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老百姓的选择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在线书库经典名著。@@

远处县城里面火越烧越大,很快就变得火光冲天,浓烟足足升起几十米,黑烟夹着烟灰随风能飘出好几里地。看着这景象,好多老人都想起鬼子打进华北那年。

行军队伍越走越慢,很快殿后的三营和教导队已经陷进难民中拔不出来了。陈锋着急上火地骑上马从团部的队伍往那边赶,想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路边上,一辆拉炮弹的大车陷到路上,后面堵了一长溜辎重队。这天泥地已经冻上了,但有的坑表面冻住了,里面是烂泥。人走上去没事,车辆一压,咣当一下就掉沟里了。

陈锋下了马,和兄弟们搭把手喊着号子把大车往出抬。这个团有一个传统很好,那就是军官很少袖手指挥,军官都没什么架子,像抬车这样的事情都和士兵们一起干。

路被越堵越严实,陈锋努力拨开人群,带着团部的几个兵逆向向三营那边走。好不容易到了三营的行军队伍,就见着一帮人在围着三营的几个兄弟理论。陈锋分开人群挤了进去,问怎么回事。

几个兄弟认得是团长来了,纷纷敬礼。

“报告长官,咱们的大车把他家的独轮车挤掉沟里了,刚刚抬上来。”一个稚气未脱的兄弟敬礼报告。

“人没咋样吧?”

“报告长官,人没咋的,就是坛坛罐罐的摔了一些。”

陈锋注意到有个老太太蹲在地上呜呜地哭,嘴里念叨:“这日子可咋活啊,我家也没了,就两个孤儿寡母的带着孩子,可咋办啊?”

边上有两个中年妇人赔着眼泪,边上站着几个半大孩子。

“大娘,我给您赔不是了,是我带兵不好,把您的车给挤了,您老多担待,他们都是小孩,嘴上无毛办事不牢靠啊。”

“你是他们的长官?”大娘抹了眼泪问。

“对,我是这个团的团长,我叫陈锋。”

“你们都是什么国民革命军啊,有你们这样的吗,把我们家祖传四代的房子都烧了,天寒地冻,大人无所谓,这孩子可咋活啊。”

陈锋被说得脸上烧得慌,无言以对。

“大娘,这兵荒马乱的,您老一定要保重身体啊。”陈锋说道。

“我这土埋半截的不在乎,可这三个孩子,他们的爹都是死在打小日本的战场上的啊,怎么着?当爹的为国家捐了躯,自个儿子连个窝都被你们烧了,这叫什么国民政府啊?”

一听这几个半大孩子是忠烈后代,陈锋顿时感觉到胸口好像有成吨成吨的钢铁砸在上面。他把口袋里的银元全部掏了出来。“你们身上有钱吗,全掏出来,算我借你们的。”陈锋刚开口,身边的兄弟们都在掏口袋,把口袋都掏空了。陈锋把孩子拉过来,摘下他的棉猴帽子,把一大把钱都放在帽子里。

“大娘,我身上也就这么多了,您老赶紧到后方去,看看能不能想法子做个买卖啥的。”

“钱,钱有啥用,小栓,把钱给扔了,咱家都是清白人家,不要这些活土匪抢老百姓捞来的脏钱。”

孩子看看他奶奶,把棉猴帽子一扣,钱都扔在了地上。

陈锋声音都哽住了:“大娘,这钱不是脏钱,我陈锋从不占老百姓便宜,当年我也打过鬼子。大娘,我跟您的儿子一样,也是条堂堂的汉子,这钱您就收下吧。”

“算了吧,说是剿匪,打小鬼子的时候都不见你们神气,就见着人家八路军打小鬼子。打跑了小鬼子倒出来神气了。”

陈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解开武装带,脱掉棉袄。寒风中,陈锋铁打的身躯上面伤痕累累,都是抗战期间留下的。

“你,把军装脱了。”陈锋指着边上的一个老兵,他是班长。

“是,长官。”那个兄弟走过来和陈锋跪成一排,利落地把棉袄一脱,也和陈锋一样,浑身的战伤。

“你们几个都把军装脱了。”

一排子兄弟站在一起,光了膀子,每个人身上都有伤,抗战留下的伤。站在一起,那一尊尊铁塔般的身躯,如同青铜雕像一般。

“孩子们,大冷的天,都赶紧把衣服披上吧。”大娘一边抹眼泪,一边从地上把陈锋的军装拿起来给他披上。

“大娘,这下您相信了吧。咱们都是打过鬼子的,咱们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啊。谁不爱惜老百姓,谁不爱惜自己的家园。可上头军令如山,没有办法啊。”

“好孩子,都别帮着国民党打内战了,听大娘的话,把枪扔了,回家当个老百姓吧。咱也不图当官,至少手上别沾上老百姓的血,咱干干净净当个人,不比什么都强?”大娘挨个给兄弟们披上衣服。

陈锋起身领着大娘往团部走,让团里的参谋取出一笔经费给大娘,然后让警卫连派了一个班,把大娘护送走。

临走的时候陈锋向忠烈的母亲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这个军礼并没有其他更多的含义,只是像一个军人向他的母亲敬礼一样。

一路上团里的兄弟们明显发现老百姓看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这种敌意是团里的兄弟没有看到过的。抗战期间,团里到哪儿都是老百姓夹道欢迎,现在呢?老百姓把这些军人恨得咬牙切齿。能不恨吗?自己的家园都毁在他们手里。

刚刚送走了大娘,陈锋接到教导队的报告,说是抓到两百多人的一支队伍,好像是八路军的。

陈锋打马从田野飞奔过去看。

教导队派了两个排在看管那支队伍。两百多人都是农民,推着独轮车,衣着破旧。陈锋走上前询问。原来这支队伍是八路军的民工运输队,独轮车上都是粮食和被装、担架什么的。陈锋走到一辆车边上,掀开破旧的帘子,里面是白面馒头,装得满满的,足有几百个。独轮车边上有个小篮子,陈锋拎起来一看,里面是野菜饼。

“这车是谁的?”

“俺的。”

“不是,是俺的。”

“是俺的。”

好几个人都站起来承认,这群农民虽说读书不多,但都知道义气,这让陈锋很意外。

“车上装的都是什么啊?”

“装的都是馍。”

“那打算往哪儿送啊?”陈锋目光锐利,一眼扫过去,那几个农民却丝毫不惧,表情坦然。

“送给八路军的,我们都是八路军政府组织起来支前的。”

陈锋拿起一块野菜饼,好像是拿玉米糊糊和蒿子秆做的,黑糊糊的,捏起来很硬。

“你们就吃这个?”陈锋问道。

“对,就吃这个。”

“吃野菜粑粑,把白面馍送给八路?”

“八路替咱庄户人家打仗,白面馍八路吃,咱吃粑粑。”一个黑脸膛的庄稼汉朗声说道。

此时一两百号人蹲在田野里,寒风凛冽,但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那么平静。

就是这个瞬间,陈锋在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当年老百姓在抗战中来团里劳军的场面。

民不可欺,民不可辱。

老百姓心里明镜一般,谁是自家兄弟,谁是强盗,都揣在心里呢。

也就在这个瞬间,陈锋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国民政府迟早要打败仗。八路迟早要打胜仗。因为百姓已经做出了选择。百姓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能给他们天地,给他们富裕,给他们安定的共产党。国民政府垮了,在老百姓的心中垮了。垮得是如此之快。

水能载舟,但水也可覆舟。

千百年来,老百姓被官吏称之为草民、贱民。可就是这草民、贱民们饿着肚子,吃着野菜,支援自己的子弟兵。

共产党从东北的白山黑水开始,能够一路势如破竹,打到天涯海角,把国民党打退到台湾。草民、贱民改了天换了地。

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支政治势力,当他在这片土地上视百姓为草民为贱民,可以肆意杀民刮民,那么他的日子就真的到头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也就是在陈锋看到这群饿着肚子给八路送白面馍的农民的时候,他突然明白过来了。

军队是人民的。一支老百姓撑腰、老百姓支持的军队就一定会纵横四海,无往而不胜。

“全体都有,集合,起步走。”

陈锋的举动让支前的民工很是纳闷,怎么就这么放了他们呢。其实陈锋知道,就算你把这两百多人全抓了又能怎么样,中国有四万万民众,抓得完吗?

四万万的支持,就是胜利。

四万万的唾弃,就是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