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白泽篇 隔壁的她(一)

知道了她搬到哪一块以后,我也总是时不时朝这块区域跑。希望能像上次一样,能够“偶遇”。结果果然好运不再来,自从上一次后,我四处在这块小区周围晃荡,却没有一次遇上的。

非但没有遇上她,倒是遇上了杨好如三次。

第一次她买包子,第二次买奶茶,第三次,买盒饭。

杨好如每次看见我的表情,也越来越丰富。

第三次的时候,她终于憋不住,拿着盒饭就朝我走过来。

这时候逃了绝对会以为我心虚,所以干脆硬着头皮迎上去。

“你不会又暗恋上我了吧。”

杨好如的一句话差点让我喷血。

“你想的美。”我气的哼哼。

她拍了拍胸,舒了口气,嘴里念叨:“幸好,幸好……”

我懒得理她,准备走,又听见她问,“那你老再这儿赚干嘛?变态?”

我终于忍受不了她越来越离谱的猜测,脱口道:“要不是周敏在这儿,我还懒得到你这破地方瞎转悠。”

只看见杨好如奸笑了一下,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我突然有种上了这女人当的感觉。脸有点热。

“哎哟,还脸红,早不是春纯情少男的,学什么情窦初开?”

我涨着脸,准备离这个魔女远远的。

“诶,可惜了,本来还想带你去周敏那儿呢。”

我立刻停住了脚步,不争气地回头,问:“在哪儿?”

杨好如老大人似的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听话点,姐姐能帮着你的多了去了。”

你是谁姐姐?我内心吐槽,嘴上没说,只要能和周敏一起。认个姐姐也不吃亏。

杨好如拿着盒饭袋子七拐八弯得转过了几个小巷子,我几乎以为她又耍了我一次,终于她上了一个楼的楼梯,三楼的时候敲了一户人家的门。

这是什么生活环境?虽然杨好如的楼算不上好,但也勉强凑活,本以为这片小区都是那样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块残留的老房子。我看着楼梯上的一块裂缝,不由得皱起了眉毛。最近警察的待遇有这么差?

门敲了2声,果然一个女声喊了句“来了!”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开了,露出周敏的脸,她的鼻头上还微微出着汗。

周敏看见杨好如并没有多吃惊,反而笑着说:“好如姐,快进来,快进来!今天怎么想起来来了?”

杨好如拿起手中的饭盒说:“来蹭饭来了,顺便给你加个菜。”

周敏一边给杨好如拿拖鞋一边说:“你今天来的可真是时候,我今天做了我的拿手好菜,都是你喜欢的口味,你快进来尝尝……”

看到杨好如身后还有一双腿,周敏不由一顿,“这是……”

她抬头一看,白泽。

一时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她愣住的样子,我也有些局促。

还好杨好如解围,“他也是到我这儿来蹭饭,我哪会做什么菜啊,就带到你这儿来了,反正也不多双筷子,不要客气嘛……”然后一路推着周敏进了屋。

杨好如得逞地朝我眨眨眼。

我已经对这女人的无逻辑和无耻深深折服。

自己从鞋柜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换了进去。

屋内很整齐,家具布置也很用心,进了屋有种别有洞天的感觉。

不一会儿周敏从厨房里出来,端了两盘热气腾腾的菜。

她笑盈盈地招呼我们先吃,然后转身又进了厨房。

我看到杨好如朝我挤眉弄眼,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她叹了口气,轻声对我说:“让你试试菜啊,我已经忍很久了,让你尝第一口。”

我白了她一眼,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玉米鸡丁。香甜糯口,果然口感很好。我放下筷子,却看见杨好如一脸急迫的表情。

我皱眉问:“你看嘛?”

“好歹来个评价啊?”

被她一说,我反而说不出夸奖的词,“还好。”

“切!是你嘴太刁!”说完,自己大口大口吃起了一边的糖醋排骨。

我看着她大快朵颐的样子,实在有些受不了,她不应该是名门闺秀吗?再不然也是在皇宫里混过的,就这个礼仪教养?

“你什么时候和周敏这么熟的?”

“她来这里就是我介绍的啊。”她含着一块排骨说。

“什么?就这里?”我轻轻敲了两下桌子。

杨好如吐出排骨,用油腻腻的筷子指着我说:“这里怎么了?这里哪里不好?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随随便便的都能住市中心的别墅里啊?你知不知道现在物价有多高?”

我挑了一下眉毛。

“我忘了,你的确不知道什么叫物价。”

我脑中念头一闪。用筷子打开杨好如指在我面前的油哒哒的筷子。

“你知道对面有人住吗?”

杨好如皎洁地一笑,“有啊,想租啊。”

“废话。”我白了她一眼,“你去和对面谈谈看有什么办法让他们搬出去。”

杨好如拉长语调:“哎呀,你不知道,对面的人可难缠了。”

我早就知道她什么花花肠子:“说吧,什么条件,不许说三个要求之类的。”我可上过一次当,这次可不能让她钻了空子。对付这只人形狐狸,一刻也不能松懈。

听到我的话,杨好如立刻精神抖擞,眼里闪着金光:“你既然住到这里来,市中心的那作别墅应该不要了吧,那就拿那个来换……”

果然没安好心!

“那我房子给你了,这边的房子你也要帮我买下来,我可不希望我还有个房东之类的人拿着我家的备份钥匙。”

“好啊。”杨好如爽快答应。

我觉得有些异常,她和对面人家非亲非故,要卖房子之类的事不可能实打实的爽快答应……

周敏从厨房出来,手中又多了一汤一炒。

“好如姐,这是你喜欢喝的扇贝汤,谢谢你把房子租给我……”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那对面那家……”

杨好如得意的笑道:“也是我的房子……”

果然还是被骗了!

阳光洒近窗户,在周敏的发梢镀上一层金边,她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

这样也好,我对自己说,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炒青菜,清爽可乐,像风吹过麦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