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德国战败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在线书库经典名著。@@

呼啦一下大家全站起来了,台上师情报股的军官看上去很激动,声音有点颤抖:“各位党国的同仁,刚才师部接到通报,昨天,德国法西斯头子希特勒自杀,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

全场顿时雷动,好多帽子被扔向空中。大家都想着快了快了,德国完蛋了,小日本也就快完蛋了。

边上有个兄弟抱着陈锋,两个人都很激动,互相拍着后背。

当天晚上好多人抑制不住兴奋,陈锋和团里十几个军官半夜弄来好多白酒和熟食在操场上面喝了个酩酊大醉,事后大家怎么分的手,怎么回的营房,没一个人能想的起来。

从师部慢慢传来了比较准确的消息,三个多师要被重新投入到芷江,参加整个战区组织的湘西会战。而从其他战区也频繁传来好消息,华北的日军被压迫在几个重点城市,很多交通线受到破坏。

三天后传言得到了证实,团里得到了必要的补充。大伙都知道,又要重新上战场了。反正都是打仗,早打完了早了事。现在看来小鬼子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团里很快接到了命令,要跟随整个师攻打一个县城,同时还有兄弟部队的两个师一起攻打。当天晚上,师部里开了动员会,重点是师情报股的人把城里鬼子的布防和实力情况讲了一遍。

县城并不大,但驻防兵力非常惊人,驻有日军一个半联队的步兵并配属了两个大队的炮兵和其他工兵等支援部队,同时还有伪军一个治安旅,虽说装备和战斗力一般,打野战不行,但城市巷战的攻防战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总兵力约七千多人,如果加上县城里面其他比如伪警察、县伪军大队什么的,差不多八千多。相当于国军一个建制较小的师级作战单位了。

而进攻方面主要是国军三个师,并一个炮兵团,及一个战车营。

总攻时间定在清晨,先由炮兵集中火力在县城的东南角炸开缺口,然后由战车营为进攻先导,集中两个团的兵力从东南角进行重点突破。

团里得到的任务是在城北边进行助攻,以吸引鬼子的视线。待主攻方向得手后,迂回构筑阻击阵地,防止县城里的鬼子从北边跳出包围。同时担任助攻任务的还有师里的一个团并一个炮兵连,还有兄弟部队的两个团并一个师属炮兵大队。

夏天天亮得早,晨曦中,一串串红色信号弹飞向空中。瞬间各种口径的榴弹炮、山炮、迫击炮抖动着身躯发出震耳的轰鸣,炮弹在空中扯出啸声,拉着火道子飞向日军阵地。烟尘遮天蔽日,土块、石块、树木、尸体被炸得飞舞,地面被巨大的爆炸拽得上下颤动,一门门火炮都在展示着它们巨大的破坏力。

炮击还没完全停止,各种自动火器开始登场,曳光弹、钢芯弹、穿甲弹一串串扫过。

炮火准备的时候,丁三带着自己的一个多排的兄弟前出到了助攻出发阵地。几个兄弟扛着沉重的马克沁重机枪,另外几个兄弟都抄着铁锹。丁三带着他们几个冲到了距离县城防线外围不到三百米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是团里事先侦察并设计好的重机枪阵地所在位置。

团里在前出阵地上布置了五挺重机枪负责掩护,此外每个进攻线路上也各自布置了轻机枪和迫击炮。其中重机枪的装定划分是这样的,按照事先的测距,在重点进攻路线上布置了三挺重机枪,保证射界都能够完全交叉覆盖日军前沿。

距离炮火掩护结束的时间越来越短,丁三和兄弟们挥汗如雨地装填沙袋,构筑重机枪工事,不时有对面鬼子的冷枪打过来,丁三就停下来,拿其他兄弟的老式毛瑟步枪还击。

老式毛瑟枪精准度极高,常常在这种远距离狙击对抗中胜过三八式。丁三往往只要看到对面枪口的火光闪过,就能准确地捕捉到对方神枪手的位置,几声枪响,鬼子前沿放冷枪的被丁三当场打死一个,其他人都不再敢伸头开枪了。

马克沁机枪太重了,所以在战斗打响前必须先为它构筑好重机枪阵地,而且沙袋要码实在,不然后坐力会推得机枪向后退。

鬼子从炮击中回过劲来,开始朝阵地前沿射击。重机枪手欧阳聪送入帆布弹带,往前一推拉机柄,左手把弹带拉进弹仓,咔吧一声拉机柄释放回位,再向前推动拉机柄,把弹带中后一发子弹拉进弹仓,最后拉机柄释放回位。

透过准星,能看到对面的鬼子阵地上一个个枪口的火焰,欧阳聪拉动连动杆,当当当,枪身抖动着,枪口喷出火光,子弹脱离枪膛射向鬼子。

团里的兄弟分成两路扑了过去。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丁三因为脚掌上次被刺穿了,所以没有担任尖刀突击任务,而是负责前沿重机枪阵地的火力掩护。围绕在重机枪阵地边上,丁三布置了四挺轻机枪,同时还布置了一个迫击炮观察员,随时可以提供迫击炮火力支援。

进攻开展得异常困难,助攻的两支队伍都没能实现战术目标,鬼子的掷弹筒打得非常准确,前沿造成了很大的伤亡。从火力上判断可能是丁三曾经缴获过的八九式重掷弹筒,那玩意儿比较麻烦,火力布置非常灵活。

很快重机枪打掉了三个满弹带,水冷套筒里的冷却水滚烫,估计早就开了锅了,丁三让一个兄弟从后面把橡胶水袋子拿过来,准备换上冷水。那个兄弟匍匐着取来水袋子,刚刚拧开水冷套筒,正要换水,一发子弹打过来,那个兄弟一头倒在地上。

丁三心里一个劲在骂娘,边上的兄弟把伤员往工事里面拉,一探鼻子,说是没气了。这时机枪太热了,估计是枪机受热膨胀得厉害,子弹已经打不出来了。丁三又让一个新兵冲到工事外面换水,他从地上抄起水袋子,换到一半的时候腿上挨了一枪,身子晃了一下,但还是坚持着把冷却水换完了。

机枪换了新的冷却水后没一会儿就重新开始射击,急速射出的子弹有效地压制了鬼子的火力。丁三还是用那支老式毛瑟步枪,一打一个准,枪膛滚烫的,打完了五个满弹夹,枪管烫得不敢摸,只好先放到边上冷一会儿。

这时他眼睛的余光看到对面出现一个黑洞洞的影子,他猛地一矮身子,一发炮弹就在他后方十几米的地方炸了。是一辆鬼子的战车,丁三吸了一口冷气,赶紧招呼欧阳聪换上钢芯穿甲弹。机枪弹仓一打开,一股子热气直冒,欧阳聪被烫了好几下才把弹带拽下来,换上了穿甲弹。

这边重机枪朝着战车开火,丁三跑到迫击炮观察员边上,一路上子弹嗖嗖地从他边上打过去,丁三一边跑一边骂娘。

观察员通过临时拉的野战电话要通了迫击炮阵地,把鬼子战车的射击诸元报告了过去,就听见后方低沉的砰砰几声,几发迫击炮弹连续在鬼子战车周围和车身上爆炸。鬼子的战车立刻后撤,又是一声巨响,一发迫击炮弹击中了战车的顶盖,轰隆一下,整个战车被内部弹药炸成了一个火球。

紧跟着,兄弟部队的助攻部队开始冲锋。

从丁三所在的重机枪阵地看过去,整整一个多团的兄弟前赴后继朝鬼子的阵地上冲过去。有一个军官模样的兄弟光着膀子抱着机枪泼水一样扫射,突然中弹了,身体向后一仰,机枪也被扔向空中。他后面的兄弟从地上捡起机枪,继续朝前面冲。

参战部队几乎是不计伤亡,大家都知道,这是对鬼子的最后一战了,仗就快打完了。这最后一战一定要战胜鬼子。

进攻一直打到下午,主攻方向损失了两个多团的兵力,而助攻方向也伤亡惨重。但主攻方向已经得手,从城垣外围一直打到了县城中心,并占领了整个县城的制高点——电报大楼。主攻方向开始拥进了大批后续部队,整个战斗的所有预备队都在朝县城里头冲,城里炮声、枪声、喊杀声连成一片。

进攻的争夺异常惨烈,常常是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打,一个巷子一个巷子地争夺,六零迫击炮身管几乎成了直角,从马路这边朝马路对面炮击,一不留神炮弹能落在自己人头上。

助攻方向也进展顺利,两个团从缺口处堵了上去。伪军的一个营本来要组织反冲锋,结果被机枪火力压制住了,团里的教导队一个冲锋就全部把他们的武装解除了。

教导队一边冲一边朝纵深发展,鬼子逐次抵抗,防线一步步收缩到了县城的西北侧,想凭借着那边税务公所和县政府的房屋进行抵抗。

陈锋不断接到前方的伤亡情况和进攻进展情况,现在整个战场态势有点儿混乱,他有时候也搞不清楚前沿开展到了什么地方。

而团指挥部也连续朝前移了好几次,最后移到了距离鬼子据守的县政府大楼不到五百米的地方。

团部命令就近的二营和教导队负责对县政府大楼进攻,结果连续强攻了两次都没有得手,冲锋的路线上布满了上百具兄弟的遗体。最后武鸣亲自带队,从一营抽调了一部分精干的老兵补充到教导队,同时其他各部队集中火力压制鬼子。

警卫连的楚建明找来一辆炸毁的卡车,车头卸下来,车身上铺了好多沙袋,车身下面捆上五百多公斤炸药,然后他带着警卫连一个班的兄弟蹲在卡车下面推。枪林弹雨中卡车平板被推到大楼底下,然后楚建明让兄弟们先走,自己断后点炸药。

炸药引信冒着烟,楚建明扭头往自己人这边冲,子弹撵着屁股后面打。轰隆一声巨大的响声,蓬起来一团巨大的像蘑菇一样的烟雾,县政府大楼被炸出一个宽为三十多米的缺口。

爆炸的气浪把楚建明掀翻在地,耳朵嗡嗡响,身上砸了无数的土块、瓦砾。正想把脑袋上盖着的土抖落抖落,有个兄弟端着刺刀从他身上跃过,把楚建明的手掌踩了一下。一股子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传来,楚建明慢慢地清醒很多,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他看到,火光中成群成群的兄弟们从大楼的缺口处冲进去,大楼上好多窗户都不时闪过枪口的火光,短促的迫击炮、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了一片。

县城里的枪声响了整整一夜,整个晚上都在肃清隐蔽的残敌。第二天一早丁三陪着楚建明到县城外面包扎伤口,楚建明脖子上被石块划开一个大口子。

两个人都饿得要命,正好前面有老百姓拿做好的馒头站在路边劳军,就挤过去想拿几个。也顾不上脏不脏,那手一抓到馒头,馒头立马就黑了,一边吃一边往城外走。

丁三眼尖,瞅见路边一个中年人,他把馒头往口袋里一塞,走过去一把拉住那个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看见丁三有点儿慌张,挣脱出来就要跑,楚建明一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然后利落地腿一带,一个背摔把中年人掼在地上。

丁三掏枪在手,顶上火,枪口指着中年人,从他身上搜出一把南方式手枪。两个人押着中年人回团部,路上楚建明奇怪地问丁三,他怎么知道这个人是漏网的鬼子。

“你注意他的胳膊,左胳膊比右胳膊黑,他肯定经常开车,老百姓有几个开车的,所以一准有问题。”

楚建明听了五体投地,嘴上连说真是服了。

等到了团部,一审才知道这个中年人官衔还真不小,是鬼子的一个中佐。通过审讯得知,鬼子打算放弃华南,假如美军在广东登陆,鬼子就先烧毁广州,然后沿铁路线逐次抵抗退守衡阳,然后再在衡阳伺机和国军主力进行会战。然后逐步放弃江苏、浙江,并且把江浙、上海的大城市全部烧毁,最后退守徐州,逐步将主力撤退到华北。

团部里面听到这个计划吃惊不小,陈锋安排人把俘虏押解到师部,然后电告了师部审讯的结果。

拿下县城之后团里进行了短暂休整,这期间陈锋非常留意各个战区的情况。这段时间八路军和新四军也开展了夏季攻势,一口气收复了几十座县城。整个沦陷区的鬼子被逐步蚕食,鬼子的防御区域越来越小。

与此同时,日军的整个战局已经走到了尽头。

到了六月下旬,日军在琉球岛战败,美军得到了进攻日本本土的跳板。迫于战场压力,日军收缩兵力撤出柳州。

七月份,盟军全歼日军联合舰队,日军本土即将被登陆。

七月底,中英美三国在波茨坦对日本发出劝降公告,日军进入全面本土总决战的准备。

陈锋所在师逐步北上进攻,所到之处,日军一方面组织抵抗,另一方面逐步放弃阵地,向北撤退。

天气闷热闷热,八月初,团里已经做好了再次强攻一个日军联队驻守的据点的准备。这天上午,后方传来消息,昨天,也就是八月六号,美国空军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整个广岛被夷为平地。师部命令进攻暂时停止,等待上头的进一步命令。

第二天,苏联对日本宣战,这个消息通过广播很快传到了师部,师部又转发给了团里,可能日军在近一两个月内要全部后撤,到时候团里注意组织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