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见死不救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在线书库经典名著。@@

第二天团里组织了休整,各个营清点伤亡情况。其中二营伤亡最严重,整个战斗力只相当于以前的三分之一。此外一营和三营也有巨大的伤亡,战斗力至少打了个对折。战斗力保持比较好的只剩下教导队了。

严大勇被抬到后方医院,他身上两处弹片伤,并且还有内出血。

丁三的脚掌被地面的碎弹片扎穿,整个脚肿了起来,走路都困难,也被人扶下了战场。

陈锋把阵地上的情况上报给了师部,闻天海并没有同意团里撤下来休整,而是强令继续坚守。

这几天战斗下来,团里弹药也消耗巨大,迫击炮弹基本上消耗殆尽。很多连队子弹人均不到十发,而且机枪子弹也没多少了。陈锋一方面安排人找团里要弹药,另一方面让兄弟们收集阵地上面鬼子的武器弹药。但三八式和中正式子弹口径不一样,而好多兄弟都不爱用三八枪,主要是威力太小,前后两个洞,这边打进去,那边钻出来,负伤的鬼子在医院歇几天就能出院。

师部往前方运了一些弹药,但还是不够,再要,师部就开始推诿,说师里面的弹药也不多了,还要补充其他的几个团。

陈锋火冒三丈,命令教导队抽出一个排左右的兵力,带着钱去后方找。傍晚的时候从其他兄弟部队勉强弄来一车迫击炮弹和机枪子弹,但步枪子弹还是远远不足。

屋漏偏逢连阴雨,团里现在是人员折损过半,弹药接济不上。但两天以后观察哨报告,前方又有鬼子的重兵在集结。陈锋把侦察人员撒了出去,回来一说把大伙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在阵地的前方至少集结了一个日军的精锐师团,别的不说,光是重炮估计就有上百门。炮管子远处望过去,一门一门杵着,触目惊心。

陈锋估计这次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立刻把侦察结果逐级汇报上去。此外兄弟部队也在和团里联络,商议防区怎么交叉防御的问题。

现在国军在整个防线正面只有五个团,其中有两个团和陈锋团情况差不多,基本上打得人困马乏,弹药补给也跟不上。

这样的装备和兵力无论如何也很难阻击住日军精锐师团的进攻。通过侦察,陈锋认为这次日军可能配属了至少一个炮兵联队给这个师团,这样一来,团里在后面的进攻中就会遭受极大的伤亡。

团里把伤员往下运,一部分轻伤的被留了下来,现在只要能拿枪的都得投入战斗。团里派人到后方买粮食,说是买,其实很多时候就是强买,但现在没办法,不能让兄弟们饿着肚子打仗。

原来的工事在反复争夺和炮击中基本上损毁完了,所以团里尽管人员不足,而且疲劳到了极点,还是组织各个营加固各自防区的工事。常常是挖着挖着就挖出兄弟的遗体,有些已经血肉模糊辨认不出是谁了。

都是老百姓,参军默默无闻,国家有难套身军装就去了。殉国后默默无闻,团里来来回回补充来的兄弟阵亡了多少,又有多少名字被记录下来。

名字被镌刻在国土上,名字被装在老百姓的心里,一代一代……

根据前段时间的防炮防轰炸的经验,工事里面重点加强了防炮坑的构筑。所有的防炮坑都被挖成口大里小的样子,沿着战壕侧壁三米一个,坑口用木头加固。原来好多防炮坑就因为口太大,弹片往往会飞进来,而且没有支撑的情况下,经常被炸塌。

原来阵地上收集起来的打坏的三八步枪现在派上了用场,拿来加固工事。

好多鬼子的尸体也被利用起来加固机枪火力点,而且针对鬼子喜欢炸机枪火力的特点,好多火力点上面都拿木头做了顶盖,上头堆上土,再拿鬼子的尸体堆上头。

好多军官在开玩笑,日军喜欢强调咱们《孙子兵法》里面的“不动如山”,现在好了,彻底不动了,看来只有死了的鬼子才勉强有点儿用。

天气一天天转热,眼看着就快到端午节了,阵地上面好多地方有点野花什么的开得可招人爱了。

各个连队不仅加强了防炮坑的构筑,还在表面阵地的基础上构筑了更深的坑道工事。阵地后头几里地的树木几乎全部被砍光了,村庄里的家具、门板都被拆了加固工事。甚至好多房子的房梁也被拆下来,锯成一米多长的桩子,当坑道的立柱用。

有些连队干脆把房子直接拆了,青砖码成堆子也能构筑坑道工事。一般来说陈锋是严令禁止损毁老百姓房子的,但仗打到这个份儿上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如果阵地受不住,后方老百姓的房子也一样保不住,横竖都是苦了老百姓了。

这仗是真不能打下去了,当官的有几个要苦哈哈地在阵地上承受着炮击?当官的有几个房子被拆,亲人被轰炸的?苦的都是老百姓。

为了咱老百姓,这个仗也要咬着牙打下去,为了咱老百姓,也要横刀立马誓死把小鬼子撵出去。

第五天里,清晨的时候,鬼子开始对团里主阵地进行炮击。炮击密度之大,除了淞沪会战至今陈锋从未见过。整个主阵地被淹没在一片火海中,地面跟着轰炸一下一下地剧烈抖动。

一般的炮击还能分辨出炮弹飞过来的尖厉啸音,但这次炮击不一样,啸音几乎连成了一片,一声紧挨着一声。弹坑摞着弹坑,好多地方在狭窄的几十平方米内落下好几发炮弹。

团部通往各个营的野战电话几乎全部被炸断,陈锋让各个营汇报前沿的情况,步话机里两边都得吼,不然压根儿听不见。

在前沿的观察哨什么都看不到,浓浓的烟尘和纷飞的土块,能见度差不多不到十米。

陈锋从炮击开始时就往师里要增援,他很清楚,炮击结束后鬼子就会以绝对优势兵力进行强攻,而团里现有的兵力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再打下去,就有可能全团消耗殆尽。

炮击结束后,鬼子开始对整个防区全面进攻,其中重点是突破陈锋团和边上兄弟团的防区。进攻序列中除了步兵、坦克,还出动了飞机盘旋扫射。

这种打法让团里压力很大,地面上的坦克已经不好对付了,再加上飞机,好多部队基本上没有对空火力,所以面对盘旋扫射的飞机一点办法没有。

团里尽管有过轻武器打下鬼子飞机的战例,但那是全团火力对付一到两架飞机。而这次鬼子出动的飞机数量之多,恐怕在整个战争中是空前的。整个防区上空时刻有数架飞机来回轰炸扫射,而远处有十几架飞机盘旋待命。

惟一可以庆幸的是团里加固的工事派上了用场,好多坑道里的兄弟尽管被炮击震得够戗,其中一部分兄弟呕吐不止,但整个战斗力还是保存了下来。陈锋命令各个营尽量不要盲目组织反冲锋,立足于利用现有工事进行抵抗。一旦坚守不住就梯次掩护,撤退到纵深去。

战至中午,主阵地上的三营和教导队一部损失了一百多人,好几处阵地几易其手,表面阵地几乎被夷为平地。特别是阵地后侧的一处突出土丘,被日军认为有重兵防守,集中了重炮反复轰击,整个土丘的标高被彻底削平。

陈锋打心眼里着急,兄弟们打得太苦了,怎么着也要让团里留点种子下来,难道这个光荣的番号真的要消失在这个地方吗?

整整一天,陈锋连续四封电报和师里联系,要增援要给养、弹药,但师里的答复始终是坚守待援,而增援什么时候到却一直不说。

见死不救,这就是官场。战场上鲜有对手的陈锋眼看要被官场上的争斗葬送。而成为国民党官场牺牲品的还有这个战功卓著的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