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夜的折腾,第二天早上,汪雨泽起来得很晚。他拉开房门,欧阳冰焰居然顺势倒在了他的脚下。

看见迷迷瞪瞪的欧阳冰焰,看着她满眼的泪痕,他心一惊,想起昨晚的一幕幕,难道这丫头昨晚就在自己的门前过了一夜。

他揉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把还在迷糊中的欧阳冰焰抱在自己的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让她安然的睡一觉。

汪雨泽走出房间,刚欲去车库,却被母亲拦住。

“雨泽,吃点早餐再走!冰焰呢?”汪母笑意盈人的问。

“她还在睡!”雨泽平静地说。

听他这样一说,汪母更是笑意甚浓了,她像雨泽小时般拉着他就像厨房走去。从砂锅里为雨泽舀出一碗“枸杞红枣粥”,说:“这是我今天早上特意为你熬的,以后早上要多喝这些滋补粥。”

雨泽听明白了母亲话中有话,他也不挑明,只是几口喝下。

然后,对汪母说“妈,我去公司了!”

“去什么公司?今天欧阳冰焰回杭州,你就送她回去吧。人家二老还是大半年没有看见自己的女儿了,万一路上有个差池,也不好给人家交代。”

汪雨泽想想昨晚欧阳冰焰一夜坐在自己的房门前睡,有点于心不忍,他看了汪母两眼,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就又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此刻,欧阳冰焰已经醒了,看见自己居然睡在了汪雨泽的床上,她的内心有点窃喜。可是,看看自己衣衫整齐,她努力回想,才想起自己是昨夜靠在雨泽房门上睡着了。然后,清晨,自己迷迷糊糊地,又被雨泽抱上了床。她看看房间,再看看自己浑身,她确认,自己依然完好无损。

她突然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如果一个男人爱你,他一定会想得到你的身体!”不由悲从中来,雨泽果然是不爱自己的。即使在他**后,即使在她主动送上门。

想到这里,这个一直骄傲快乐的公主不由又掉下几滴眼泪。她感到这两天,自己把前20几年储存的泪都掉干了。而且都是为了汪雨泽。

雨泽走到门上,敲敲房门。

“进来吧!没有

反锁。”欧阳冰焰以为是汪母。

汪雨泽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门。

欧阳冰焰见是他,赶紧擦干自己的泪痕,“怎么?今天不去公司呀?”

“嗯!不去。送你回家!”汪雨泽机械的回答。对欧阳冰焰,他是愧疚的。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为自己却强颜欢笑,汪雨泽心里还是有丝痛苦。如果没有事先爱上穆雨寒,无疑,欧阳冰焰,是他最合适的结婚人选。

想起穆雨寒,他的心又温暖起来,不知道这个小女巫昨夜在隆隆雷声中是否睡得安好。他叹息了一声。又把目光转向冰焰。

此刻,冰焰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心想:“昨天你还拒人千里之外,今天怎么又想起送我回家呢?难道,事情有了转机?”

“雨泽,如果你忙,可以不送我回家的。我自己回去就成。”欧阳冰焰善解人意的说。

“我也想去杭州看看,顺道就送你了。”雨泽刻意这样说,以免让欧阳冰焰遐想。

果然,当雨泽这样说完后,欧阳冰焰的目光瞬间黯然。

一夜的风雨雷电相交,加上心事重重,穆雨寒根本就没有睡好觉。那个对她说“今晚保证准时回家的人”最终也没有回来。

早上,穆雨寒在手机的闹铃声中,疲惫的起床。她梳洗好,经过厨房时,王妈就喊:“雨寒,喝碗绿豆粥再走。”

雨寒不忍忤逆王妈的好意,端起碗就将粥喝下。

昨夜下了一夜的雨,别墅外的空气格外清新,树、小草都比平时绿了好多,那些正在怒放的花朵也都顶着雨滴,更显娇艳。雨寒今天心情不太好,以至于忽视了这些她平常最喜欢的风景。

走到车库,她又掉转身,还是不想开那过于招摇的兰博基尼。那是汪雨泽给买的。汪妈妈不是说,汪家的大门不会向自己敞开吗?那么,自己又以什么面目开这辆车呢?何况,它是那么吸引人眼球。

想到这,穆雨寒决定出门打的去公司。

刚站在门外拦的士,却见一个大爷骑着个自行车大声叫卖报纸。想着老人家谋生不易,她买了份报纸。

刚铺展开,就见娱乐版上汪雨泽抱着一个

艳如玫瑰的女子焦灼的奔跑,报纸上的醒目标题是“京城名少——汪氏集团掌门人京都游乐场宠溺名媛”。

大幅的照片,和极其夸张的语言,把当时的情景的写得扑朔迷离,让人不由浮想联翩。特别是后面的尾注,居然说,——据悉,汪总怀中的女子将在近日择期与其举行盛大婚礼。

看到这里,穆雨寒的大脑“轰”的一声响,她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赶快退到一面墙前。她缓缓的蹲下,心口仿佛被堵住般。

“自己最终也不过是人家大少手中的一个玩物!”想到这里,穆雨寒的心生生的疼。由于昨夜没有睡好,此刻又过度忧伤,她不由两眼一黑,栽倒在地下。

别墅里,穆雨寒的手机响个不停,王妈听见后,跑到餐厅一看,原来是雨寒喝粥时,把手机给放在桌上,出门时忘记拿了。她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那端,雨泽听出不是雨寒的声音,就问:“是王妈吧?”

“哦,就是。雨寒出门时,把手机忘在餐桌上了。”

汪雨泽听后,有点失望,但是,他说:“王妈,雨寒回来后,告诉她,我要去杭州几天,大概下周回来。”

说完,雨泽挂了电话。就和欧阳冰焰去了机场。

雨寒醒来,发现一屋子的白。她明白,自己又住进了医院里。看着她娇弱的身子,护士说:“小姐,你今天昏迷了一天,我们又无法联系你的家人。经过诊断,你没什么大碍,只是没有休息好,你又急火攻心,所以,才导致昏迷。现在床位紧张,麻烦你通知家人,接你回去静养几天,你就会好了!”

雨寒听见护士这样说,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仿佛自己硬是占用了医院有限的资源般。她摸摸自己的包,居然发现没有带手机。她红着脸对护士说:“可否借用一下你的手机,我的忘带了。”

护士妹妹递立刻递给她。

穆雨寒惯性的就拨出了汪雨泽的手机号码,刚要按键,她立刻反应过来,如今,这个人,正与自己的未婚妻小别胜新婚,自己冒失打个电话过去算什么?求他可怜自己,回头吗?想到这里,她露出一丝苦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