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和穆雨寒回到房中,穆雨寒问:“土豆,今天下午怎么突然就外出了?”

小土豆眨着他那双和汪雨泽酷似的星眸:“下午,我练功时,爸爸突然被荷花姐姐带来了,他看着我,仿佛很深情,然后,他情不自禁的为我擦汗,我很别扭,不想理睬他。可是,祖爷爷却让我配合他。因为那天,祖爷爷和四叔叔说,如果我听话,今年有一天,会派一辆直升飞机带我去高原,妈妈,我还是想格桑爷爷和格桑奶奶了。所以,祖爷爷让我配合,我就只有配合。后来,爸爸不知道和祖爷爷说了什么,他们就决定带我外出。我们今天先去游乐场,爸爸太棒了,在游乐场,他居然力敌四方,把那些追赶碰撞我们的车子全部劈开了,哈哈!”

说到这里时,小土豆还兴奋异常。穆雨寒看他那样,说:“小土豆,看来你今天和爸爸玩得很愉快。后来,你们还去了哪里?”

“祖爷爷带我们去了一幢别墅,说那里是你和爸爸过去生活过的地方,那里好漂亮哦,房子高大、气派,里面的空中花园,让人看见就舒服。那里有个王奶奶,看见我,就兴奋异常,知道我是你和爸爸的儿子,她简直高兴惨了,直说哪天要来看你。

爸爸去了那个别墅后,仿佛变了个人般,我看见了他眼里曾经涌出了泪光。他曾紧紧的抱住我,但是,却没有言语。祖爷爷告诉我,要原谅爸爸现在的所作所为,我们要帮助爸爸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小土豆比划着说。

穆雨寒沉吟了一会儿,想起了他今晚看自己的目光,那目光她仿佛似曾相识燕归来,可是,她感觉,他却又在刻意的躲避什么?难道,雨泽已经想起了一些什么蛛丝马迹。想起这一天,如过山车一样,穆雨寒的大脑,都平静不下来。

这时,保姆把心同抱了过来,心同一看见穆雨寒,就甜甜的笑,穆雨寒不由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小土豆看到这里,也把自己的额头抵在心同的额头上道:“臭心同,哥哥来看你了。哥哥今天去我们别墅了,好漂亮哦,改天,哥哥也带心同去呀。”

保姆怀中的心同仿佛听懂了土豆的话般,她的小手在空中抓了一下,随即高兴的“咯咯”一笑,模样可爱极了。心同仿佛是快乐的天使般,这孩子,从

出生就喜欢“咯咯”的笑。保姆不由高兴地说:“穆总,你看心同这丫头,仿佛快乐天使般,我就没有看见她愁眉苦脸过。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所以,生下来就讨喜。”

穆雨寒抛抛心同的脸,她的小眼睛就滴溜溜的转,黑葡萄般的眼珠,水汪汪的,简直让人想含着咬一口。土豆看见,就笑着说:“妈妈,心同妹妹的眼睛简直就像我和格桑奶奶在山中采摘的葡萄,让我很想吃一口。”

保姆听见土豆的话,不由笑出声来,她说:“土豆,没想到你这么能形容,你妹妹这对传神的眼睛,果真被你说活了!”

穆雨寒这才记起土豆从外边回来,还没有问他吃过晚饭没有,就问:“土豆,今天吃饭了没有?”

“哦,吃了,在王奶奶那里吃的,她给我们做了许多好吃的,还说让我告诉你,以后周末要是有时间,就去她那儿,或者,我要想吃她做的饭了,让你给她打个电话,她送过来。妈妈,我发现王奶奶和冯奶奶一样好哈!”

露露把汪雨泽迎接了回来。她总觉得,外出了一趟的雨泽有变化,可是,她又说不出来,他具体哪里变了?

走进他们的小院,雨泽顿时有被这个女人囚禁的感觉,他怅然的叹息了一声,默尘乖巧的问:“爸爸,你怎么了,我好像听见了你的叹息。”

汪雨泽不由摸摸默尘的头:“默尘,爸爸刚才是出气呢,你去觉觉好不好?”

默尘看着汪雨泽,乖巧的点点头,但是,她却鬼机灵的眨巴了一下眼:“爸爸,你可以陪陪默尘吗,我想你看着我入睡,那样子,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公主般。爸爸,尘儿太爱你了,我简直没法想象,没有爸爸的日子。去年,看不见你,我天天对着听你给我买的那些玩具发呆,我在玩具里找寻你的影子。爸爸,尘儿不能没有你!”

雨泽听到默尘这样说,不由把她揽进怀里,无限亲昵地说:“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怎会没有你呢?你是我永远的女儿!我们是父女,你身上流淌着和我一样的血液,还有土豆、还有心同,所以,爸爸都爱你们!”

说完,雨泽便抱起向他撒娇的默尘的向她的儿童房走去。露露听着雨泽的“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怎会没有你呢?你是我永远的女儿

!我们是父女,你身上流淌着和我一样的血液,还有土豆、还有心同,所以,爸爸都爱你们!”她仿佛如芒在背,只有她知道,默尘的身上,究竟流淌着何人的血液?

此刻,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怪自己不争气,如今这几个月,她极尽所能,渴望能怀上汪氏的“一男半女”,然而,却总是让她失望,肚子依然瘪瘪的。

“上苍,你真要亡我吗?为什么,和他同房这么多天,我极尽全力,你就是不给我一儿半女,而你却给穆雨寒了一儿一女!我究竟欠你什么了,上苍,你要这样折磨我!人家都说,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就一定会为你关闭一扇窗,可是,而今,你对我,为什么门窗都紧闭呢?你要亡我吗?你要不给我活路了吗?我好不容易争取了点希望,如今,眼看着又要被夺走了。上苍,你为什么不睁开眼?我自认为,我没有把事情做绝呀?倘若我要害死穆雨寒母子,早就下手了,在她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可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难道你要我坐以待毙,等着汪雨泽彻底恢复记忆了,对我做最后处决!哦,老天,可怜我,我也是血肉之躯,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不爱我的人,我只是拜金,我只是想身入豪门,过上锦衣玉食、香车宝马的生活而已,我只是那个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不愿意做自行车后座上笑的女子而已!相信,这世界上,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她们都梦想一夜之间,自己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然后和一位高贵的王子的生活在一起。这是许多人梦。我错了,错在我教书的父母早就告诉过我,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需要自己努力获得的,在头脑里存在的智慧,才是恒久不变的。一个人,要想找到王子,首先要把自己变成公主。可是,我不是公主,所以,我只有孤注一掷!可是,上帝,你厚待穆雨寒了,她明明连我都不如,不管怎样,我也在帝都受了高等教育,可是,她就是一个山村的,不过是长得漂亮、清丽的女子而已,为什么,她有这么多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露露想起李军今天在西餐厅对她和汪雨泽说的那番话,不由惊异:“为什么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对穆雨寒这么好,他们爱她,得不到她的爱,也不怨恨她,甚至无怨无悔的帮助她。李军、李修然、邵逸夫……这些人,个个都是人中翘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