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白泽篇 隔壁的她(二)

.;搬到这边来,对我来说也比较简单。小气鬼杨好如,果断给我只留了几面墙壁。这倒省了我不少事。

打电话给装修公司给我全全搞定。家具厨卫也都一应俱全。

我看了看成果,温馨风,对于那样的房子和面积来说,做的算是不错的了。于是按要求付了款。

人类的电子产业真的很方便,不知道是哪个懒人首先发明的。

当知道我的“土豪”行为以后,杨好如还特地打电话数落了我一顿。

“我那是小气吗?我那是给你制造机会呢,邻居乔迁新居,你去找周敏帮忙,她肯定得帮你啊。这不就有了独处的机会吗?喂!你有没有再听?……”

杨好如还在发泄她的不满,我早就把电话放在桌子上,去泡了一杯咖啡。

你以为我没有啊,我暗暗想道。

那时,我敲了她的门。她穿着居家服,乱糟糟的头发,看了一眼我身后空荡荡的房子。

她问:“搬家?”

“恩。帮个忙……恩…打扫一下?”

“就个空房子……你不是妖怪吗?不应该吹口气房子就干净了吗?要不你拔点毛,吹出点小白泽来帮你吧……”说完打了个大哈切,“不行了,今天好困,我要补个觉。”

我汗,前半句说的是不错,但是后半句实在离谱,谁说我拔点毛就能变小白泽的?西游记是误导了多少人对妖怪的看法啊。

看她刚刚是有黑圆圈了吧,估计昨天又加班了。

虽然当年选做警察不是她所想的,但是真正当上的警花,却比谁都拼命工作。

工作狂潜质。

回到屋里,看到四面的墙,和倒在地上的扫帚,拖把,想起她睡眼朦胧的样子。我不经笑了起来。

我想以后可以常常见到她。

——

搬到这里以后才发现这里也没有我想象的遭,除了车子开不进来以外,这里生活还算便利,尤其是不远处卖包子的那家,虽然店面很小,但是包子的味道还真不错。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那天在她家她做的几道小菜,那清新可口的味道仿佛又萦绕在齿间。

我该用什么理由再去看看她呢?

“咚咚咚——”

一时间我还不习惯敲门声。好一会儿才发现有人在敲门。恩,是该装个门铃什么的了。

门才开了一点,就看见一个头升了进来。

周敏先看了一圈屋内,狐疑地问:“这些都是你变出来的?”

还想着“吹根汗毛变出猴万个”的把戏呢。

我把门全打开:“怎么可能,装修公司办的。”

她哦了一声,明显失望的表情。

她进了屋,我让她先坐一会儿,自己去冰箱里拿点喝的,打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扶额,自己怎么忘了,还没有去采购,只好去厨房,到了杯热水。

我把水递给她,使了点法术给水降了点温。

我看得出她接过水的时候有点局促。

“怎么想的起来到我这儿来坐坐了?这几天都不怎么见到你。”我问。

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那天找我帮忙的事情,我其实是太困了……真不好意思。”

“那看来,现在你是有事找我帮忙了?”我看着她把眼光别开。

“其实吧,我们最近一直在破一个小偷团伙的案子,但是他们作案很精明,总是抓不到什么证据,然后……”

“就想到了我这个妖怪也许有什么办法?”我有些得意,遇到事情想到我是好兆头啊。

她却摇摇头,道:“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想麻烦你,先去找了烛九阴他们,结果他说追踪这种事情你比较在行……”

在行个屁,烛九阴那家伙,要是那些小偷把他的电视线给偷了,我看他还推不推辞!

还有她!我看着她,心中有些郁闷,都搬到她身边住了,遇到困难情愿跑几条街去找烛九阴也不来敲我的门。人类不是说,远亲不如近邻吗?是谁放的这个屁!

“不好意思,我也不懂这个。”我双手抱胸,头别过去不看她。

今天不把我哄开心了,就别想我帮这个忙!我觉得我即将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

她放下手中杯子,“哦,那我也不打扰了……是我不对,本来就是我们的事情,不应该麻烦你们……”

我们?她和韩辰?你们?我和烛九阴?

听到她这样把我分到了另一类中,心中真有点不爽。看她作势要走,我懊恼地做了个决定,看来一辈子翻不了身了,倒霉鬼,我终于算是理解你一点了。

我抓住她的手腕。

“等一下,别走……”

她微微吃惊地回头。

“虽然我不在行,但是我可以帮你……”什么烂理由。

她却笑开了,抓着我的手说谢谢。

心中有些一动。

随即开口,“但是有个条件。”我一定是跟杨好如呆久了。

她有点担心地问:“什么?只要我能做到……”

看她委屈的样子,我想,傻姑娘,我能开什么让你为难的事?

我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从明天起三个月,三餐,你包了。”

“就这个?”

“就这个。”

“好,成交!案子破了,我给你再加半个月!”她豪爽地宣布。

那就是三个半月了。我想。

没想到,作案的团体是一帮鼠怪,也难怪他们查不到线索,这个族群,一向善于隐匿行踪。

我抓住其中领头的一只,拽了拽它的须子:“跟我回去坐十年的牢吧。”

被我抓住的一只,任命地点点头。

其他的鼠怪吓得跪了一地。各有各的活法,和人类呆久了,悲悯心似乎也重了些。

“以后放高明点,偷东西惊动了警察,那还算什么偷?”

飞走的时候,就听见下面小妖乱窜,嚷嚷着:“快去告诉大伙,新北警察有白泽大人罩着啦,让大家低调点……”

这什么跟什么?

也许这样也好,新北治安变好以后,警察会不会裁员?

我不经想起了明天她在厨房忙碌的样子。

也许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有一个人等着你回家。