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雄明

要说资格老,团里没有比李雄明资格更老的了。他是张大帅期间从胡子那边投过来的,那段故事到现在团里还在传,后来被大家添油加醋,弄得神乎其神的。李雄明小时候家里穷,后来吃不上饭就当了胡子,啥都白扯,枪法奇好。

后来东北军剿匪,把他们一百多人围住了,李雄明一个人一杆枪对抗了小半天,这边军官就特纳闷,什么样的人物枪打得这么好。就命令下去,务必抓活的。

后来李雄明被围了两天,弹尽粮绝,只好放下枪投降。当时大家都嚷嚷把他毙了给死了的报仇,但上头没同意,把他收编进了东北军。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撤进关内,当时十一岁正当学徒的丁三,在大街上差点被流弹打死。是李雄明一把拉住丁三把他按在地上,机枪子弹嗖嗖地贴着他们两个脑门子就飞过去了。当时丁三吓得差点尿裤子,那会儿李雄明已经当了班长,就问他,小鬼子打过来了,你跟着我们走吧。就这么着,丁三稀里糊涂地当上了国军。

热河抗战期间,李雄明作战勇敢,被当时的团长狄爱国一眼相中,一下子提拔成了军官。后来他是一步不落,按部就班地从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升了上来。大字不识几个的李雄明不是因为他优秀,而是因为他的顶头上司相继在抗战中阵亡了,才一步一步升了上来。

如果说战争是一个大学的话,李雄明无疑是一个高材生,类似他这样的高材生还有很多。包括在战争上面越打越精的陈锋、向毅……

在他的身上,具备了一个普通男人的所有特点。李雄明贪杯好色,到那儿都喜欢喝两杯,一旦不打仗了,就爱去逛窑子。

但只要枪声一响,他身上的另一种气质就显露出来了。他的上身比较魁梧,结实的肩膀,胳膊硕长,步枪机枪在他手上简直就像手指头一样听使唤,只要他端着枪,往任何地方一站,哪怕一声不吭,他身上的那种腾腾杀气都能令人折服。

后来的几次会战,团里的兵力好几次打的只剩了不到一个营。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李雄明浑身战伤。他的生命最后在中国南方某条不知名的公路边上走到了尽头,同时,也走向了生命的辉煌。

这天中午天气闷热,眼看着要下雷阵雨。云彩好像低低地压在树梢上,连知了都闷得懒得再叫。因为估计要下雨,李雄明觉得鬼子可能不会派飞机过来了,就安排兄弟们抓紧时间抢修工事。

大中午头上,听见东南方有低沉的声音,然后声音突然变大,从低空突然钻出一架战斗机,抖在身子跃起,扯出刺耳的啸声,声音好像是拿刀尖在玻璃上飞快摩擦一样,飞机从空中猛地俯冲过来,将机翼下面挂着的炸弹扔到公路上。

当时大家都在干活,看到日军飞机过来了,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两枚炸弹中的一枚准确地扔在公路的一段弯曲处,另一枚落在边上不远的团部外面。李雄明看到事情突然发生,也没想那么多,几步跑到高射机枪阵地,命令高射机枪开火。

鬼子的飞机扔完炸弹之后又来回的扫射,从空中俯冲过来,突突突,地面上腾起两路土沫儿,好多兄弟来不及隐蔽的都倒在那儿。

李雄明看到兄弟们有伤亡,眼睛都红了,命令高射机枪追着鬼子的飞机打。鬼子的飞行员可能已经看到了向他开火的机枪,从空中调整了战位,身子一斜,别出一个曲线,突然正对着高射机枪阵地冲过来。机翼两侧的机关枪开始腾出火光,高射机枪阵地上面弹片、子弹飞舞,木片、土块横飞。

几挺机枪一起打过来,李雄明也抱着冲锋枪在打。子弹在空中划着火道子,如同动作迅捷的长蛇一样晃着身子,长蛇将愤怒的身躯扫过鬼子的飞机,嘭的一声巨响,鬼子飞机冒出了火光。很快机身开始冒烟,日军飞行员在座舱里面看到下面的机枪阵地,用最后的一点动力将失控的飞机勉强拉起来。重达一两吨的战斗机在空中摇摇晃晃地抖着翅膀,最后夹着火光和浓烟一头冲向李雄明指挥的机枪阵地。

眼看着鬼子的飞机冲了过来,李雄明连忙让大伙快撤,火光中,李雄明一手拉着一个兄弟,另一只手端着冲锋枪向空中扫射。

飞机在眼矒中越来越大,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整个机身几乎都是火光,最后一头扎在机枪阵地上,腾起巨大的火球。汽油和机枪阵地的弹药混合在一起的爆炸,将整个阵地如同吹破的气球一样猛然把碎片用巨大的声音和气浪撕碎,一片火海中,李雄明连同阵地上的将近一个排的兄弟壮烈殉国。

,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新浪原创订阅更多章节。支持作者,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