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狙杀

米花在线书库天天陪着您,

陈锋这个营有一些调整,主要负责防区的侧翼。这边是一处狭长地带,隔着公路和宽阔的稻田,对面就是日军的阵地。

在阵地的正面,有一小段很难直接发起冲锋的低洼沼泽,无论是士兵或者装甲车辆都比较棘手。而这种地形显然对营里防守非常有利。正对着稻田的是丁三所在的这个连,他们的阵地距离日军的前沿差不多五百多米的样子。这个距离很适合迫击炮的突袭,所以双方都把工事挖得比较深。

军里面想开了春之后就把防区前移,并且把前段时间失去的公路路口夺回来。所以陈锋他们驻扎下来没多久,军里就陆续派了侦察参谋过来看地形。

这个参谋可能也是刚刚下到前线,这天穿着笔挺的军服来到陈锋他们营。事先得到了通知,陈锋亲自去接的,然后几个人来到丁三所在的这个阵地。

陈锋在想,他是不是在工事外面探出身子太多了一点,正在这时那个参谋身子一颤,倒在了地上。陈锋立刻一低脑袋,坏了,对面一定有鬼子的神枪手。丁三在工事里面几步跑过来看,子弹直接打在脑袋上,人已经没得救了。

“什么方向打过来的?”陈锋探了探那个人的颈动脉,已经失去了脉搏。

“没注意,太快了。”

“绝对够远的,听到枪声前人倒地的。”陈锋垂头丧气地扔掉了手上的绷带,人已经死了,军里的参谋死在自己的阵地毕竟不光彩。

一天下来,整个阵地上被狙杀了七个兄弟,而且都是头部中弹直接射杀的,陈锋有点怒了,晚上把丁三找来,命令只有一个,明天无论如何要把日军的这个神枪手打掉。

丁三带着个新兵认真摸了一遍前沿,从这几个被射杀的兄弟的位置看,鬼子的神枪手可能在他们前沿的某几个位置当中的一个。丁三选择在自己前沿前面一百多米的地方开始挖工事,趁着夜色他挖了一个可以很宽松容身的坑,然后小心地把浮土带走。又从背包里取出雨布,覆盖在工事上面,然后又在雨布上面盖上浮土和枯草。

在工事的右侧大概二十多米的地方,丁三也挖了工事,然后钉上木桩。

等干完了这些,已经半夜了,丁三累得上下眼皮打架地睡了一会儿。等天还没亮,他带着班里的兄弟连夜做的稻草人出发了。

稻草人身上套着国军的军服,丁三把他摆在钉了木桩的工事里面,然后放上一支步枪,摆成了步枪射手的姿势。然后把步枪固定捆在木桩上,拿细绳子绕过扳机,枪托的后面拿石块垫实,把大栓拉开,最后把细绳子一直拉到雨布覆盖的工事那儿。

丁三观察了一下,确定基本上能糊弄事,才回到雨布覆盖的工事下面,安静地等待着天亮。

约莫着过了一个钟点,天彻底亮了,东边洒过来鹅黄色的光线。又过了一个钟点,对面始终没有枪声,也找不出对面神枪手的位置。丁三拉直了绳子,猛地一拽,当的一声枪响,离他二十多米的伪装工事的步枪射出一发子弹。

丁三睁大了眼睛,等了一会儿,在前方二百多米的地方,丁三一直认为是孤坟堆子的土包子上闪出一道枪口的火光,然后就听见一声枪响。

丁三把步枪慢慢地递出去,拿枪管指着,准星套上土包子上面的一处凸起。这时开始刮风了,丁三决定等一下再说。那个凸起一直没动弹,风小下去的时候,丁三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将步枪的准星压了压,往凸起的左方位置瞄好了。

然后丁三长吸了一口气,手指搭上了扳机,一定神的瞬间,扣动扳机,当的一声枪响,就看那个孤坟后面的土包上的凸起在缓缓地滑落,最后滑到地面。

丁三松了一口气,看来鬼子的神枪手被干掉了,但自己还是不能动,因为不知道此刻还有多少鬼子在盯着自己呢。

过了没一会儿,看着鬼子阵地上好像有动弹的,丁三仔细看了半天,有鬼子钢盔的反光。他没动弹,安静地等待机会。又过了一会儿,孤坟边上有人形在地上蠕动,丁三慢慢地将步枪探出来,他在等待着机会。

从鬼子阵地这边看过去,一个鬼子的医护兵想把中枪的狙击手拖回去抢救,他的动作很低,也很慢,丁三在耐心地等待着机会。

但机会终于来了,可能那个医护兵觉得拖着走得慢,就半猫腰站起身想把人扛着走。丁三想着,你也真是不怕死,他吸口气,拿准星一罩,又是一声枪响,医护兵中枪倒在地上。

丁三迅速把雨布拉下来,他知道鬼子肯定会报复还击的。果然,片刻后,刚才设置的假阵地被迫击炮一通猛砸。

丁三心里盘算着,孩子,你也快了。阵地前面肯定还有鬼子的炮兵观察员,这下你可就没跑了。他掀开雨布一道缝耐心地观察着,对面一片平静。丁三发现一棵树的背后好像不对劲,但他没任何反应,只是耐心地等待着。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影快速猫腰跑到另一棵树边上蹲了下来。丁三很清楚,那个灰黄色的是炮兵观察镜的支架,而支架后面就应该是鬼子的炮兵观察员。

他耐心等着,现在只能看到支架,看不到鬼子的观察员。他觉得腿有点麻,肚子也有点饿,浑身都冻得冰冷。又过了整整半个多小时,那个观察员探出身子。他走到观察镜边上,想快速观察一下对面的中国军队的阵地,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被猛地一撞,一股热腾腾的**从他胸前喷出来。低头一看,他的胸前开个大洞,血像泉水一样喷出来。他挣扎着想走到自己的主阵地,但眼前一阵眩晕,然后腿就失去了力量,一头栽倒在地上。

远远地丁三观察到那个鬼子一头栽倒了,他满意地笑笑,还不错,一口气干掉了好几个。

到了中午,对面的鬼子阵地上,一个人探头出来,举着望远镜观察。丁三胳膊平伸着,伸直的拇指形成九十度角,再拿右眼和左眼轮流观察,大致测出目标距离大概为三百多米,但这个距离丁三没有把握。

举着望远镜的那个可能觉得这样的距离不会有什么危险,就半个身子都探了出来。他看到对面的阵地上一片安静,只有风吹得树枝微微摆动,对面的中国军队不知道驻防了多少人。他打算把望远镜放下来,举了半天,压得眼眶疼。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身子被什么东西猛推了一把,紧接着就感觉喉咙进了空气一样,然后他听见了血液喷射出身体的嗞嗞声,身体瞬间脱力,一头倒在地上。

连续好几个人被冷枪狙杀,这彻底激怒了鬼子的指挥官。而且自己的小队长刚刚也被冷枪打死了,鬼子的中队长觉得中国人不可能会有这么好的枪法。他认定,打冷枪的中国人一定在阵地前面的稻田里面潜伏着,而且绝对不远,可能只有一百多米。

他点齐一个小队,从工事里面匍匐出来,呈扇形包抄搜索自己的阵地前沿。

丁三简直乐得后脑勺都开花了,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睁大了眼睛找在泥地里匍匐的鬼子指挥官。当然,这个指挥官并不傻,他穿的是和士兵一样的九八式制服。丁三找了半天,整个阵地上到处是目标,到处都是匍匐着的鬼子,简直不知道打哪个好了。

最后他发现,有个鬼子一伸手,其他人都停了,而这个距离大概在三百米的样子,鬼子整个身体简直跟个芝麻粒一样大。丁三长出一口气,定住神,他知道,这可是关键的一枪。那个芝麻粒趴在队伍的前面,手上拿着一把南方王八手枪,丁三的枪口遥遥地指着他。

当的一声枪响,芝麻粒胳膊中了弹,本能地他伸头去看了一下,四周一片平静,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时他看到远处枯草堆里的一处火光闪过,然后瞬间脖子被大力撞击了一下,顿时失去知觉,鲜血从额头喷出来。

丁三打完这枪,立刻把雨布拉下来,他知道,对面的鬼子在对这个区域作严密的观察。日军普遍枪法都很好,一旦被发现了,自己绝对不可能活着跑回连里的主阵地。过了很久,他才重新把雨布慢慢撩出一道缝隙,刚才趴在地上的鬼子多数都没怎么动。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冷枪是从什么地方打过来的。有几个枪法好的鬼子,安静地观察着四周。

有个老兵看到对面的一处杂草丛不对,他快步冲了几步,跑到一处地面突起的地形处,他想认真看看。

从土包的边缘,他慢慢地探出了半个脑袋,他在找刚才他认为不对劲的那个地方。这时一股子热辣辣的东西喷在他的脸上,然后是感觉到脖子一阵灼痛。紧接着听见了枪声,他就地卧倒,发现自己的颈动脉被子弹切开了。

他顿时陷入了惊慌,大声地呼救,他知道一旦动脉被切开,很快会失血。这时地上趴着的一个日军士兵起身往这边跑,他和中弹的这个人情同手足一般。就在快要跑到的时候,一发子弹准确地打在他的肋部,子弹穿过内脏,造成瞬间失血,他身子晃了一下,看着自己的战友,一头栽倒了。

在阵地前面趴着的鬼子的意志被彻底击垮,他们既不知道冷枪是从哪儿打来的,也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大家都趴着不敢动。

土包后面,颈部中弹的日军在大声呼救,但没有人敢去救他。血一直在喷,即使拿手按着也泉水一样地流,他觉得自己慢慢地身子发软,然后眼前出现了一片一片的黑斑,最后彻底陷入休克,慢慢地失血而死。

而阵地上,日军被彻底折服了,不管怎么样,谁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到工事里面去。不知道是谁提议的,与其这样大家都趴着等死,不如一起站起来往工事那边跑。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从丁三这边看过去,一群鬼子的士兵都趴在地上,不好瞄准。突然提出一起跑的那个鬼子一下子喊了一嗓子,然后一个小队的鬼子都站起来玩命地朝自己工事那边跑。

丁三拿准星罩上最前面一个人,因为他也觉得鬼子的行动太突然了,但打一个是一个,扣动扳机,但倒下的是后面的那个。丁三想这真是瞎猫碰见了死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