下郭晓的脑袋,然后就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吃穿不愁了。

自然没有人注意到一旁的县令是死是活。

就在一个官差已经离郭晓不足两步,手里的大刀已经快要落在郭晓的脖子上面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掌,堪堪打落了手中的大刀,官差回头一看,只见一名身型修长,白衣胜雪的翩翩公子立在了自己身边,那人就只是站着,便已经可以感受到周身冷冽的杀气了,果真,官差刚刚思及此,那人便已经闲闲出掌,看似漫不经心,但是落在那官差身上,便可以看出不一般。

掌风一过,官差也缓缓的倒地。

接着,又是几掌,掌势依旧不急不缓,但是,紧随其后,又是几名官差的应声倒地。

准备向这边冲过来的其余官差看到眼前这一幕,无不吓破了胆,纷纷往后退一步,再退一步,看着那白衣公子的眼神如同见了鬼魅一般。

那人把郭晓周边所有官差解决掉之后,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其余官差,眼色漠然,没有一丝温度。

一旁的官差们对视一眼,达成共识后,像是约定好了的一样,所有的人都大喊一声,集体举起了手里面的大刀,一起冲向白衣公子,向那白衣公子劈头砍去。

官差们的速度并不慢,下手又狠,要是换作是刚刚那拨人,早就已经砍到一片了,但是,那名白衣公子也就只是轻轻的晃了晃身子,都没有怎么动过地方,便已经躲过了十多个官差的大刀。

官差们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人,随即,又你看我,我看你,还没有用眼神商量好下一招怎么出,那名白衣公子就已经先他们一步,出手了。

这一次,因为距离白衣公子极近,白衣公子出手的时候,有一些稍懂武林功夫的官差看出了那人所使的掌法竟然是江湖上面鼎鼎有名的降龙十八掌,登时就一头的冷汗,要知道,若是被此掌击中,不死也残。更何况,眼前这人能将此掌打的如此出神入化,功力必定也是极为深厚,如若是被他一掌击中,那么,,那官差扭头看了看四周围惨死的其他人,心里一怔,随即,来不及通知其他的官差,下意识的就想要跑,白衣公子此时已经把刚刚那些官差给料理的差不多了,眼看那名逃跑的官差已经跑出很远,懒得再去追,便拔出倒在地上那人的佩刀,右手执刀,轻轻一挥,数十米外的那人便已经背后中刀,倒地不起了。

巡视四周,发现再没有一个官差之后,郭晓被一名女子搀扶着走到白衣公子面前。

“狄大哥,此恩郭晓记下了,他日,必当倾身相报。”

白衣公子微微一笑,“小事一桩。何足挂齿。”

半晌后,郭晓想起什么似的,再次开口问道,“狄大哥不是要去赶赴求缘大会吗?现在却还在这里,怕是要赶不上了吧?”

狄言又是微微一笑,“心上之人在这里,我那也不去了,如今,这里的县令被我杀了,理所应当,要还当地百姓一个父母官,我不打算离开了,我要留在这里。”

说完,狄言看了看郭晓旁边的那个女孩子,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漠然,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温柔。

之后的故事,不说大家也知道的,当然狄言变成了父母官,造福一方百姓,过上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